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借蛋生鸡

    占城和安南同属后世的越南,不过,两地的文化风俗却大相径庭。安南自秦汉时代起,就是华夏领土的一部分,叛出华夏后,也一直以属国自居,属于华夏文化圈的一部分,姓氏风俗跟中原也是大同小异。

    而位于印度支那半岛东南沿海地带的占城国,虽然一度也属于中原的一部分,不过因为在东汉末年就已经叛出,所以跟华夏的联系较小。此地深受印度文化的影响,使用南天竺的文字,当地盛行的也是佛教,所以,沙系把麻的名字才这么古怪。

    乌斯藏喇嘛受到的粗暴对待,让各国使臣都寒了心,既然没得商量,那也不必再自取其辱了。他们都琢磨着,小皇帝年纪尚幼,心性未定,等到大家都不来了,冷清了,念及从前的热闹景象,说不定就回心转意了,等到了那个时候,大家再回转不迟。

    沙系把麻当然也是害怕加不爽的,但没办法,他不能走,概因国情不同,目的也不同,他来大明可不光是为了打秋风,设法解决迫在眉睫的灭国之祸,才是占城国此行最大的目的。

    所以,对他来说,此行至少也得得到大明返还的国,以大明藩属的身份威慑安南黎氏,这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了解了大明国策的变化之后,他又有了新的想法,想试着挑动大明出兵安南,借此缓解北方强敌带来的压力。

    “……同为藩属,安南黎氏却是桀骜,不但仗天朝之势欺压邻邦,对上国的谕令也阴奉阳违,几十年间多次兴兵南下,侵犯占城土地,杀害敝国子民,如今,占城早已不复旧日景象,土地子弟十不存一,还望侯爷念在敝国一向恭顺的份儿,惩恶扬善,施以援手啊。”

    打定了这样的主意,沙系把麻将此次会谈的主题定为了哭诉。他效法朝鲜、琉球,只说占城国诚心入贡,半句也不提回赐之事。

    左右不过是些象牙、犀角、乌木之类的东西,拿到其他地方,算是珍奇物事,可在占城本地,却一点都不稀罕,也没啥舍不得的。要是能借此换到大明的支持,占城国就有望恢复故土了。

    表了几句忠心,他立刻进入正题,趴在地上就是一通哭,哭的很凄惨,也很可怜,只是他的黑黑瘦瘦的长相实在不入眼,大大削弱了悲情元素,反倒让谢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谢宏略偏了下头,手指轻点,向唐伯虎发出了暗号。

    “使者莫哭,我大明一向以仁义治国,最讨厌那些凶蛮不讲理的家伙。叛逆成性,又倒行逆施,安南国如此行径,实可令天人公愤,其罪更在不赦……”唐伯虎会意,义愤填膺的控诉起安南国的罪名来。

    作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他的口才何等了得,骂人不带一个脏字,却能句句都说在点子上,小黑得两眼泪汪汪的,心中直到: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唐大人。

    不过,光靠骂,是不会死人的,同样也没办法收复故土,沙系把麻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这点道理还是懂得。好容易抓到一个空隙,他抬起头,两眼放着光,满怀期待的问道:“那上国会否出兵惩戒安南恶徒?”

    “这个嘛……”唐伯虎皱起了眉头,不吱声了,沙系把麻一颗心本就全系在了他身上,见状不由大失所望,脸迅速垮了下来。

    其实,自安南叛出大明之后,对占城的攻伐就没断过,占城赴明使者也是络绎不绝,每次也都会提到求援之事,大明从来就没进行过实质性的行动,按说他早该适应了才对。

    可是,大明之前不出兵,都是找了一堆借口在扯皮,内容无非就是安南同是大明藩属,两边各执一词,大明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至于安南从大明叛出去的历史,官员们却从来都不提,更别提象唐伯虎这样义正言辞的怒斥了。

    唐伯虎的表现给了沙系把麻一个错觉,令他生出了一线希望,以为大明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长久以来,对安南的不满也要爆发出来了。这个明悟让他心花怒放,仿佛看到了占城国重塑辉煌的美好未来。

    可让他失望的是,大明的精神或许有些改变,但大明的官员们却还跟以前差不多,事情一往关键处落实,他们就哑火。一说起出兵援助事宜,刚刚还指天呼地,喝骂不休的唐大人就没悄无声息了。

