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归京路漫长

    宣府距离北京很近,不过四百里路而已,又有官道连接,所以谢宏之前跟曾鉴通信时,一般也就是三五日就一个往返,便利得很。

    不过那都是快马奔驰的情况下,这次带着大队人马同行,就没那么快了,尤其是队伍中还有不少装载着家眷的马车。

    转头看看队伍,谢宏皱着眉头,有些担忧。从京城返回来的消息并不是太好,曾鉴也没有隐瞒,将京城的动向和自己的分析都写在了信上,给谢宏的建议只有增强正德的信心,和加快速度返京这两条而已。

    对于曾鉴的看法,谢宏也没有太过意外,舆论这玩意到底有多大用,他心里也有数,就算在五百年后,所谓的舆论也是没法左右朝廷动向的,若是高官们重视民声,那就有用,否则,也就是起个哄罢了。

    只不过,那些事做了也不白做,至少在京城给正德弄了个好名声,通过曾家的情报,谢宏也知道,正德原来在京城的名声可不怎么样。

    此外,这些事放到后世,也都算是给老百姓干的实事了,所以,宣府镇的军心民心是彻底笼络住了。

    做了这些能得到什么,谢宏不知道,他只是想尽量给自己和正德多加点砝码就是了,通过曾鉴反复的强调,谢宏对士大夫们的力量也有了个模糊的认识,反正就是很强大,连正德这个皇帝都不得不万分忌惮。

    倒是曾鉴的建议让谢宏很为难。

    加快速度,谢宏也理解,毕竟正德登基时日太短,离京越久,变数越多,所以他也想了不少办法,目前的速度已经比正常情况下快上不少了,只不过没有高速公路和汽车,这四百里路却不是那么容易走完的。

    而增强正德的信心,谢宏就更是为难了,那位二弟整天没心没肺,一直都是乐呵呵的,谢宏完全摸不清他的想法。返京有可能遇见的麻烦,两人加上谷大用钱宁也讨论过,可正德到底有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些事,那就没人知道了。

    没办法,谢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现在不能完全指望正德,还是尽快加速吧。

    “我说谢大人,放着好好的官道不走,你非得走这崎岖小路,这不是让人活受罪吗?”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在谢宏耳边响起。

    谢宏转头一看,原来他停在路边想心事的功夫,车队已经赶上来了,一辆本来颇为华丽,现在却满是尘土的马车停在了他身旁,车窗里探出来一张脸,脸色惨白惨白的,正是刘瑾。

    “刘公公有所不知,得知圣驾返京,朝中大臣都急得很,这两日来了好多封信催促,要我等加快行程,切勿在边镇险地多留,本官这也是为了皇上的安危,不得不如此啊。”谢宏晒然一笑,道:

    “这条小路虽然崎岖了些,不过却是比官道近了不少,江指挥的说法,咱们今天傍晚就能到居庸关了。刘公公你忍忍就是了,其实不单是公公,本官的家眷也都在这里,她们能忍得,公公为何不能忍得?难道为了陛下的安危,都不能让公公吃点苦吗?”

    谢宏语带讥嘲,刘瑾自是十分恼火,他虽然一直卧病在床,但却也不是与世隔绝。前些天因为正德讨军饷,边军士气大振,大举出击,将靠近边墙的鞑虏清扫一空之事,刘瑾也是知道的,所以对谢宏的说法,他很是不以为然。

    只不过他也没法反驳就是了,圣驾的安危又岂能轻忽的,谢宏这样的安排,他也没办法正大光明的跳出来指责,不然事情传出去,被文官们到,刘瑾的麻烦就更多了。

    而且刘瑾转头往队伍后面看了一眼,谢宏说的不错,谢家的女眷也都在后面的几辆马车里,此外,还有张巡抚的车驾也在,吃苦的倒不光是他一个人,刘瑾心里略略有些平衡。

    “谢大人,至少先休息一会儿吧,咱家大病初愈,真是吃不起这种颠簸啊。”没法质疑,刘瑾只好换了一张笑脸,对谢宏好言相求。

    刘瑾心里很无奈,这些年都在宫里享福,还真是吃不得辛苦了,这一路下来,只感觉筋骨都松散了,天旋地转的,也不知谢家那些女眷怎么就能禁得住呢?

    “那可不行,耽误了皇上的行程,谁能吃罪得起?”吃不起才对呢,要的就是你天旋地转,不然怎么对得起你从前干的坏事呢?哥可是很记仇的。

    谢宏心里暗笑,面上却是把脸一板,大义凛然的说道:“刘公公,张巡抚也是身体不适,受不得颠簸,可张大人却是深明大义,本官一提起皇上的行程,张大人就表示自己可以坚持了,刘公公,你要向张大人这个好榜样学习啊,万事要以皇上为先,这才是做公公的本分啊。”

    “哼!”

