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婚前培训

    战战兢兢的被请进了军器司,好吧,如果这也算是请的话,夏儒的脸色很有些发青,从心底里讲,他是不愿意跑这一趟的,好好的,谁愿意跟瘟神打交道啊?

    结果也正如他事前所估计的,才一靠近,他就被几个如狼似虎的番子给放倒了。天地良心,夏儒虽然在都督府挂了个同知的名头,可他真的不是武官,而是个好好的读人,挨了这一顿揍,实在是伤筋动骨的。

    好在那几个番子看在他年纪的份上,没下什么狠手,何况……他偷眼看看镇抚司门外的旗杆上挂着的几位,心里又不由庆幸起来,比起真正的探子,他这待遇已经很不错了。

    因为镇抚司的番子突然杀气四溢,导致士大夫们受了惊,因此,探子就派的更多了点,难免有几个对规矩不熟的,结果越了界,于是,这些人就悲剧了,其他的探子也都知机的躲得更远了,至少夏儒来的时候路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想来归不想来,为了自家的宝贝女儿,这一趟还真是非走不可。进了在外间传说的神乎其神的军器司,夏儒却完全没有寻幽探奇的心情,只是低着头,跟在那个带路的番子身后,木然想着心事。

    在跟天家定亲以前,夏家本是很寻常的一户人家,在京城完全没有任何名气,所长者,也不过是世代清白,又是香门第罢了。

    有机会成为国戚,对夏儒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虽然他也是读人,对外戚没有什么好感,不过这种事若是放在自己身上,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外戚确实掌握不了什么权力,但是地位的提升却是实实在在的,看看张皇后一家不就是上好的例子吗?只要自己规规矩矩的少惹事,一个富贵伯爵还是很有保障的。

    只不过,入了正德元年以来,夏家的心境也和京中大多数读人一样,在忐忑之中,大有风雨飘摇的感觉,夏儒心里更是不停的悲叹:皇上也太能折腾了!

    自家女儿虽然年纪还小,却颇为知达理,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入宫之后,到底要怎么才能面对这么一位皇帝丈夫呢?夏儒很是担忧,自家女儿不比太后差多少,为啥皇上就不能像孝宗皇帝那样仁厚宽和呢?

    就在今天,又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传到了他耳朵里,朝会上皇上居然和大臣们因为大婚的事情起了争执,直到太后出面,才勉强答应下来,可随即皇上又马上召了瘟神进宫商议!

    世上从来就不缺少会看风色的投机的人,尤以皇宫里面为甚,夏家既然已经确定是皇后娘家了,宫中的消息虽是隐秘,可对夏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因此,夏儒也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谢宏虽然和京城的多个衙门口都起过冲突了,可夏儒任职的地方是在五军都督府,这个衙门本来就象摆设一样,也轮不到他们跟谢宏冲突,因此,夏儒并没有直接面对过谢宏。

    但是,瘟神到底有多可怕,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夏儒也是非常清楚的。别看自家马上就要出个皇后了,可皇后总比不上太后吧,太后的弟弟,瘟神还不是说抓就抓,说打就打?连宅院都给抢走了,一个皇后,还是未婚的皇后,在瘟神这里又能算个什么?

    如今皇上显然对皇后的人选很不满,而且召了瘟神商议,八成也是有破坏这桩婚事的心思。按说皇帝大婚是国事,既然已经确定下来了,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可这两位爷参与过的事情,有那件是按常理来的?

    因此,尽管此行凶险异常,被士林众人发现的话,自家更是会沦为士林败类,受到各种质疑,但是,夏儒还是咬牙走了这一趟。不光是为了自家的前途,他本来就低调惯了,也不是特别在乎地位什么的,这也是外朝推举他家成为国戚的重要理由。

    他走这一趟主要还是为了自家女儿,至少要搞清楚皇上为什么拒婚,否则,若是就那么懵懵懂懂的入了宫,以当今的执拗性子,恐怕女儿就得守一辈子活寡了。

    “大人,标下把人带到了,这位就是夏同知。”

    又是害怕,又是忧虑,夏儒一路上都在闷头想着心事,完全没留意周遭动静,直到带路的番子突然开声,他才惊觉,茫然抬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雅室之内,摆设虽有些怪异,不过还能看得出是间房,而案前坐着一个少年,面色如水的看着自己。

    “嗯,有劳了。”

    谢宏的外表和态度其实很有迷惑性,若不是明知道他的身份,初见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不过是个少年士子罢了,可能是大家之后,因而颇有气度,待人接物也不桀骜,很有教养的样子。

    此刻,夏儒心里也是这么个想法,尤其是看到谢宏微笑着对那个番子点头示意的时候,他就更是迷惑了。

    这番子不过是普通的小卒罢了,可能有些勇力,可也就是如此而已,但谢宏的态度却像是对待平辈兄弟一般,眼看着他如沐春风的笑容,实在让人很难把他的形象和传说中的那个瘟神对应起来。

    等看到那个番子眼露崇敬神色,可面色却是习以为常的行礼出门的时候,夏儒也只能相信,这就是谢宏的御下之道了,至少不是当着外人面的做作。

    因此,他心里本来只有一分的信心,又增加了那么一点点,瘟神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凶神,或许自家的事情有些指望也说不定。

    “夏大人……”

