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没有形体、仅仅能在识海中存在,当凯撒深度昏迷,按照计划,他的意识兽变成了朝灯脑海里的系统,并一步步引导后者唤醒被封死的情感。

    最开始见到朝灯时,比起情爱,他对对方更倾向于单纯的占有欲,这类莫名其妙的感情来自于那些逐渐回到他脑子里的情绪碎片,机器人取走了凯撒识海中最为偏激的部分,在它们的数据表上,这部分情感特意用危险警告标示了出来,因而每一个情绪碎片都或多或少存在残缺,最令凯撒感到麻烦的是,一些情感的回收并不顺利,有些碎片对朝灯太过执着,他的意识兽在连续带领朝灯跳跃时空后未能完全恢复能力,它不能控制所有的碎片,那些强大的碎片仅凭微渺记忆便能轻而易举入侵到朝灯的识海,毫无疑问,这会给朝灯带来极大的危险。

    躁动人声从耳边掠过,不远处面色颓然的中年人在险些被琳琅贯穿右胸膛后迫不得已选择了认输,这是他今天打败的第三个对手,和自己一样,这些人的积分不高,估计也刚上五十层,自三日前他能将意识兽收回识海后,朝灯对琳琅的控制力便较以前提高了许多,他从比赛台上跳下来,光脑已经替他重新计算了现有分数,朝灯用刚赚到的积分解决了晚餐,在他回到房间关上门的一霎那,空气忽然变得沉重。

    铅白巨蛇盘踞在他的床头,暗红蛇信伴随它的活动若隐若现,那条蛇似乎格外喜欢他的气息,原本在床上蜿蜒的巨蛇意识到有人进了屋内,立即敏锐地抬起了头颅,朝灯脸色发白地同它四目相对,铅色的竖瞳冰冷得像是爬虫,却又无端端令朝灯觉得满含欲望。

    这蛇……略眼熟。

    这他妈,长得好像,大美人,啊。

    他立即想去拉门,却发现原本正常的门锁怎么都弄不开,琳琅也不知何时消失在了房间里,有什么冰冷滑腻的东西缠上了他的脚踝,朝灯只好一动不动任由那条蛇贴在自己的身上。

    【小灯。】

    “……”

    哇塞!你灯有软体动物恐惧症!

    见鬼,越长歌怎么会在这里……还是被他甩了的越长歌!这几个词加在一起简!直!吓!人!

    【这么多日子不见,】冰凉的蛇头向他靠近:【小灯似乎过得很好。】

    “不不不不好不好,”朝灯生怕被对方直接拖到床上,他勉强勾出个笑容,胡乱找话题道:“你怎么样?”

    刚出口他就恨不得把这句话吞下去,在被他甩了大美人面前问对方过得好不好,实在是太惨烈了。

    脑海里温吞若泉般的嗓音发出短促轻笑,银色长发映入眼帘,修长的小臂自后揽住他的脖颈,对方的下半部分依然是蛇,上身却变成了人类的形态,那张多年不见的面容仍出尘得仿若谪仙,他能感觉蛇在他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随即朝灯便被对方含住了唇瓣。

    “小灯离开以后,为夫过得甚是不好……”

    对方惩罚般咬过他的舌尖,蛇尾顺着他的小腿一路向上蜿蜒,坚固鳞片磨蹭皮肤引得朝灯异常不适,越长歌温温柔柔的语气在此刻显得格外渗人:“你可知道在天释那日,刚抛完云妆便看你消失不见,我是何种感受?”

    “……”

    太惨了。

    “真不乖。”

    随着那声叹息般的话语落下,他被猛地扯到了床上,琳琅不在,蛇的力量强大得令他无法反抗,他的双手不知被什么东西束了起来,与过去不同,这回是他第一次在现实里遭到这种对待,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朝灯有些惊慌地叫了越长歌的名字。

    “大美人,别这样,我给你解——”

    “不想听。”

    那人铅灰睫羽半阖,于白月般清雅的面容落下重重阴影,他被抱了起来骑在蛇尾上,双腿莫名没了分毫力气,越长歌凑过来与他接吻,蛇尾颠动,若不是有对方的手扣紧了自己的腰,这般一阵一阵的上下定会令朝灯掉下去。

    好、好难受。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

    “小灯,”似是看出了他的难耐,对方离开他的嘴唇,转而一口裹住朝灯的耳垂:“你看,你明明很喜欢这样。”

    “你停下,”朝灯的呼吸已有些絮乱:“我…呜——”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少年?看见你消失,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的声音还是柔柔的,却能从中听出埋藏极深的痛苦和恨意:“你我相识十年有余,你对我说过的话哪怕有十句是真也好……罢了。”

    他的手指穿过朝灯的短发,原本只到脖颈处的乌发瞬间长至腰侧,随后蜿蜒到朝灯脚边,两种极端颜色在朝灯身上交织,越长歌勾了他一缕发丝,随意地收进手心把玩。

    “你这发色和肤色倒是真的漂亮,真想把你的皮剥下来,看看里边有没有心,”他稍微用力扯了扯发丝,印象中朝灯对疼痛和碰触都十分敏感,果不其然,怀中肤白发黑的美人眉目间流露出些微痛苦,越长歌勾了勾唇:“我都不记得自己做了多少个梦,里边永远都是你,不管我怎么恳求,哪怕我跪下来、我肯为你死,你最终都会毫不留恋离开。”

    “……”

    太、太惨了。

    “对你当真不能宠着,”他像是在说给朝灯,又若自言自语,铅灰的眸里酝着一片温柔,却令人不由毛骨悚然:“你怕疼又没心没肺,我便将你的手脚都砍掉,你离开我一天,我就砍你一肢,四肢砍光了再给你接起来,如此往复,让你稍微尝尝我体会过的痛苦……可好?”

    “……”

    凯撒,哥哥,在哪,里。

    再晚一步,分尸案,要发生了。

    第99章 桃色裂痕 2

    越长歌的手靠近他的肩膀,五指松松在肩头环了一圈,对方看上去没用任何力道,却令朝灯难以挣脱,他努力压下嗓音里的颤抖,视线对上那人铅色的、通透若湖泊的眸子。

    “大美人,你若是真这么做,我们之间就彻底完了,”朝灯小心翼翼观察对方的神色,尽可能放软了嗓子:“你先听我解释,要是说得不合你心意,你再——啊啊啊啊啊啊啊!”

    咔吱一声,他肩膀处的骨头疼得像是硬生生裂开,对面人却眼色平澜无波,越长歌凑过来亲了亲他,舔掉朝灯流到唇边的泪水:“我说过罢,我不想听。”

    那只手下滑握住秀美的长腿,一路滑至朝灯白嫩的腿根。

    “这里,”银色长发垂落在朝灯身上,他能感觉对方柔软的唇亲吻自己的皮肤,耳边掠过越长歌叹息似的声音:“真漂亮。”

    又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