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岛被海盗占据了!

    一条惊人的消息打破了光州府的平静,在这个朝鲜半岛南端最富庶的道府中,掀起了轩然**o,并且迅速bo及到了相邻的庆尚道。

    如同被寒流扫过,无论大人们还是贱民,初闻消息的人都是大惊失sè,济州岛可不是那种少人居住的小岛,占领这里就是在揭朝廷的脸面,没有一定的底气,有谁敢这么做?

    莫非是倭寇要大举入侵朝鲜了吗?想到凶残可怕的倭寇,朝鲜军民都是脸sè惨白,甚至有人已经打起了往北逃跑的主意。好歹北边好歹离大明近点,安全上比较有保障呐。

    不过,随着进一步消息的到来,人们迅速平静了下来。

    原来,占据济州的,只是一群不知死活的海盗罢了,一共只有十来艘小船,人数也不过三百,这样就想向普天之下,仅次于大明的大朝鲜挑战,这不是痴心妄想吗?

    这些人八成是从大明叛逃来的,在大明混不下去,就想来朝鲜捡便宜,哼,没那么容易。

    地方上的豪强迅速动员了起来,很快,在釜山港,一支实力远超朝廷水军的船队出现了。在集结完毕的当天,这支船队就驶离了爸山,经由丽水,开往青山岛,并且准备将那里作为收复济州岛的前进基地。

    青山岛。

    “节制大人,这都已经过了晌午了,船队怎么还没到?”在广州挨了一顿斥骂后,李万户又返回了木浦港,然后和金友山一道,引领着右水营的水军来此等候和船队主力汇合。

    不过他们可不是来助战的,而是继续操持老本行担任的是主力的后勤补给工作。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他们也是提前到了青山岛。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船队的主力战船都是大船,板屋船你说过吗?”金友山神秘兮兮的问道。

    “难道……”李万户震惊了。

    “船队里面足足有二十艘板屋船!、。金友山张开双手,正反的比了一个来回语气夸张的说道。

    “二十艘!”李万户倒抽了一口冷气,疑huo不解的问道:“对付那十几艘小船,又哪里用得了这么多?”

    也不怪他惊异,所谓的板屋船脱胎于中国的楼船,上下三层,最上面还有用以作战的甲板,每艘船就可以搭乘百人以上的军队在朝鲜人眼中,是无异于海中霸主的存在。

    用二十艘板屋船去攻击只有十一艘小船的海盗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了。

    要知道,板屋船也不会单独出现,肯定还得有剑船和猛船的配合这样加起来的话,出动的水军可能会在三以上!再加上配合的朝廷水军,在李万户眼中,这已经是足以称霸东海的水上力量了。

    “不懂了吧?这叫狮子搏兔亦用全力。”金友山煞有其事的说道:“这股海盗来的蹊跷,今年倭寇又一直没有动静难保没有什么诡计在里面,若是以小股人马进攻,说不定会中了埋伏什么的,所以大人们才动用了全部力量做雷霆一击。”

    他嘿嘿一笑,道:“面对这样强大的水军,别说是大明的海盗,就算是当年三宝太监的船队嘿嘿,也未必能挡其锋芒,些许海盗定然是望风披靡的了。”

    “大人说的是,倭寇一向狡诈今年突然偃旗息鼓,没准儿还真是有些什么算计呢。不过您和三宝太监的船队比,是不是”李万户附和了一句,却对上司后面说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切,三宝太监再厉害,也是百多年前的人物了,大明禁海禁了一百年,早就没有原来的风光了。何况,如今的朝鲜,已经有了比板屋船更厉害的船了……”

    “真的吗?大人。”李万户嘴张得老大,完全想象不出,世上怎么会有比板屋船更厉害的船。

    要知道,就算是当年的宝船,也不过和板屋船在伯仲之间罢了,虽然宝船的体型更大一点,但是却没有板屋船那种浑然一体的犀利,在他心中,板屋船就是世上第一的战船。

    “要不然我怎么敢和宝船比?你觉得我是那么自大狂妄的人吗?”

    金友山冷哼一声,傲然道:“其实倭寇今年偃旗息鼓,很可能就是因为被大人们的水军打怕了,他们再怎么凶残,其实也是人,也是会怕死的,遇到这种无可抵御的力量,他们一样会退缩。”

    “哇,大人,你说的真有道理,看来这一次”正拍马屁的当口,李万户突然见得东面海平面上有东西晃动,定睛一看时,却见一个个黑点跃然而出,缓慢而坚定的往青山岛驶来。

    来了,终于来了,咱们大朝鲜的,世上最强的舰队终于来了。”金友山狂喜的呼喊道:“快,快出港,迎上去,万莫要怠慢了大人们。”

    右水营的水兵都是欣然从命,两个军将的谈话他们都见了,要迎接的可是打得倭寇不敢来犯的英雄,能迎接一下都是荣幸啊!