    因为太过失望,所以沙系把麻并没有注意到,谢宏又丢了个眼神给王守仁,后者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唐伯虎见状,立时温言安慰道:“使者无须失望,安南黎氏多行不义,大明天子乃是天理所在,必将代天惩之,只是……”

    “只是?”沙系把麻精神一振,紧紧的盯着唐伯虎的眼睛,想找出点提示来,只是唐大才子何等演技,哪能被一个化外蛮夷看破,他当然一无所获。

    王守仁沉声说道:“只是出兵安南,牵涉甚广,若不能一一解决,就算得了侯爷首肯,百官决议,大明天子,以及天下百姓也是不会答应的。”

    要是有知情人到这话,那是一定会嗤之以鼻的,也许百年后,大明的国策是这么个套路,可现在么,王校长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不过,沙系把麻肯定不是知情人,他一共只在京城呆了十几天而已,语言又不同,哪里能对大明有多少了解?了这话,他心里又燃起了一线希望,紧张的问道:“王大人,您指的是……”

    “其一,安南、占城同为大明属国,亲疏关系并无二致,大明总不好厚此薄彼……”王守仁伸出一根手指,却是旧话重提。

    “可是王大人,安南黎氏素来狂悖,又岂能如外臣这般恭顺?”沙系把麻急忙反驳。

    “其实相差也是有限。”王守仁摇摇头,从案上拿起一本小册子,翻开指着其中一页道:“使臣请看,这是去年安南入贡的礼单……喏,这里还有弘治年间的,无论从数量还是品质上来说,都要超过贵国的,你说呢?”

    “可是……”沙系把麻有点傻眼,不用看他也知道,王守仁说的肯定没错,但是,事情不能这么一概而论啊。大明的朝贡制度是上面有封顶,底下没下限的制度,各国的上限都是按照国力大小来定的,要是可以随便的话,谁也不傻,还能不多带点东西来?

    而且现在规矩也变了,贡品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哪能用贡品多少来衡量忠诚度啊?要是安南那边知道这个规矩了,别说再带这么多贡品,八成他们都不会再来了。

    “虽然使臣这么说,但是,安南使臣是否会对新朝贡制度不满,会不会再次悖逆,还属未知之数,大明泱泱大国,自有天朝气度,又岂能以未知之事来入他国以罪?不妥,不妥。”王守仁连连摇头,象极了那些大儒。

    “这……”沙系把麻又找到了从前出使时的感觉,那帮子礼部官员当年就是这么敷衍他的,对了,眼前这位王大人也是礼部的,唉,大明礼部就没好人啊。

    “名义问题只是其一,安南终归是叛逆,大明征讨之也算师出有名,与之相比,出兵涉及的实际困难,才是最麻烦的。”王守仁比沙系把麻见识过的那些礼部官员强些,因为他总是给人留下一线希望。

    “外臣愚鲁,请王大人明示。”

    “兵法有云: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占城与大明远隔重洋,粮草输送极为不便,兵少,后勤压力就少,但是救援的力度也低,无法给予黎氏足够的打击;兵多,后勤压力也大,万一粮草供应不及,大军危矣,这些使臣难道没有想过吗?”

    王守仁分析了一番形势,然后皱着眉头反问道,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摇头,显然对占城国的寡谋非常失望。

    “王大人,这事儿不对吧?”多难兴邦,占城被安南按在地上胖揍了几十年,对兵法什么的还是有点了解的,沙系把麻想了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味儿了,“大明出兵安南,不是应该从滇边进军,然后……”

    王守仁面容猛的一肃,冷哼一声,却是不说话了。沙系把麻被吓得心肝乱颤,仔细回想,却不觉自己说错了什么啊,百年前,大明征讨安南的时候,不就是从云贵进军的吗?可这位王大人看自己时,为什么是一副看白痴的表情呢?

    “使臣言之差异……”唐伯虎和王守仁一左一右的坐在谢宏两边,本来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格局。王守仁性情方正些,自然是吓唬人的,而唐伯虎演技好,长得也比较有亲和力,所以当然不让的扮起了好人。

    “从云贵进军弊端甚多。于大明而言,云贵地方兵马不强,需从外地调集精兵猛将,来回调动,耗费自大,何况,安南山多林密,大军行进迟缓,就算取得战果,想改变占城局势也是鞭长莫及,又怎么比得上直接出兵占城,立竿见影的起到效果呢?”

    !#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