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速战,布局

    “这么短的时间内连胜三阵,谢大人您简直就是军神再世,武曲星下凡呐!”三公公由衷的发出了赞叹。

    他好歹也是个文字工作者,隋唐演义和三国这样的评话也写过不少,对于军事的基本原理还是懂得不少的。勇士营刚现身的时候,他是谢宏这边最忧心的一个,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伏兵吗?

    前面还在僵持,然后被突然到来的伏兵从侧面袭击,按照评话模式来说,只有大败一个下场。可转眼间形势就急转直下,由本来的大败变成了大胜,而且由于实际对战的时间很短,伤亡也比预料中的低很多,简直就是让人无法想象的大胜!

    “哪里,哪里,这都是皇上的威仪所至。”

    对于三公公的恭维,谢宏只是微微一笑,全不挂怀,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却很清楚,要是没有正德在,而且又阴差阳错的跑到了第一线,今天的胜负还真是不好说呢。

    禁军比谢宏想象的还要精锐,虽然比不上边军的彪悍,可却是超过近卫军不少的,要不是没有良好的指挥,又被他打了个突袭,想要象现在这么顺利的击败他们简直难比登天。

    他现在倒是庆幸戚继光那些名将还没出生了。若是那些人在的话,八成也是要支持文官的,对手若是戚家军这样的强军,他从来的绝招——倒卷珠帘也就没用了,卷戚家军?那是一定要碰个头破血流的,想要获胜就只能依靠不惜弹药的密集轰炸!

    但是,以近卫军如今的水准,要是没了震天雷这个法宝,很快就会在禁军的围攻下败亡,四面受敌可不是说着玩的。尽管西面还没有什么大动静,可以谢宏的耳力还是到了人声,想必缇骑的先头部队也已经到了四海桥了。

    此外,南面也隐隐传来了轰鸣声,谢宏很清楚,那不是百姓们燃放的焰火,而是炮声,在这种时候有人开炮,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京营开始围攻军器司了,充当急先锋的就是神机营!

    虽说谢宏很从容的定下了声东击西的策略,可在京营精锐尽出,围攻军器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不担心的,那里就是他的家,晴儿等女孩都在那里,何况那些工匠和作坊也是他的根基所在。

    他事先倒是备下些手段,可到底能不能成功,谢宏心里也没底,除了那些手段外,就只能依仗边军的精锐了,可边军即便再精锐,终究是众寡悬殊,到底能不能顶得住还是个问题呢。

    所幸的是,紫禁城内的进展比想象中顺利,虽然阻碍很多,但是由于正德的乱入,让禁军本来的分进合击变成了添油战术,想必王岳的中坚力量已经消失了,那么下面就是斩首了。

    得加快速度!并没有人发现,谢宏从容镇定的外表下,掩盖着的是一颗焦虑的心。

    “大人,抓到了一个太监。”近卫军的行动主要以小队为单位,因此转向容易,接收军令也快,敌人溃败以后,谢宏马上就追加了清扫战场,并且追击残敌的指令,很快就有了战果。

    “嗯?侯程,我好像没下令抓太监吧?这是怎么回事?”谢宏一抬眸,眼中有些疑问之色。

    这里是紫禁城,是太监扎堆的地方,尽管打起来之后,一般人不敢靠近,不过误抓几个围观打酱油的也不是啥稀奇事儿。所以,谢宏的军力可是让近卫军挑将校抓来着,而以近卫军的令行禁止,应该不会出这种错误才对啊?

    “大人,有败兵说,这个太监是王岳派来监军的……”违反军令在近卫军中可是大错,侯程急忙辩解道。

    “啊哈!这不是赵公公吗?好久不见,一向可还好吗?”打断侯程辩解的是刘瑾,他今天被正德吓得不轻,因此连谢宏把正德推上第一线,他都没发表意见,可这时看见老仇人的狼狈相,他却是忍不住跳了出来。

    “谢大人,刘公公……诸位……”赵廉讪讪的抬起头来,腆着脸挨个招呼了一遍。

    他智谋很高,逃跑的时机掌握的也不错,只可惜他没参加过棒球队,没练习过往返跑,刚刚又是疾跑而来导致体力耗尽,而勇士营崩溃的又太快了,因此,他就悲剧了。

    尽管没象梁成那么倒霉,被乱军推倒踩死,可他却被近卫军给抓住了,眼看着刘瑾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其他几个太监也都是冷笑着瞪着他,他的一颗心都要蹦出来了,被吓的!

    八虎是正德的铁杆,王岳是外廷的死忠,而他却是王岳的心腹,因此,他跟八虎的关系也是可想而知。闯乾清宫的那一次,王岳可是把刘瑾狠狠的收拾了一通,他也没少推波助澜,这个时候落在敌手,那是不用想有个好了。

    “赵廉?”谢宏也知道这个人,今天这场恶仗之前,他也是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基本上是知己知彼了。

    “正是奴婢……”赵廉也认识谢宏,他偷眼在人群中看了看,却没找到正德,正有些奇怪,谢宏的声音响起,立时又是一个激灵,这位可比那几个老仇人可怕多了,瘟神耶!

