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游子

    奔逃的人各种恐惧,可实际上,他们之中大部分压根就没看清楚大明水师的全貌,盘绕在他们心中的,只有传说中各种神奇,以及笼罩海天,驱之不散的那一片黑影。

    当然,这些已经足够了,第一批见证大明新一轮开拓的人,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惊吓,再吓的厉害点,他们也许就被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在这场大溃散之中,敢于逆流而上的人是需要勇气的。不过,若不是宋三大义凛然的站在了船头,也许船上的五个海盗早就掉头了,即便现在还坚持着,可随着距离的接近,船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

    樯如林,帆如云,旗帜招展,遮天蔽日。哪怕是在梦中,海盗们也未曾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在南海,刘老香的势力已经是顶尖的了,可整个团伙加起来,也不过有几十艘大船,和更多一些的小船罢了,跟眼前的大船队比起来,只能说是沧海一粟。

    尽管船型以福船、广船为主,但这些船的确不是生拼硬凑出来的,粗粗看过去,船队中,最小的船,也应该有五百料以上,一二料的船比比皆是,三料以上的大船都不罕见。

    比起传说中,宝船队中那些五六料的大船,可能还稍有不如,但在当下之世,可堪称巨舰无疑了。

    除了这两种传统船型,以及曾经见过的那些快船之外,船队中还有一些相对细长的船只,看起来倒和传说中的那些西番用的船只差不多。海盗们惊异之余,也不由啧啧称奇,几年没和中原往来,却不想中原竟然有了这么多变化。

    而如此众多的船只聚集在一起,却井然有序,就更加超出他们的理解范畴了。海盗也算是军事组织的一种,虽然不读,但多少也懂些兵法,深知阵列严整意味着什么,让船只的阵列整齐,可比训练陆军的难度高多了。

    这样的水军,就算数量相当,海盗们八成也不是对手,何况还是这样的规模呢?

    同伴们都在胆寒,宋三却有些激动。当初因为家中变故,他放弃了读人的身份,离开了广东老家,逃亡南海,混迹为盗。初时尚有满腔愤恨支撑,他倒不觉怎地,可过了十余年,仇恨慢慢淡了,心中的思乡之情却是一日浓烈过一日。

    若不是一日为盗,终身是匪,他的身上已经被打上了海盗的表情,一回到大明,就会被抓起来问罪,他早就想找机会回去了,毕竟那里才是他的根。

    现在王师循着宝船旧路重来,正是立功赎罪的好机会,在吕宋混迹了这么久,宋三自觉对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势力分布还是很有些了解的。虽然王师已经收编了许氏兄弟,但许家对当地土著打的交道不多,在这一方面,应该是有所欠缺的才对。

    他也不求能有许柴佬那样的成就,只要能够脱了盗匪的身份,不使祖宗蒙羞就行了。至于家仇……多行不义必自毙,仇人当年虽然势大,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朝堂上兴衰更替了不知多少次,仇家也许早就烟消云散了也未可知呢。

    当然,他也知道这是奢望。顺德梁家乃是百年世家,家主梁储更是当朝显贵,他流亡之时,对方就已经升任詹事,继而官拜侍郎,如今已经封阁拜相了都未可知,有他在,梁家又岂能有倾覆之虞呢?

    只不过,这些年,经历了许多事,他早就明白了,别说他只是个普通小头目,就算他混上了瓢把子,拥有许辰江、刘老香这样的势力,也一样奈何不了梁家。

    不说别的,单说梁家握在手中的广东水师,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别看水师船破,但那些老水兵是真能打,大明的航海传统,并没有因为海禁而彻底湮灭。

    除了水师,梁家本身的私兵和船队势力也不小,无论是许家兄弟还是刘老香,看见了梁家的旗子,都只能乖乖让路。反叛朝廷不要紧,大明那么大,天子不会将注意力放在南海边陲,可要是得罪了世家,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若是真能洗白,宋三也打算放弃复仇,隐姓埋名的回归乡里,能安守祖坟终老,就于愿足矣。若是再能给宋家留下香火,那也算是对得起宋家的列祖列宗了。

    不过,尽管他勇气十足,又受到了心中强烈愿望的驱使,可随着两边的靠近,将对面景象看得越来越清楚,宋三的情绪也逐渐开始低落起来。王师的规模和实力太强了,强到他甚至想不出,自己能不能发挥一些哪怕是带路的作用。