    而且那些英雄还不是拿朝廷傣禄的,而是两班贵族们家里面主事,这就更让人景仰了,不为功勋,只为百姓的安泰而奋战,正是朝鲜上下应该效仿的楷模。

    率领豪强联合舰队的,是当今领议政阅大人的家人。领议政就是议政府的首领,和明朝的内阁职能差不多,权威更在内阁首辅之上。

    所以,尽管这位年轻的阅尚道大人还没有出仕,可以金友山为首的军将都是毕恭毕敬的。

    “你就是丢了济州岛,却避不敢战的金友山?你这样的人怎么能也当得了节制使?莫非你也是燕山君怕余孽吗?”金友山虽然恭敬,可却没换来对方的友好,对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语气也是极其轻蔑。

    “阅大人教训得是,末将确有识人不明之责”金友山先是把罪责推给了李万户,然后又是谄媚的笑道:“末捋本就是粗鄙之人,治军之道也不擅长,不过,却也知道勤学向上,等明日大人旗开得胜,凯旋归来的时候,还请移尊步,往木浦港一行…一则是让右水营上下可以聆大人教诲,另外末将也有些籍想请大人鉴赏一二。”

    “嗯,确是个有心向学的,也罢,明天扫平海盗后,本人就去你那里看看吧。”索贿成功,阅尚道也是点了点头,不再以前事刁难,淡淡的吩咐道:“你既然是节制使,想必也是个懂水战的,明天你就随本人一起在旗舰上观敌好了。”

    “大人的旗舰?莫非就是”金友山眼睛瞪得溜圆,一脸惊叹的说道。

    “你也知道?”阅尚道有些意外,转而又是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猜的没错,本人的旗舰就是比板屋船还强锋,那艘世上最强的战船了。”

    济州岛。

    “大人,朝鲜的船队在正午时分已经到了青山岛,这几天天气持续晴朗,以末将想来,他们大概会在明天发动大举进攻。”

    “奇怪了,小四,青山岛离这里也不远,他们干吗不马上过来?”

    四兄弟的老幺大名陆仁鼎,江彬等人却都习惯以排行称呼他们,哪怕是谢宏奉了几人官职后也是一样。

    演了一出戏,借着往济州岛运送流犯的水军的口把消息送出去后,谢宏这边也没闲着,除了修整和备战之外,必要的侦察也是少不得的。

    四兄弟轮流出海,去北面的几个岛屿附近探消息,直等了十多天,谢宏甚至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这才终于等来了传说中的朝鲜舰队。

    陆仁鼎笑道:“敢教江大哥知道,朝鲜船队里面有好多大船,那船上面帆很少,都是靠划…桨前进,那船船身又大,所以速度很慢,若是马上从青山岛动身,到济州岛的时候就是夜里了,别说进攻,就算想登陆都

    ”

    “哦?很大?有多大?”江彬问道。

    “长有十多丈,宽也有好几丈的大船有二十余艘,而且都是三层的,估计能装得下百多人,而且还有一艘更大的,都快有二十丈那么长了,上面似乎也有些奔怪,只是离得太远,看不清楚。”说起朝鲜人的大船,陆仁鼎也是咂舌。

    也不怪他咂舌,十多丈就是三十米以上的长度,足足是飞轮战舰的两倍有余,再加上那板屋船又高又宽,冷丁看去,还以为是水上多了个城堡呢!让陆仁鼎这个只见过小渔船的人如何能不感叹。

    “这么大?”刀疤脸也吓了一跳,转向谢宏说道:“谢兄弟,不然咱们还是在码头迎战吧,以朝鲜兵的能耐,就算来个两三,应该也应付得来,在海上咱们太吃亏了啊。”

    “哈,江大哥,谁告诉你船越大就越厉害的,我跟你说,海战技术含量是很高地,光靠体积大可没用。”谢宏晒然一笑,道:“来的正好,我正等的不耐烦呢,陆户,你去找马兄安排,今夜加餐,让大伙儿养足精神,明天好一举歼灭朝鲜水军。”

    “是,侯爷。”陆仁鼎倒也没什么迟疑,打不过总跑得了,对方那船慢的要命,别说飞轮战舰了,小舢板都能跑赢他们。!。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