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

    沐晴从梦中醒来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公主,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怀柔听见了沐晴的叫声,连忙闪了进来,看着沐晴惊慌的样子,;的谈一口气。

    沐晴抬头,软榻下面烟雾缭绕,脚下的地方还有一汪温泉,水汽朦胧,胜过王母娘娘的要吃,古商纣王的酒池肉林。她住了两千年,当然记得这是是被fēng yìn 的伊洛一族的宫殿。

    “柔姑姑,我梦到夫君了。”

    沐晴抬起了头,眸子里映着些许的水雾,让人看了心疼。两千年了,她都不曾忘记,大难当前那个把她护在身后说是要守护她一世的男人。

    这两千年算是一个轮回,她苦苦的等待。话说,即使怀柔不跟她提起,她都不曾忘记,两千年后是瑜谨重生的日子。当年魔界浩劫,瑜谨只不过以肉体为fēng yìn 。如今魔界安然,那昔日的男人也应当重生。

    怀柔只是摇摇头,没想到过了两千年,沐晴还在惦记着这事情,只不过伊洛一族在那件事情之后就于是格局,想要出去难如登天。

    沐晴伸出手,捞起温泉旁边的铜镜,青葱一般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镜面,一汪映像就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带着笑脸的男人,是如此的熟悉。

    “公主,不要呀。”

    怀柔大惊,走上前去,想要夺过沐晴的镜花水月,却没有想到似乎晚了一点。镜子里面映出了两千年前那男人的脸。

    那如星一般的眼眸,沐晴绝对不会记错。只是无意的在镜花水月瞥了一眼,她便更加坚定了一个决心。

    无论天上地下,她一定要寻回她的夫君。

    “生生世世,天上地下,我沐晴只随你一人。”

    两千年前的承诺还历历在目,沐晴无法抑制,站起了身子,朝宫殿的门口走去。

    “公主。”

    怀柔大叫了一声,就跟在了沐晴的后面,十分紧张,生怕沐晴因为jī dòng 做出什么事情来。如今沐晴的父皇闭关不见,怕是这整个伊洛没人能够拦得住她。两千年的痛苦挣扎,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摆布的公主了。zhè gè 伊洛没有人敢跟她抗衡。

    隔着一片透明的结界,没人能够看得到,沐晴却还在估量着这股力量的存在。现在的伊洛,任何人都别想走出去。

    就在沐晴横下了心,掌中暗暗的积累着一团白光的正要朝着那结界打去的时候,怀柔突然冲了过来,挡在了沐晴的面前。

    “公主,不要,你斗不过结界的,若是被结界所伤,身体有损的话,让老奴怎么跟陛下jiāo dài 。”

    “怀柔姑姑,你让开,今日之事不可以就此了断。我沐晴在两千年前已经答应了,生生世世追求夫君脚步,不要说你无法阻拦,就算是父皇来了也没用。”

    沐晴轻轻的挥了挥衣袖,转过身子,不想要怀柔看见自己的紧张。其实她的内心并没有表面那么坚强,只是两千年的苦守磨平了她所有的耐性。她现在只想要陪在夫君身边没有别的。

    “公主,你要想清楚,魔尊重生,前世的记忆必然消亡,他不记得你的,怎么会记得你是她的妻子。”

    怀柔还是不肯放弃,虽然说当年的打击对于沐晴来说有点大了,但是这两千年,却仍旧风平lang静的。即便是沐晴修为再高,打破了那结界,也要没了半条命,她怎么能够放心的让沐晴一个人只身来到魔界。

    沐晴怎么说还是一个弱女,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确实是危险的很。

    “你认为我会害怕吗?区区魔界而已。”

    沐晴转过头,声音没有了刚才的生硬反而带着一丝的柔和。两千年前,这结界创立的时候,她还在昏迷之中,她研究了两千年,任凭自己翻阅了多少的典籍,都没有找到打破的bàn fǎ 。

    唯一的途径只有用自己的修为硬碰,她不què dìng 自己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出伊洛,但是至少她能够活着出去。

    “公主,老奴求您想想清楚。都两千年了,再多的情也被磨灭了。您这样冒险不值得呀。”

    怀柔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抓着沐晴的衣摆,想要让沐晴改变自己的想法。两千年前那场联姻本身jiù shì 不必要的,却因为伊洛一族一时的贪念,毁了沐晴,以至于闹成现在zhè gè 样子。说实话,知道这件事情的老人,现在都还在忏悔。

    “姑姑,沐晴知道你疼我,但是也求你理解我。我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这一天。若不是当时知道有这转世的机会,想来我已经随着夫君去了。”

    沐晴轻声的说着,眸子里带着一丝的忧伤。活了两千年,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实在是过的生不如死。,沐晴不管怀柔是否能够理解,这一趟,她是去定了谁都阻拦不了。

    怀柔低下了头,似乎知道自己劝不了沐晴。现在沐晴的父皇闭关不出,没人敢打扰,想来这伊洛也没人能够阻止的了她。

    伊洛本来jiù shì 依附于魔族,却繁盛于魔族的一个不属于三界的族体,与魔界本事同根,相信沐晴就算回到恶魔殿也不一定危险重重。现在自己要做的,jiù shì 想bàn fǎ 减少沐晴冲破结界的损伤。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

    “公主都等了两千年,不急于这一时。等到过了两天满月之时,结界的能量可能会削弱,到时候公主从缝隙里面下手,应该会减少对修为的损伤。”

    怀柔低下了头,实在是自己拿沐晴没有bàn fǎ 了,只能够帮她想bàn fǎ 。

    沐晴的母亲lí qù 的早,从小jiù shì 自己再照顾沐晴。她们是名义上的主仆,shí jì 上怀柔把沐晴看的比自己亲生的女儿还要重要。普天之下哪有不疼爱自己子女的父母呢?既然自己无力阻止,她只希望沐晴能够过的好一点儿。

    “怀柔姑姑,今日的情谊沐晴铭记于心,我们huí qù 说吧。”

    沐晴那忧郁的脸上总算看见一丝的喜悦,两千年都等着,冲破这结界,只差几天,她又不是那么等不了。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