    以士大夫们的傲慢,拥有了这样的实力,对自己这个小小的海盗,八成是不屑一顾的吧?会不会把自己当场斩杀都未可知,要不是归乡的执念太过强烈,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也许,他的勇气就耗尽了。

    好在,他坚持住了。对方早就发现了他们的靠近,大船队周围游曳的那些快船中,分出了一艘,直接迎了上来。

    “来者何人?”近些日子以来,飞轮船的名头在刘老香海盗团内部可是很响亮的,对这种快船的讨论的热烈程度,并不在宝船传说之下。此时终于近距离的看到了这船,海盗们的眼神都有些发直,直到对面传来一声断喝,这才回过神来。

    “在下宋隐之,乃是广东顺德人士,曾拜在大儒陈德庸门下……”宋三一时有些彷徨,下意识的将当年读时的套路拿出来了,“……此番前来,是代表刘家船队,特来迎接王师驾临的。”

    “呦,真是奇了,海盗窝里还冒出个读人来……”对面喊话那人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转过头,扬声招呼道:“阮校尉,你不是说你对这里很熟么,过来认认人。”

    “啥?读人?待俺瞅瞅……”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随后,说话的人从船舱里钻了出来,一张望间,便哈哈大笑起来:“哈,这不是宋三吗?还刘家船队,你就说刘老香派你来的不就结了?原来你还是个读人,那从前还真是失敬了。”

    “阮四!是你?”宋三这一惊吃的可不小。不过他转念一想,此事倒也不足为奇,许家被收编,本就是之前的猜测之一。现在在这里看到这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清楚的知道,王师对海盗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了。

    “可不就是我么,哈,俺现在也是校尉了,皇家水师的校尉,怎么样,威风吧?哈哈。”阮四咧着大嘴乐上了,大有考取了功名,衣锦还乡的架势。

    “恭喜阮兄……”宋三有些茫然,也有些鄙夷,还有些欣慰。

    皇家水师这个名头,让他有些无所适从,这绝对是个新鲜称呼,以至于,他完全搞不清楚,这支水师到底隶属哪个衙门。隶属于皇家?废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隶属皇家算是怎么一回事?

    鄙夷的则是阮四的小人得志,水师校尉?那不就是一个军户吗?那是贱藉,有啥好得意的?自己想的可是归民籍,比当兵的难度可要大得多了,理想也高尚多了。

    至于欣慰,无非就是阮四这样,杀人越货不知凡几的白痴,都能受招安,他宋隐之好歹是个读人,多少能受点优待吧?

    象是见了宋隐之的心思似的,阮四怪眼一翻,话锋一转,突然质问道:“不过宋三,你刚才说的话,可不怎么实诚啊。”

    “怎敢,怎敢,在下确实诚心恭喜阮兄弃暗投明,心实向往,又怎有不敬之处……”

    “谁说这个了,敬不敬的,你也得等俺当上提督再说,一个校尉算什么?”阮四不屑的摇摇头,盯着宋隐之的眼睛说道:“俺说的是前面那些,说这些日子,刘老香很活跃啊?又是设伏,又是拦截阻击的,这叫迎接?那还真是挺热烈的。”

    “不敢,在下只是……”宋隐之头上冷汗刷的就下来了,他说的只是套话,本来以为面对的是王师,可谁想到是同行,这不是秀才遇兵,有理说不清么?

    “行了,让你认认人,谁让你审案了,回去掌你的舵去,想接待使者,等你当上提督再说。”

    没等宋隐之想出解释的办法,阮四便被人一巴掌拍开一边,先前说话那人扬声道:“你就是使者是吧?行了,你一个人过来,跟我去见总督大人,其他人在这里等着,别乱动,知道了吗?”

    “是,大人。”宋隐之等人齐声应道,心里都是长长的吁了口气。

    飞轮船是小船不假,不过宋隐之他们坐的却是舢板,甲板高度差了不少,所以只能放下根绳子,让他顺着爬了上去。

    上了船,宋隐之目不斜视,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引起麻烦,可饶是如此,甲板上的霹雳炮太过显眼,他还是看了个分明。猜到这东西应该就是泥鳅遇见过的那个利器了,他的好奇心也是高涨,尽管一直提醒自己要谨慎,可他还是偷偷瞄了几眼。

    “怎么样,没见过吧?这可是好东西。”他自己吓自己,所以,当耳边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时,他着实被吓了一跳。

    !#

章节目录

明朝第一弄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鲈州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鲈州鱼并收藏明朝第一弄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