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钱?那就不算个事儿

    抱怨归抱怨,可既然上了正德的这条船,该折腾的也得折腾。

    谷大用急着回报,谢宏便打发他先回去,这边还有一群工匠在,就这么晾着也不是个事儿。这都是宝贵的人力资源啊,闲置着会遭天谴的!

    谢宏画了个草图,大致上将整体的布置画了出来,然后就让众人商量着完善,另外就是勘探现场,把这些先期准备工作安排完,他这才动身进宫。

    对于他的交待,工匠们都是凛从。谢大人说了,这是很重要的事,况且大伙儿也都看见了,这可是比入宫见驾还重要的,否则谢大人怎么会这样安排行程呢?

    虽然没把收拾北镇抚司的事儿放在心上,可谢宏还是保持了足够的警惕,出门时保镖又多加了一些,前遮后拥的足有几十个人。

    一行人路过北镇抚司的时候也着实引起了一阵骚乱,无论有伤没伤,番子们都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生怕南镇抚司的人打上门来。

    虽然谢宏只带了几十个人,而番子还有数百,可这些人却都是噤若寒蝉,别说报仇,就连大气也是不敢出的,直到看明白谢宏等人只是路过,众番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想想牟提督今日出门时的冷清,再看看谢宏的风光,众人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不得宠的锦衣卫,跟没娘的孩子差不多,今天才一个照面,双方地位看起来就已经调转了,等时日久了,这锦衣卫姓谢还是姓牟还真是不好说呢。

    一路上更没什么其他变故,事情已经传遍了朝野,文官们愤怒之余,也很有些忌惮,对谢宏的看法也都大为改观:这哪是普通的弄臣啊,简直比皇上还要不讲理,一点前戏都没有,直接就翻脸动手,太粗暴,太野蛮,太不成体统了!

    文官们互相之间也会相斗,可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就算有争执,也无非是明面上斗口舌,背地里下绊子,象谢宏这么直接的手段是很少用到的。

    就算真是要动手,总也要扯皮扯到了火候,铺垫也铺到了位啊。象这样连招呼都不打,直接甩开膀子开干,别说各位大人了,就算是京城内的市井之徒,都是不屑为之的。

    所以,没经过任何商议,可众人心中却是达成了共识:这人是个疯子,没有把握的时候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了,以免被他咬住不放。

    士大夫们都是文明人,对疯子都是敬而远之的,反正阁臣们那边已经有了应对的完全之法,何必自惹麻烦呢?

    就有些想搏清名,蠢蠢欲动的,这时却也不敢出头了。了解了边军的战力后,谁也不会傻到凭些家丁、衙役之流就贸然出手对付谢宏,想对付那些兵痞,除非是动用京营的大队人马或者御马监,否则那是想也别想了。

    只不过,没有皇上的旨意,擅自调动兵马,那可是形同谋逆,也没人愿意冒这个风险来搏清名。

    谢宏对于其他人的想法自是一概不知,他考虑的很简单,无非就是用雷霆手段,直接震慑住想捣乱的人,破坏容易建设难,他可不想三天两头的操心安全和保密问题。

    既然手头有江彬这张牌,那就用出来,充分发挥作用即是,至于他原来设想的低调,这会儿也完全不需要顾忌了。如今的京城里,除了正德,还有人比他谢宏风头更盛么?

    算上这次他已经是三进宫了,即便没有跟谷大用同来,然后留下来引路的那个小黄门,谢宏自己也是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乾清宫。

    “谢大人,您可算来了,万岁爷都催了好多次了,快请进。”从第一次开始,谢宏进乾清宫就没用人通报,这次也是一样。非但如此,还有人在殿门外候着,这人态度恭谨得很,远远看见谢宏便躬身行礼,谢宏抬眼一看,却是刘瑾。