    “王岳现在何处?”谢宏哪里管他心里想什么,他的目标只有王岳一个人,只要杀了王岳,紫禁城的局势就会彻底控制在手中,然后就可以考虑对付京营了。

    “……”赵廉低头不语,他是王岳的心腹,王岳完蛋,他也跑不了,招供不招供好像没什么区别。

    “哼,你要顽抗到底?”谢宏冷喝一声,继而又是冷笑:“你既然是王岳的死党,如今也只有死路一条了,不过你招供与否,却关系着你的死法,本官数三下,你若是还不招,那么……刘公公,人就交给你了,你好歹也是厂公,别让他死的太痛快了。”

    刘瑾大喜:“放心吧,谢大人,小人一定会好好招待赵公公的,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不和他多亲近些时日怎么行呢?你说对不对啊,赵公公?”他半是配合谢宏,另一半也未尝不是出自真心,作为八虎之首,刘瑾可是被王岳一系人打压了许久了。

    “别……别,我说,我说!”赵廉大惊,作为王岳的亲信,厂卫刑讯的时候有些什么花式,他再知道不过了,要是真的被送进去了,又是由老仇人刘瑾主持,那就真是求死不得了。

    何况,以他的了解,现在供不供王岳出来,也不过就是耽误些时间罢了。如今紫禁城内的中坚抵抗力量已经消失,说好会前后夹击谢宏的缇骑也不见踪影,剩下的只有观望不定的几个卫,等外廷下定决心派援兵进紫禁城,只怕王岳早就变成尸体了。

    虽说只要王岳活着就可能有变数,可就为了那点可怜的希望,让他求死不能,赵廉却是不肯的,士大夫们不是经常说,君子要善于审时度势么?现在他最好也识时务一点,这才是君子之道。

    “奴婢跟勇士营汇合之前,王岳带人往慈宁宫去了。”

    “慈宁宫?”谢宏微微一皱眉。

    “莫非他想挟持太后?这个老匹夫当真大逆不道之极,串连外廷威逼万岁爷不说,居然现在到了穷途末路之时,还想着忤逆太后,真是……”这次轮到刘瑾大惊失色了。

    王岳要是挟持了太后跑去跟御马监汇合,那形势可就不好说了,禁军虽然被近卫军歼灭和击溃了两三人,可剩下的也还有五之众,要是有了太后的名头,也许军心就稳住了,那样一来……

    “传我将令,全军继续向北行进,目标慈宁宫!”谢宏依然不动声色,等传令兵应命之后,他又转向马永成道:“马公公,请你到前军带路。”

    “谢大人,可是……”刘瑾急了,王岳要是已经挟持了太后,肯定已经不在慈宁宫了,去那里岂不是扑个空?

    “不用多说,我心里有数。”谢宏神色淡然的摆了摆手,打断刘瑾的话头,反问道:“刘公公,谷公公,三公公,你们有没有胆子去一趟御马监,然后再去一趟东华门?”

    “啊?”三个太监心里都是打了个突,这当口去御马监还有东华门?会不会被人当场乱刀砍成肉酱啊?

    “不敢去?这可是大功劳。”谢宏神秘兮兮的笑道,语气里充满了诱惑。

    “……”三公公不单没节操,胆子也很小,尽管对那个大功劳很向往,可还是不敢抬头,看得谢宏都是叹了口气,本来觉得这人马屁拍的不错,打算送个功劳给他的,结果他自己不敢接,那也只好算了。

    “大人,我等愿往。”另外两个太监胆子却都不小,他们也想明白了,富贵险中求,走了这一趟,等日后大局已定的时,想必御马监也就掌握在自家手上了。

    “谢兄弟,可单凭咱家和老刘,只怕很难说服那些禁军指挥,而且路上……”谷大用应声之后,又提出了顾虑。

    “不妨事,皇上早就有了手谕在我这里,你们带上。”把事先准备好的旨意交给谷大用,谢宏又转向猴子,道:“侯大哥,你带你的人沿路保护两位公公,把东西也都带上,此外,刚刚让你盯住的点子也顺便了结了,然后一起带上。”

    “遵命!”猴子执行命令自然不打折扣,而见到谢宏准备的如此充分,胖瘦二太监也都有了底气,一起领命去了。

    “大人,这个太监怎么办?”见谢宏转身要走,侯程急忙问道。

    “给他个痛快罢。”谢宏头也不回,随口轻飘飘的丢下了一句话。

    “是。”有了军令就必须执行,侯程丝毫也不迟疑,手起棒落,而后对脑浆迸裂的赵廉更是看也不看,快步往谢宏身后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