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去宣府

    “顾大人,那明天就劳烦了。”既然决定了让他帮忙,谢宏也就不再刻意为难对方,进了平安坊,就下了轿子,对顾御医说道。

    “当不起大人的称呼,大人只管叫在下的名字便是。”顾御医诚惶诚恐的。

    “那谢某就称呼您一声顾老吧。顾老,明天一早,我们便一起去董家庄,可好?”好歹对方也是一把年纪了,仇怨既然已经化解,谢宏说话间也算客气。

    “大人只管放心,药材老夫回去都会准备好,不会让大人费半点心思。”见谢宏终于改了称呼,顾御医热泪盈眶,可算让这位小爷松了口,这灭顶之灾算是过去了。

    哥这次的手脚会不会太狠了点儿?顾御医前后的反差太大,谢宏略微有些愧疚,不过他很快就把这点心事抛开了,若不是有这后手,今天的难关还真是不好过呢。好在以后就不用在衙门里跟这些人勾心斗角了,真是累啊。

    今后一定要找些轻松的事来做,最好能当当甩手掌柜什么的,一边憧憬着日后的生活,谢宏推门进了自家院子。

    “宏哥哥,你回来了。”最先打招呼的还是晴儿,不过小姑娘的黛眉微蹙,神色间颇有异样,谢宏有些奇怪,还没来得及询问,只见马文涛和二牛也迎了上来。

    事先谢宏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要是真的出了意外,就让二牛护着晴儿去董家庄,连带着让马文涛也留下了。

    本来这只是出于他习惯性的谨慎而已,却没想到这后手差点就用上了。他的手段不可谓不高超,可是谢宏却低估了陆师爷几人,没料到这些人疯狂起来竟是不顾一切了。以当时的形势,若不是顾御医突然出现,这几人凭了那圣旨撑腰,事情还真不好说呢。

    谢宏想想也是苦笑,自己现在处事还是带着现代人优越感,却对古人的估计不足。不论是刘瑾的老谋深算、强力威压,还是陆师爷一干人的阴谋诡计,和疯狂,都不是自己轻易能够应付的。

    所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县城里的各种流言也无形中帮了大忙。

    “谢兄弟。”

    “小宏哥。”

    两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流言传播的速度可比谢宏坐的轿子快多了。

    “谢兄弟,宫里面的圣旨到底说了什么?是升你的官儿了吗?不会是让你做知县老爷吧?啧啧,不到二十岁的知县老爷啊,你真是太了不起了。”不等谢宏开口,马文涛就是一连串的问题丢了出来,然后又是自问自答的赞叹着。

    “算是升官了吧,封了我一个锦衣卫户的职位,不过是不用管事儿的虚衔。”对这个官位,谢宏很是不以为意。

    “户?这个是几品的?”

    “嗯,说是五品。”

    “五品啊!”好奇宝宝惊叹了,他一个小胥吏,自然不懂什么文武之别,到谢宏的品级一下子变成五品,他由衷的高兴,这可是连升八级啊。“这下好了,以后北庄县再没人敢得罪谢兄弟你了,俺老马也要跟着沾光了,哈哈。”

    “这个……”谢宏有点迟疑,他要去宣府的计划只跟二牛商量过,二牛当然没有意见,不过对马文涛,他可就没什么把握了。平时的接触中,他也了解到,这时代的人乡土观念还是很重的,就算不是,要背井离乡的去做一件未知的事情,任谁也要好好考虑的。

    看着对方正兴高采烈的,谢宏有些不忍打扰他,这位马大哥帮了他不少忙,马家对自己家也很好,可自己现在要说的事情,却是要抛下北庄县的一切,去宣府重头开始。自己若是不在北庄了,也不知道顾家和陈家会不会找后账,把气出在马家身上。

    可是去宣府等正德,是谢宏不容变更的目标,他一时有些为难了。马文涛高兴了一会儿,看见谢宏的脸色有些凝重,也意识到了什么,问道:“谢兄弟,可是有什么事为难吗?”

    “嗯。”谢宏决定还是快刀斩乱麻,直接说道:“马大哥,我要去宣府,你可愿随我一起?当然,二婶他们也一起。”

    “宣府?谢兄弟你要去宣府?”马文涛果然一愣,可他接下来说的话却让谢宏很意外,“我当然跟着谢兄弟你了,至于我娘他们,倒是未必会愿意,不过没关系,我娘常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又说谢兄弟是个有大出息的。俺老马跟着你一定不会错的。”

    谢宏没想到这段时间以来,马文涛也已经陷入盲目崇拜了,对去宣府的事情毫不质疑,拍着胸脯就应了下来。这种无条件的信任让谢宏感觉压力有点大,同时也感觉到了友情的存在,心里暖暖的。

    “马大哥,这次还得辛苦你了。”

    “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谢兄弟,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便是。”

    “你还得跑一趟宣府,咱们去之前总要买个大点宅子,嗯,另外,你再看看宣府的环境,有没有生意不太好的店面,或者正在出兑的也行。”

    “店面?谢兄弟,你要做生意吗?”不但是马文涛,连一边的二牛和晴儿都很奇怪,明明是升官了,怎么突然要去做生意了。

    “是要开个游乐……”差点又说漏嘴,谢宏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嗯,就是想开个茶馆,马大哥,你先问问就是,这事不急。”这事儿没法解释,总不能说是自己打算开发点娱乐项目,然后等着正德皇帝上门吧?