    “嗯。”谢宏随意的发出了一个鼻音,算是回应,脚下却是不停,直接登堂入室。遭了轻慢,刘瑾却是依然谄笑着跟在后面,脸上也是不见半点羞恼。

    过去高不可攀的仇敌,如今被踩在脚下,谢宏也不由有些微醺,可更多的却是警惕。

    刘瑾这个死太监不是好人,可做事却是光棍得很,昨天服了软后,还真是一点绊子都没给自己下过,包括如今的态度也是。

    刘瑾现在的态度正是刚好,既不会太过恭敬以至于引起是非闲言,不论如何,刘瑾也是宫中有品级的大太监,在司礼监都算是一号人物,要是刘瑾真的大礼参拜什么的,那谢宏多少会有僭越的嫌疑,这其中的道理,谢宏也是心知肚明。

    同时,他也把自己的身份放得足够低,让谢宏想找茬都找不到。

    所以,谢宏的警惕也越来越高,别看这死太监没读过什么,可是谋略却是不差,又能隐忍,面对这样的敌人,是半点也不能放松的。

    谢宏第一次进乾清宫的时候,正德当时是心急如焚的模样,在殿内来回走动,可这次他却是沉稳,端坐在长案之后,只有眉宇间的忧色,才显露了他心情的不豫。

    “大哥,今天你太过分了。”见到谢宏,正德的第一句话像是指责,又像是抱怨。

    这倒是出乎了谢宏的意料,心道:莫非真的把事情闹得太大了?又或者天子亲军真是打不得?居然连这个向来不怕事儿大的主儿都不满了。

    他急忙请罪道:“是我孟浪了,不过……”

    “才不是孟浪呢,你这是薄情寡义!”正德直接打断了谢宏话,然后扣了一个大帽子过来。

    谢宏茫然,这个帽子太突兀了吧?

    不等谢宏答话,正德紧接着抱怨道:“这么好玩的事儿,你都不提前通知我,真让我伤心。打架诶!就算不能下场动手,至少也得让我看看热闹啊,真是太遗憾了。”正德一脸幽怨,连连摇头叹息。

    谢宏大汗,好歹也是天子亲军,你这个天子居然把他们挨揍当热闹看?看热闹也就罢了,你亲自下场……这就太夸张了吧。

    “对了,大哥,大用说你正改建南镇抚司衙门,那是在做什么?是你答应我的游乐场吗?”像是要通过说话来发泄郁闷似的,正德又是一连串的问道。

    谢宏轻咳一声,提醒道:“不是游乐场,是工坊。二弟你忘了吗?昨天咱们不是才商量过,我跟你要圣旨的时候不是说的很清楚么?”

    “诶,是这样?”正德拍拍脑袋,讪讪道:“都是今天朝会上被人吵得头晕,所以一时忘记了。对了,大哥,本来答应你的钱,怕是要不到了,今天朝会上……”

    提起朝会,正德脸上没了笑容,他昨天答应谢宏要钱,也是有些底气的。亲政大半年,他对政事也渐渐上手,谢宏提起要钱的事情之后,他便想起来了盐引。

    这个时代盐铁都是重要的战略物资,盐引就是买卖盐的许可证,有些类似于后世的有价证券,其中利润是很大的。

    按明代的“纲盐制”,持有盐引的商人按地区分为十个纲,每纲盐引为二十万引,每引折盐三百斤,或银六钱四厘,称为“窝本”,另税银三两,公使,即运输银三两,将此说是一本万利也不为过,

    正因如此,正德才会在明知从户部要不到钱的情况下,依然答应了谢宏,他的依仗就是这盐引了,往年支剩的盐引有一万两引,操作的好,从中弄出来一两百万两银子也是有的。

    可正德这个政坛新丁却是没法和一群老官僚相比。

    朝议一开始,还没等正德提起盐引的事,韩文就先是一个闷棍打了过来,朝臣们昨日受挫之后,改变了策略。

    他们先是默认了皇庄的存在,然后以此为由,上奏说,既然有皇庄在,那宫中的用度就应该尽数从皇庄中支取,而不应是国库。

    正德当然不会同意,宫中用度大得很,单是宦官就有接近万人,他虽没有大婚,可宫中的宫娥也是不少,何况还有太后和太皇太后在,消耗非常庞大,光靠皇庄那点收入,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的。

