蹭我吗。”

    “我、我不会游泳!”

    其实朝灯会,可不蹭白不蹭,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站好,”男人有些无奈:“别蹭了,你不想屁股开花吧?”

    “……”

    呜,想。

    云层在他们头顶游散,借着逐渐明亮的月光,朝灯才能看清他和对方站在一块突起的石面上,除了这处,周围净是深不见底的溪流,他来时走的石头路恰好于靠近石面处断开,自意识兽成形后,朝灯的五感较以前敏锐了许多,半人高的白蒙草丛里传来细小动静,他刚想确认,就看见和自己挨在一起的罪犯动了动唇。

    他再也没有听见那些奇怪的声响,直到离开时,朝灯有意往草丛里望了一圈,隐约间他看见了一条发黑的干枯手臂,更不可思议的是,尽管尸体焦成了那副模样,它周围的白草依然生机勃勃。

    “你不要号码?”

    “不需要,”白金发的罪犯甩掉手臂上的水珠:“升得太快,小机器们会起疑。”

    “哦……”

    “脚没扭?”

    “没……啊,扭了,”朝灯嘻嘻笑笑:“你能背我吗?”

    “……自己走。”

    “嗨嗨嗨~遵命。”

    为了避嫌,他们在狩猎战结束的前一小时分开,朝灯故意找了些灰和血弄在身上,等大部分普通异能者走向开放的通道,他才跟着走了出去,回到塔一层内,他洗了个澡,边擦头发边试着释放自己的意识兽。

    半分钟后,他面前出现了一半美人一半骷髅的诡艳景象,女孩长长的黑发有些散乱,她的血一滴滴顺着白皙的身躯蜿蜒而下,朝灯叹了口气。

    “你有名字吗?”

    他尽可能放软了声音。

    面前的意识兽毫无反应,如果没记错,大多数意识兽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看来他这只也是如此,他从床头柜里摸出测试器,示意女孩把手放在上面后,朝灯弯眼笑笑。

    “叫琳琅好不好?”

    “……”

    “哇,你是三星半的意识兽,”朝灯看着测试器上的结果:“三星半很有可能长成四星,好厉害。”

    “……”

    “我叫朝灯,虽然说了你可能也记不住……凯撒超级不可靠,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以后我就靠你啦。”

    朝灯握上了女孩血淋淋的、白骨铸就的纤细五指,他的意识兽低下头,女孩的眸和发都黑得像乌木,皮肤白如美瓷,与朝灯本人如出一辙。

    良久以后,室内响起他痛苦的声音。

    “对不起……”

    大仓监狱内一片沸腾之景,参加狩猎战的罪犯们一个个兴奋至极地重新迈入监狱,就像凯旋而来的英雄,他们谁身上血腥最多、背负的人命最重,谁便是英雄中的英雄。

    最先迈入监狱的是满身刺青的高大男子,他的个头在两米多,发达的肌肉令他看上去宛如战神雕塑,男子的到来令关押在两旁的罪犯双双欢呼,这令引路的机器女狱警不得不甩了甩教鞭。

    “安静。”

    她高声道。

    短暂沉默后,在场罪犯哄堂大笑。

    “谁他妈想要安静?逼里静吧长官。”

    “打爆这娘们儿的头——”

    “拆了它!电烂它!”

    按照惯例,机器人在狩猎战结束的一日内不得惩罚任何罪犯,现在是狂欢时间,身材高大的犯人哈哈一笑,他冲火辣的机器女抛了个吻,第一个人通过安检,大仓继续放人,白金发的男人走在这排罪犯中间,他面无表情,高挑身形十分出众,男人俊美若神祇的面容与阴暗肮脏的监狱格格不入,在他经过一间房时,突然有人冲他大声嚷嚷。

    “凯撒!!你他妈的怎么还没死?!垃圾、败类——”

    那是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他身上满身新伤和旧伤,看得出来精神已有些恍惚,没有人类能够拥有自己的名字,在机器女回头时,中年人被他的狱友一把拽到里边。

    那是个笑呵呵的亚洲人,他冲白金发的男人竖了竖大拇指。

    “他这里有点毛病,”亚洲人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要我帮你干掉他吗?”

    凯撒向他递了支烟。

    “谢谢,哥们儿。”

    烟味飘来时,中年人的惨叫混进罪犯们的喝彩声里,他回单人监狱洗了个澡,接到医疗室的通知时他头发还没干,当他迈入四壁纯白的医疗室,不出意料看见了一头金色卷发的美女医师。

    “根据调查,金发碧眼最能使人心情愉悦,机器人们制造的医师都是金发机械姬,”她的声音有些哑,却又不失女性特有的柔软,因而显得格外性感:“或许你对金色有偏见?一进来就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我只是不爽你。”

    “噢……”她耸了耸肩,医生服的领口开得有些低,胸口诱人线条若隐若现,女人温婉的笑声落在室内:“很抱歉假公济私打扰你,我想确认一下我们的首领安然无恙。”

    “我没事,”他坐下来:“可以走了?”

    “潜入大仓扮演这个机器女花了我不少功夫,我想要你补偿……”

    她暧昧地笑了笑,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靠近了男人的小腿。

    “……”

    见他没反应,女人无趣地停下动作。

    “你去见那孩子了,这是什么游戏吗?小凯撒。”

    “奥里奥拉,”他声音淡淡的:“这不是游戏,是战争。”

    “爱情的战争?”奥里奥拉微笑起来,红唇釉涂在她艳光四射的脸上格外好看:“你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是谁呢?那孩子很喜欢你,至少非常有好感。”

    “这样不公平。”

    “并不是不公平,只是你贪心,”她笑容不变:“你不希望他因过去的羁绊爱上你,你想重新开始,因为你也想要他的全部,对不对?”

    凯撒有些头疼:“少看泡沫剧。”

    “我们运用超级计算器,从所有位面里找到了和你的数据最匹配的人,他是最适合你的,你有想过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99.99%的契合率,你因为这个数字找上了他,甚至在他完成任务后将他带到了你的位面,为什么现在反而畏畏缩缩?”

    “奥里奥拉,”凯撒灰蓝的眸深邃如潭:“时间还不对。”

    “你真是理智得让人恐惧,你在尝试?尝试你们之间除了数字是否真正契合……”金发碧眼的大美女并拢长长的腿,她舔了舔嘴唇:“他很棒吗?”

    凯撒瞥了她一眼:“再棒也是我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