    夏儒脑子里念百转,却偏偏忘记了说话,结果却是谢宏等得不耐烦,先开了口。

    “不敢当谢大人的称呼,谢大人只管以官职称呼下官即可。”谢宏的声音不高,也没什么冷厉的意味,可夏儒还是一个激灵,赶忙辞谢。

    “嗯,那么,夏同知,你今日来找本官,所为何事啊?”其实夏儒的目的,谢宏也有些猜测,不过还不能确定。

    对于夏皇后和其家族,他几乎没有任何了解,知道的只有正德不喜欢皇后,皇后一直颇受冷落。等到正德身故之后,处境就更是凄凉了,夏家因为国戚而来的那个伯爵,甚至都在嘉靖年间给剥夺了,单以此论的话,夏家应该是属于那种比较没有野心和能力的一类人。

    不过,谢宏却不会因此掉以轻心,礼下于人必有所图,他穿越引起的蝴蝶效应正在加剧,很多事情都跟原本的历史不太一样了,何况他的历史知识本也是含含糊糊,能不能做不得数还未可知呢。

    “下官……久闻谢大人天资聪颖,素有威仪,今日一见……”夏儒脸上颇有迟疑之色,不过还是战战兢兢的开了口,却是一番拍马屁的言辞,虽然这些赞誉之词都是大路货,开始的时候也有些磕绊,不过说着说着,倒是流利起来。

    “夏同知,这样说的的话,你就是为了看本官一眼来的?那么既然本官的人你已经看过了,那么……”谢宏却没空跟他闲扯,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夏儒心下一惊,抬头见谢宏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顿觉自家的心思全被对方窥破的感觉。被一个年纪远小于自己的少年看破心事,他脸上也是泛红,不光是羞愧,更是为了他想要说的话题很难说出口的缘故。

    “其实……”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来了,就这么退缩的话也说不过去,夏儒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说道:“夏家本是普通人家,小女能够侍奉天子,乃是梦寐以求的福分,定然是要尽心尽力的,可下官说,皇上对大婚的事很有些……不爽利,谢大人您素知天子心事,不知……”

    “嗯?”谢宏也不接话,只是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不知大人可否明示,皇上到底有何……若是小女有何不足,致使圣心有恙,也好能稍作弥补。毕竟事已至此,小女入宫之期已定,就算皇上也……谢大人若肯明示,夏家上下日后必感大德,若有得以效劳之处,但凭大人驱使。”

    古人就没一个能够小瞧的,了这话,谢宏在心里也是感叹了一声。这位国丈在史上只有个名字,没有任何评价,可论起魄力和说话的技巧,都是很不错的。这番话虽是直言,却也有遮遮掩掩的试探,更是许下了重利,足堪称面面俱到了。

    “皇上其实只是害羞罢了,实际上……”适才的商议中,谢宏已经拟定了策略,警戒程度要提高,虚与委蛇、麻痹外朝也是必要的。因此,他才接见夏儒,想着温言安抚一番,让对方安心,至少让皇后安心。

    “下官诚心以对,大人又何必虚言敷衍?又或有何难言之处,不能对下官直言么?”夏儒此来已经是豁出去了,所以,见谢宏随口敷衍,他也是大急,一时也顾不得谢宏的恐怖,直言相诘。

    这确实是难言之隐,还真就不能跟你说,说了你也没办法,哥是穿越来的,又问了这么多人都没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呢,对你一个老头说了有啥用?

    谢宏沉吟不语,虽然不能对夏儒说,可要是想麻痹外朝,就得有相应的举动,嗯,可就算是逼着正德三飞,以他那个性子,没有点实质性的东西,也是做不到的。因此,皇后的配合也是很有必要的。

    但是,这话要怎么说呢?让春丽派人去见皇后本人,还是说……

    “夏同知,你今天来,是皇后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谢宏一时无法下决断,于是随口问了一声。

    夏儒闻言当即先是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谢宏跟正德要想办法破坏婚事,这可是天下尽知的大事,要是真被取消了,夏家就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了。现在谢宏既然称呼女儿皇后,至少大婚应该没问题了。

    “是下官的意思,也是小女自己的意思。”不过他也没有完全放下心,顺利入宫只是第一步,后面路还长着呢。“若是得大人首肯,小女也愿意先行入宫,在宫中好好学习礼仪上的欠缺之处后,再进行大婚,大人您看如何?”

    真有魄力啊,谢宏微微吃了一惊,他谷大用介绍过,立后之前,皇后是要在宫中学习一段时间的,主要都是礼仪什么的。不过,夏皇后已经完成这个学业了,而且成绩还相当不错,这可是太后的评价。

    如今夏儒这么说,自然是让他谢宏进行隐秘的教导培训了,这老头的勇气增加的速度还真是快呢。

    若是夏儒提议送到军器司来,谢宏还会怀疑对方是不是士大夫派来的卧底,可既然是送进宫里面,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就算有人在正德面前挑拨离间,嗯,二弟会在乎么?再说,本来就是正德让自己想办法的好吧?

    “好吧,夏同知就先做好准备,等本官奏请了皇上之后,此事便即从速进行吧。”谢宏点点头,不光是为了给正德找个合适的伴儿,然后麻痹外朝的问题,也是为了他对那个女孩曾经的遭遇的同情吧。

    不就是婚前培训么?这事儿包在哥身上了。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