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太甜了。

    “你妈妈发现了?”

    “是,”朝灯应声:“她很生气,要是真的变成那样,我们和她都会沦为笑谈,爸爸也会讨厌妈妈,但我没想到她那么生气,妈妈有精神病,在一天发病时,她把琳琅从阳台上推了下去。”

    “……”

    “事发后我看过琳琅的尸体,很多血,我才知道一个人能流那么多血,那段时间天天做梦,梦里琳琅一直是半人半骷髅的样子,”朝灯放轻了声音:“所以……我不想让她去战斗了,我想保护她。”

    他该保护她的。

    面前的罪犯微微蹙眉,他张了张口。

    “抱歉,”他道:“我不知道有这么严重。”

    “没,”朝灯摆摆手:“过去很久了,只是一直没跟人说过,大概这样时间一长阴影比较大才会创造出像她的意识兽,反正我跟你说了……自己再想想应该就会好。”

    男人欲言又止,他又一次揉了揉朝灯的头,灰蓝的眸若沉静湖泊。

    “不难过,嗯?”

    莫名其妙的,在对方说完那句话后,他心里的沉重奇迹般变得空空荡荡,朝灯笑起来:“好像真的不是很难过了,万万,你会魔法吗?”

    “……”

    星云降落在塔的尖顶,在对方离开后,朝灯又先后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控制他的意识兽,一夜无梦,第二日醒来时,他让琳琅留在了房间里,自己去消费区解决早餐。

    他起得不算早,一条街的早餐店已经售空了十几家,隔着落地玻璃看见有人向自己招手时,朝灯停下脚步,走进了那家咖啡馆。

    “九九九~”

    正在啃薯条的青年语气轻快地向他打了个招呼,编号十万零一的大仓罪犯不知道怎么从监狱里溜了出来,想起昨晚同样溜到自己房间的男人,朝灯不怎么意外地坐在了青年对面,见他过来,青年贼兮兮地露出八卦意味浓厚的笑容。

    “老大昨晚有没有找你啊?”

    “找了。”

    青年一脸我就知道,他摸了摸下巴,试探性开口道:“学会收回意识兽了吗?”

    “没有。”

    “不是吧,我们都是他手把手教会的,一个晚上还没会?”青年啧了声:“他是不是舍不得骂你啊?当初他凶了几句我就开窍了。”

    “很凶吗?”朝灯忽然勾起唇,他的眼睛逐渐弯起,心里忽然窜出来的鬼主意令他有些兴奋,他像是随口般漫不经心,故意在话里落了圈套:“我觉得凯撒性格还好啊。”

    第98章 桃色裂痕 1

    说出那句话的瞬间,他的心脏近乎在刹那紧缩,若有若无的,他能感觉对方也在闷声观察他,若编号十万的罪犯的确名为凯撒,在人类不被允许拥有名字的塔内,说出这两个字不仅代表自己可能从凯撒那儿得知了他本人的名字,也意味着自己或许来者不善,朝灯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就在他想要再开口时,他听见了青年含着笑意的声音。

    “哪有,他性格烂死了,”对面人喝了口咖啡,小勺子在他手里晃了晃:“老大连这个都告诉你了?你们进度有点快啊。”

    “……嗯。”

    真的……叫凯撒?

    “我很怀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青年不怀好意地观察他:“累不累?困不困?巫山一夜——”

    朝灯比了个停的手势:“不开黄腔,吃饭。”

    “别嘛,难得有他的八卦,好奇。”

    朝灯摇摇头没说话,青年见此只得耸了耸肩,他的目光投向手边的杯壁,那上边儿凝着一滴小小的水珠,如果对方真的是系统,实际上也存在非常多的问题,系统曾说自己是最大的残缺,虽然不明白残缺到底指什么,但仅仅是系统以人的形态出现在他眼前、看上去和他并不相识……对,凯撒如果是系统,为什么会不认识他?

    失忆和假装……不管哪一个都让人很想干死他啊!

    “嗯哼,出来得有点久,”青年看了眼时间:“我要先回去,有空来大仓玩?”

    “玩什么?”想起对方曾说过的话,朝灯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屁股开花?”

    青年讪讪:“当时开玩笑的,别介意。”

    朝灯摆摆手,见对方出了咖啡馆,他的眸里划过一丝异色。如果的确是一个人,系统让他收集情绪碎片、青年无意间提过凯撒被洗掉了感情,这些会不会有联系?

    ……不管怎样想都超可疑,太棒了,朝灯。

    纯白四壁光滑无暇,养在玻璃台里的金盏花徐徐盛开,坐在办公桌后的女医师叼着一只桃色香烟,见样貌清秀的青年从门边进来,奥里奥拉姿态慵懒地吐出一口烟气。

    “他问过了,”青年在沙发坐下,视线转向自己对面的男人:“就像你猜测的一样,他试探你的名字,我照你说的承认了。”

    “噢。”

    “……”

    灰蓝眼眸瞥过青年无语的神色,凯撒疑惑地挑了挑眉:“……谢谢?麻烦你了?”

    “小凯撒,”奥里奥拉红唇轻扬:“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老大喜欢人家又不敢明说,只能把人吊着,通过各种渠道暗示自己就是那谁谁,非要让小孩倒追,”青年言简意赅地总结:“闷骚。”

    “我靠,”奥里奥拉面露嫌弃:“太骚了。”

    “没有,”被他们议论的男人面无表情:“机器人在监控我,不能让它们发现朝灯,会有危险的。”

    “借口。”

    “借口。”

    “……”

    奥里奥拉将烟按灭在办公桌上:“机器人当然会监控,最危险的就是你了,但别骗我说你没有躲避监控的能力。”

    “我的情绪碎片还没回收完,它们见到他会很疯狂,”凯撒啧了声:“我怕我控制不住。这个答案怎么样?”

    “感动,原来你是这种默默付出默默忍耐的闷骚,”金发女人重新拿了一支烟,她动作优雅地翘起长腿:“如果情绪碎片见到他会怎么样?”

    “很黄很刺激,”凯撒顿了顿:“再叫闷骚我要揍你了,小姑娘。”

    奥里奥拉干笑两声,意识到自己对面是个说打就打没什么风度的人渣,立即识相地转移话题:“你的意识兽……”

    “在恢复,”他嗓音淡淡的:“我想起了很多事。”

    与大多数异能者不同,凯撒的意识兽没有攻击性的能力,那日朝灯问及他的意识兽时,凯撒虽未说谎,却钻了前者的语言漏洞,言灵不属于意识兽,而是他生来拥有的异能,他的意识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