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玄天阁里,一片歌舞升平的。几个小妖在宴会的角落奏起了丝竹之曲有如天籁,万花丛中,一个女子头戴肉粉色的珠花,一抹轻纱遮住了半张脸孔,却隐藏不了那天姿国色,随着悠扬的旋律,扭动着曼妙的身子,眼里却始终只有一个男人。

    “看来二弟真的是好福气,连魔界第一妖姬都对你一往情深。”

    眼前的男人一身青色的袍子,有些慵懒的拿起手中的就被,声音很是粗犷,却还是能让人听出几分戏谑来。

    “呵。”

    对面的男人干笑了几声,明没有回答,妖冶的瞳孔极速的收缩,聚拢在了眼前的女子身上。

    “二皇子,璐瑶敬你一杯。”

    那男子刚刚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叫做璐瑶的美艳女子便抓准了时机走了过来,软若无骨的身子轻轻的倾倒在眼前男人的怀里。

    他宫瑜谨是魔尊的二皇子,整个魔界最优秀的男人,能够被他看上,真的是璐瑶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本殿下对酒没有兴趣,倒是对你?”

    宫瑜谨扬起一丝的笑意,似乎在跟对面那个作为自己兄长的男人耀武扬威。若是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那么宫瑜谨自然是极具了有所有点于一身,加上他的生母又是魔尊最宠幸的夫人,魔界少主之位可以说当之无愧。

    璐瑶娇羞的别过身子,深深的把头埋在了宫瑜谨的怀里。她虽然是现在魔界的第一妖姬,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魔界王子不尽其数,但是要她就要最好的。也仗着自己生的美艳,性格温顺,想来要做他魔界少主宫瑜谨的夫人应该不是难事儿。

    “大哥,几位xiōng dì ,美女当前,本殿下就不奉陪了。”

    宫瑜谨倒是不拘小节,直接揽过美人的腰肢,向殿外走去。

    因为宫瑜谨的受宠,所以性格略显不羁,在这魔王殿还真的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虽然是xiōng dì 相聚,大家也早就做好了他不告而别的zhǔn bèi 。谁让魔界皇子众多,只有宫瑜谨一家独大,其他人根本没有bàn fǎ 惩治他。

    “大哥,你看看他。若是父皇真的立了他,恐怕这人就更加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坐在首位的宫云逸摇了摇头,不发表任何的言论,悻悻的看着下面的xiōng dì 开始讨论。过了好一会儿,才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你们急什么,xiōng dì 一心还担心要不了他的性命,他今天的狂妄,总有一天会付出代价的。”

    只见那宫云逸说完了话,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的狠绝。

    现任魔尊宫天浩,也jiù shì 他们的父皇早就发话下来,一月之内,下届魔尊的人选就公布于众。宫瑜谨在魔界作威作福了那么多年,自然招来了各界的嫉妒。

    若是宫瑜谨出了什么yì ;的话,恐怕这魔王殿的诸位都应该跟着欢腾了。因为他的目中无人是出了名的,要是让他坐上了魔尊之位,恐怕以后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这无疑是一次将宫瑜谨拉下马的机会,这魔王殿的明争暗斗,这样一个骄奢yin逸的皇子自然是不能够免俗,反而把这现象越演越烈,众人想要取而代之那便是最自然的想法。

    “二殿下,这边没人了。”

    等到宫瑜谨揽着璐瑶闪进了清幽殿,宫瑜谨这才放开眼前的女子,独自坐在软榻之上。

    “怎么,二殿下利用璐瑶脱身之后,难道不想要给璐瑶点儿甜头。”

    那叫做璐瑶的妖姬倒吸了一口气,软软的倚靠在宫瑜谨的胸膛,比刚才的亲密更加贴近了几分,灵巧的小手撩拨着眼前男人最敏感的神经。

    “急什么,这时间有的是,你还怕我不好好疼你?”

    宫瑜谨的脸上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丝毫没有jù jué 的意思。要说这璐瑶可是魔界第一妖姬,美艳无比,是个男人都想要把她狠狠的压在身下,宫瑜谨怎么能够免俗呢?

    这是在做着事儿之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清幽殿上,一场欢愉,刚才还在那里魅惑人心的人儿早就因为疲惫沉沉的睡去,只剩下宫瑜谨坐起了身子,披上一件墨色的长袍,伏在案子上,略显慵懒。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邪魅的声音打破了原本的寂静,从门的一遍迅速的闪进来一道人影,恭敬的跪在宫瑜谨的面前。

    “主子,属下已经查清楚了,围场的事情,果然是有猫腻在里面,主子可一定要小心为上。”

    下跪的男人唤做墨尘,眉宇之间略显妖娆,是魔界难得的雄性狐妖,生性狡猾无比,却只对宫瑜谨一个人忠心不二。

    “做的好,他们几个想要暗算本殿下,似乎嫩了一点儿,看看本殿下如何给他们当头棒喝。”

    宫瑜谨勾起了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魔界之人对他不满的众多,除了那些敢怒不敢言的,剩下的jiù shì 这些喜欢在背后做手脚的。

    距离下届魔尊的人选公布不过还有个把月的时间,不用想也这道这些人必定有所行动。他以静制动是想要看看,这些人能不能耍什么新的把戏出来。

    “呦,你说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正当墨尘刚刚zhǔn bèi 出去,另一个人影便闪了进来,相比于墨尘的恭敬,就略显亲密,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扬,看着软榻上半、裸的人儿,惋惜的摇了摇头。

    “我说墨尘呀,下次来要看好了时候儿,可不要坏了我们准魔尊大人的好事儿。”

    瑜谨不满的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你过来干什么,不好好的在你的窝里呆着,不怕被我那几个xiōng dì 捉到?”

    “有你在,我还怕什么?”

    那男人一头银丝,眉眼之间说不出的妖娆,说是一名男子,实在是比女子还要动人。他轻轻一移动着,微微的想宫瑜谨那边靠了靠,随后便被狠狠的推开。

    “怎么生气了?最近你的脾气似乎不太好。”

    那男子似乎不以为意,看着宫瑜谨,淡淡的笑道。

    “我劝你在伤没好之前还是好好的养伤吧。”

    宫瑜谨没有对那男子多说什么,再抬起头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