    见谢宏软硬都不吃,又是振振有辞的,刘瑾也只好放下窗帘,继续忍受那无尽的颠簸了,只是在心里暗暗咒骂,诅咒谢小贼做下的孽,一定要报应到谢家的女眷的身上,那些女人也要大病一场才好。

    给刘瑾了一个难堪,谢宏心情大好,心道:“反正二弟也不知道跑到哪里撒欢去了,不如去看看晴儿她们好了。”这还是小姑娘第一次出远门呢,他心里当然会挂念。

    谢家人的马车在队伍的最末,和那些工匠们的马车在一起,这是谢宏有意安排的,在后面可以走的慢点,若是累了时,还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下,反正有江彬的手下护卫在旁,也不至于会掉队迷路。

    赶路要紧那些话,都是谢宏拿出来搪塞刘瑾和张鼐的,抄近路固然是为了加快行程,可实际上,谢宏还存了借着赶路报复这两人的心思。

    现在看来,效果还真不错,刘瑾的惨状谢宏已经看到了,而张鼐那边想必也是苦不堪言,否则那个执拗的巡抚大人又怎么会派人来找谢宏,并且传话说想让队伍放慢行进速度呢?最初的时候,一行人中最着急的可就是那位张大人啊。

    当日阅兵完成,从宣府城出发,这位张巡抚就醒过来了,之后就是不停的催促,好像行程真的有多慢似的。谢宏当日不吃他那一套,被他催的烦了,干脆就问了江彬,说有近路可抄,于是就下了官道抄近路了。

    开始张大人还很高兴,觉得是自己的正气凛然,这才压倒了谢宏这个奸佞,让对方不得不屈从于自己,可等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张老头就受不了了,这一上一下的,实在是太过颠簸了。

    这个时代的官道也不过是铺了土,相对平整而已,马车走在上面还是会有些颠簸的,比起后世的柏油马路那是差多了。而江彬指的这条小路跟官道更是远远不能相比,坑坑洼洼的,人走在上面要是不小心都会扭到脚,何况是马车呢。

    于是张老头就抱怨了,抱怨当然是没用的,谢宏最喜欢的就是用别人的话堵别人的嘴了,直接把刚上路时张老头催促的那些话拿出来,老头就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了。

    急,叫你急,现在怎么不急了?看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谢宏心里不无恶意的想着,张老头不知道有没有再次气晕过去,就算不会气晕,没准儿也颠晕了吧?

    这次谢宏没有如愿,马车的窗帘掀开了一条缝,缝隙后面一道饱含恨意的目光看了过来,显然,张老头还健在,而且还有精神头瞪眼呢。

    瞪吧,还有一个下午才到居庸关呢,咱们坐着马车回京城,走着瞧好了,谢宏毫不示弱的回瞪了一眼,看到窗帘又放了下去,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至于张老头是接着生闷气,还是会画圆圈诅咒自己,谢宏是不在乎的,反正虱子多了不嫌咬,恨他的人多着呢。

    “宏哥哥……”晴儿的眼睛很尖,远远的就看见了谢宏,小姑娘惊喜的欢呼起来。

    谢宏心头也是一热,算起来,有半天没看见晴儿了,怪想念的……他纵马跑到了近前,关切的问道:“怎么样,马车会不会颠簸?晴儿有没有很辛苦?”

    “一点都不会。”晴儿摇摇头,“马车比咱们上次搬家的时候还要稳当呢。”

    “是啊,宏哥哥你的马车比月儿家的马车好,来宣府的时候,路上一直颠来颠去的,好辛苦呢!”月儿吐着可爱的小舌头,在一旁惊叹着。

    看着小丫头可爱的模样,谢宏会心一笑,他要报复刘瑾、张鼐,却是不会把自己人也给搭上的,之所以敢用这个办法,自然也是有自己的依仗。

    定下来返京的日程时,谢宏就想到路上可能会比较辛苦的问题了,上次从北庄到宣府城,不过百多里的路程,晴儿和娘都有些不适,何况这次是到京城呢?

    正巧董家庄现在也能做出来弹簧了,谢宏自然就把马车改装,加上了减震系统,除了自家的,还有正德的,只不过从出发到现在,正德一直都骑着马乱跑,马车只是便宜了谷大用罢了。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马车,谢宏才敢于抄近路,一方面可以赶时间,一方面也是小小的摆了两个仇人一道。

    “宏哥哥,还要走多远才到京城啊?月儿好无聊啊。”四周都是旷野,刚开始看还挺有趣的,可是看久了也觉得索然无味,很是无聊,月儿一向闲不住,这时又嘟起小嘴向谢宏抱怨着。

    “这个嘛,”谢宏摸摸鼻子,笑道:“路还长着呢,至少对某些人来说。”当然了,用普通马车玩越野,这滋味可不好受,现在的每一刻对那两个人来说,都是无比的煎熬吧。

    月儿小声对晴儿嘀咕道:“晴儿你看,宏哥哥肯定又在算计人了,他笑的很坏呢。”

    晴儿理直气壮的回答同伴,道:“宏哥哥说了,对付坏人就要更坏一点,反正跟宏哥哥作对的都是坏人。”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