    可朝臣们却不会在乎他同意还是不同意,韩文起了个头,其他人自是不甘落后。

    这个说:天子不与小民争利,应该藏富于民;

    那个又说:国库中尽是民脂民膏,使用时要慎之又慎;

    总之是众口一词:要想留着皇庄,那宫中用度就不应从国库直取,否则就应该取消皇庄,只有在这两条之中二选一,这才是圣天子所为。

    其中道理似是而非,想要驳斥也不是不行,可面对这么多人,正德孤掌难鸣,也是争辩不过。

    强行下旨也没用,户部不比锦衣卫,没有内阁票拟的中旨,他们可以不接旨,何况若是拒了中旨,还可以借此扬名,文臣们都将这事视为美差呢。

    一时无奈,正德只好先将这事放下,等日后再说,然后又提起了盐引的事情。

    朝臣们本就是有备而来,目的就是掐断正德的经济线。前面已经做了初一,盐引这里自然也不能放松,除了皇庄暂时无可奈何,其他的渠道一定要尽数封死。

    圣人说:君子不言利,可众位君子都明白,没有钱,即便是皇帝,那也是万万不能的。只要***了经济,没钱可用的皇帝迟早会妥协的,不妥协也没关系,反正养太监、养厂卫都是要钱的,没有钱,皇上也不能单靠身份让人卖命啊。

    所以,在盐引的问题上,朝臣们也是半步不让。两大杀器在朝堂上频频使用,前面说过圣人之言,这次韩文就搬出了祖制,他强调说:祖制规定,盐的收入应该用于军饷,不能挪做他用。

    这道理本来就牵强,祖制是这么说过,可正德虽然接触政事的时间不长,却也知道,这项祖制完全没有被执行,他自然也是不依,就想强行下旨。

    皇帝既然如此,朝臣们也不甘示弱,内阁大臣干脆把潜规则明说了出来,李东阳很肯定的告诉正德:如果他坚持意见,内阁将拒绝撰写,那么给予批准的特准盐引敕,皇帝必须收回成命,否则下旨只是折损皇家的威严而已。

    因此,今天朝议又是僵持住了,最后也是不欢而散。不过正德的目的是要钱,朝臣们的目的是不让他要到钱,以最终的结果来说,还是朝臣们胜利了。

    正德终归是两手空空的离开了中和殿,不但没要到钱,而且还雪上加霜,原本宫中的用度也被削减了,再过一段时间,别说支持谢宏的工坊,恐怕宫里面都要裁员才能度日了。

    说完,正德也是长叹一声,一张脸也是皱了起来,很是犯愁。

    他现在也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弘治当年处处对朝臣们容让,不是他的父皇性子懦弱,而是确实惹不起啊。单是群起劝谏还不算,现在的手段更毒,直接断粮,这要如何应对?

    一边犯着愁,一边他又觉得对不住谢宏,致歉道:“大哥,真是对不起,你花了那么多心思,可我这里却是……唉。”

    原本了正德的述说,谢宏也是心惊,这些大臣的手段不出奇,政治和经济本就是不分家的。可他们敢把这手段用在皇帝身上,就很过火了,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仔细想想,这手段的确也是有效,也难怪械斗之后,众臣却没有什么反应,想必他们也是想得清楚:只要没了钱,边军再骁勇,一样也是要拿饷银的,没了饷银,这些人迟早也是个遣散的命,朝臣们自然也就不愿意大费周章了。

    不过,眼见厚道的二弟愁眉苦脸的,谢宏却很是激愤,他冷然道:“不就是钱么?那也能算个事儿?二弟,你不必发愁,钱的事情,由我来解决。”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