    “茶馆……”马文涛抓了半天头皮,也想不出来开茶馆为什么会是一桩好买卖,不过他也没质疑,谢兄弟做的决定,咱着就是了,弄那么明白干吗。

    “好啊,咱们要开茶馆了。”对谢宏的决定,晴儿跟二牛还是一如既往的全心拥护,只不过,看他们两个的神情,却不像知道茶馆的用途的样子。谢宏苦笑着摇摇头,这样不好啊,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万一自己做错了决定怎么办?一点都不民主嘛。

    做出了决定,谢宏又和马文涛一起去了马家。知子莫若母,反过来也是一样,二婶果然不愿意搬家。不过对儿子跟着谢宏一起,她倒是满心欢喜的,至于谢宏的顾虑,二婶也显出了女中豪杰的本色,只是笑笑,对那两家完全不屑一顾。

    “宏哥儿你才是个九品主簿的时候,他们都奈何不了你,吃了这么大的亏。你现在可是五品大官了,他们还敢对付咱家?哼,给他们个胆子。”

    二婶很固执,不过她说的也有道理,到了最后,谢宏也只好点头认同,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回到家,却不见了晴儿,谢宏急忙去找时,才发现小姑娘躲到了柴垛后面,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扫来扫去的,脸上也是娥眉紧蹙,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

    “晴儿,怎么了?看你很不高兴的样子,是不喜欢搬家么?”谢宏柔声说道,虽然搬家势在必行,他却不想让小姑娘不开心,看着晴儿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心里像是被割了一刀一般,疼极了。

    “啊……宏哥哥,晴儿……不是的……”被突然出现的谢宏吓了一跳,晴儿一下跳了起来,被窥破了心事,小姑娘急的俏脸通红,可是想要解释,却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想娘了?”谢宏也不心急,他本来就是个有耐心的人,更何况对着的是晴儿这个小天使。

    “不是的……”被他连番追问,小姑娘想了想,还是红着脸,鼓起勇气,轻轻问道:“宏哥哥……外面大家都说……你要娶公主了是吗?到时候会不会不要晴儿了?”晴儿的声音很小,要不是谢宏耳力好,可能最后两句都不清楚。

    原来是为了这个,这个陈观鱼真是不干好事啊,害得我的晴儿都吃醋了,谢宏放下心来,看着脸红得跟苹果一样的晴儿,他不由想逗逗小丫头。

    “晴儿不喜欢哥哥娶公主啊?”

    “也不是啦……”晴儿急急辩解道,小姑娘记得娘曾经说过,女人要守妇德,不能胡乱嫉妒的,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还怪怪的呢?这是嫉妒吗,小姑娘把头摇得跟拨楞鼓似的:“晴儿不是嫉妒,而是怕宏哥哥不要晴儿了。”

    “放心吧,晴儿就是哥哥的小公主,走到哪里都会带着晴儿的。”谢宏的声音越发柔和起来,小姑娘怯生生的样子让他十分心动:“再说,咱们是去宣府,不是京城呀,晴儿不要担心了。”

    “真的?晴儿就知道,宏哥哥最好了……”小姑娘眼睛一亮,小声呢喃着,眉头渐松。自从外面流言四起,被她到之后,晴儿就担上了心事,就怕宏哥哥真的去京城娶公主,然后不要自己了,晴儿好害怕啊,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

    “晴儿,小宏哥,你们在哪里?俺饿了,还不开饭吗?”一个粗豪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小角落里温馨的气氛,是二牛在喊饿了。

    晴儿的小脸上刚刚褪去的红潮,又涌了上来,小姑娘一下跳开,急急跑了出去。谢家这院子小得很,晴儿生怕二牛那个憨人直接转过来,看到自己跟宏哥哥这样在一起,那可羞死人了。

    “二牛哥,你怎么又饿了呀?不是才吃过午饭不久吗?”

    “小宏哥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俺就是饿了,也没办法啊。”

    “真是拿你没办法……二牛哥,水缸里的水没有了,你去挑水吧。”

    “好咧,挑完水就有饭吃吗?”

    “嗯。”

    “一定要有肉啊。”

    “嗯。”

    着外面的动静,谢宏不由莞尔,这就是自己的家人啊,感觉真好。

    看着满满的两大缸水,二牛有点发愣,晴儿难道是要俺把水换一遍吗?嗯,一定是的,小宏哥经常说,水要经常换来换去才好,换吧,换一遍就有肉吃了。这么想着,二牛拎起了水桶。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