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没有自己冲破结界所受的伤,或许沐晴还不必惊慌,但是现在她确实是受伤了,而且一点儿lì qì 都没有了,不要说对抗这麒麟神兽,就连推开宫瑜瑾让他安然的lì qì 都没有了。

    “别怕,抓紧。”

    宫瑜瑾的眼神突然温柔了下来,从见zhè gè 女人的第一面开始,自己的视线就没有bàn fǎ 从这美艳的小脸儿上拿开,他不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美艳的魔姬,却在沐晴出现的瞬间,似乎能够看出她的不凡来。

    说到底了,还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宫瑜瑾是看不出什么不同,只是内心中这样的想法一直在酝酿着,久久难以散去。

    沐晴抬起头,看着那认真的侧脸,小手不自觉的收紧,紧紧的绞住了宫瑜瑾胸前的衣襟,恐惧从眼底溢了出来。

    那麒麟神兽就站在两个人的对面,青面獠牙带着一丝要挟的气息,眼睛里满布着血丝,目光凶狠的看着两个人。

    这让沐晴回想起刚才在寒池那边听到的话,似乎那寒池后面的人,就说说要用麒麟神兽duì fù 宫瑜瑾,沐晴也是因为担心,才跟了上来,却没有想到这神兽是真的在这里。

    只是现在说眼前这只是麒麟神兽,倒不如说是妖兽。沐晴只是看了第二眼就总是感觉这麒麟兽怪怪的,说不出的不正常来。

    宫瑜瑾眯起了好看的眸子,靠近了一颗大树,将沐晴放了下来。

    沐晴瞪大了眼睛,看着宫瑜瑾,似乎怕自己随时都被抛弃一样。两千年前,这男人也是同样吧自己护在了身后,却没有想到,只是转眼之间,就一生不见。

    “别怕,就在这里等着。”

    宫瑜瑾温声的说道,那沉沉的嗓音,就像一汪清澈的泉水,渗进了沐晴的心里。她虽然仍旧不能够安心,却还是呆呆的点了点头。

    宫瑜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沐晴fèi huà 那么多,原本jiù shì 萍水相逢的女子,这女子是谁,自己还都没有问清楚呢。

    似乎现在最重要的是先解决眼前的麒麟兽,在huí qù 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这样的算计。

    宫瑜瑾向前走了几步,看着麒麟神兽青面獠牙的样子,顺势就朝自己扑了过来,速度极快,还好自己躲避及时,腾地一跃到了半空之中,暗暗的集结着力量,霎时间手中就汇聚了一个深紫色的光球,直直的向麒麟神兽打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麒麟兽两边的大树都跟着倒了下去,碎片迸裂,麒麟兽也因为刚才的重创后退了几步,显然有些惊恐。

    宫瑜瑾的嘴角扯出一丝的邪魅来,看着眼前受惊的巨兽,毫无惧色。

    “不要伤害它。”

    沐晴在身边看的是心惊胆战的,却在麒麟兽的眼里发现了一丝的不愿。看这情况下去,麒麟兽根本不及宫瑜瑾的百分之一,在这样下去,被打死是迟早的事情。

    沐晴虽然对这些徘徊在魔界的神兽不是很了解,但是不知道多久之前,便听人提起过,这麒麟神兽,性子温顺的很,绝对不是喜欢胡乱伤人的。今天麒麟神兽的暴怒,一定和自己在寒池边上听到的那番交谈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这可惜那时候沐晴一直都在关注着宫瑜瑾的事情,没有时间去探查个清楚。

    要是能够知道那些害宫瑜瑾的人是谁,现在也不用如此的吃力了。

    宫瑜瑾根本没有理会沐晴的话,那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到现在宫瑜瑾甚至都没有去问那女人的来历。这种害人的东西,他才不管是不是神兽呢,运足了掌力,像麒麟兽劈了过去。很强大的力量,让沐晴在很远的地方都感觉到了极强的冲击,显然是要治麒麟神兽于死地。

    沐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宫瑜瑾变得如此的残忍,一点都不想曾经自己认识的那个儒雅的男子了。

    麒麟兽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便轰然倒下,几次试图再爬起来,最终却还是断了气。

    沐晴的心沉了下来,身上一点儿lì qì 都没有,始终难以接受刚才的冲击,体力不支便晕了过去。

    “姑娘,醒醒,姑娘!”

    宫瑜瑾蹲了下来,仔细的查看着沐晴的伤势。刚才沐晴为自己挡的那一下似乎并不是十分严重,最重要的是,她自己身上也有伤,伤的不轻。宫瑜瑾微米眼眸,不知道这是何人所为,下那么重的手,几乎要把眼前的女子元神都震散了。

    更重要的是,翻遍整个魔界,似乎从来都没有人见过这女子,这女子的身体与魔族常人无异,找不到任何异样来。

    宫瑜瑾没有bàn fǎ ,毕竟这沐晴还救了自己的性命,虽然沐晴没有出现,只是小伤而已,但是他却还是忍不住把沐晴带回到了寝宫。

    “二皇子回来了。”

    宫瑜瑾刚刚踏入清幽殿的大门,璐瑶便闻声跑了出来。作为宫瑜瑾的新宠,她不知道自己能够风光过几时,却还是很珍惜现在拥有的。只是璐瑶在跑出去的时候,却看着宫瑜瑾抱着另外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刚刚进到着清幽殿的第二天,宫瑜瑾就抱着别的女人进来,这若是被其它的魔姬知道了,她zhè gè 魔界第一魔姬岂不是要被人笑死了。

    在这清幽殿,魔姬争宠是最常见的事情,但是在宫瑜瑾在的时候,谁都不敢造次,即便是心中多麽的不舒服,璐瑶也忍了下来,陪着笑脸看着宫瑜瑾。

    “殿下,这位姑娘是?”

    璐瑶谄媚的笑了笑,看着宫瑜瑾怀中昏迷的人儿,微微的皱眉。

    “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宫瑜瑾不但是没有回答,反而是冷言冷语。但是这种事情在这清幽殿算是最正常的。宫瑜瑾是个吸引人的男人,宠你的时候,能够将你宠上天去,一旦过了那新鲜,便会被弃之如履,从没有人改变过。璐瑶进府的时候就知道,却还是因为这男人义无返顾的走了进来,只想要试一试她魔界第一魔姬是不是能够打破zhè gè 传说。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