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院子不大,但是沐晴转了很久似乎也没有找到地方,只是凭感觉,漫无目的的走着。

    “二殿下,怎么不理我呀。”

    “……。”

    不远的院子里面,yī zhèn 嘈杂,几个女子嬉笑着追逐着一个男子的脚步。沐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刚刚踏了进去,便看到眼前一片旖旎的景象。

    几个女子衣冠不整,在绵软如云朵一般的地面上奔跑着,院子里面几个天然的水池,盛放的尽是佳肴美酒。最里面的地方,轻纱遮掩着,一个男子的身影,正是她寻找的人。

    这一片寻欢作乐的气氛,沐晴看了当然不会习惯,努力的张望着,试图找寻一丝熟悉的气息。这男人虽然长了一张和前世近乎一样的脸孔,但是却让沐晴那样的陌生。

    难道一切就正如怀柔姑姑说的,一切都变了,自己也应该顺应天命?但是沐晴从来都不信天,只信自己。就在宫瑜瑾没有记起自己,仍旧把她带回来的那刻起,沐晴便坚定了,自己一定要把夫君找回来。

    那情,绵延了千年,沐晴说什么都不会忘记。

    宫瑜瑾的美眸眯成了一条线,很轻易的便看见了那站在门口的人儿。宫瑜瑾当真没有想到沐晴醒的那么快,他还以为,这样重的伤势,尽管有桃夭相救,也要修养几天。但是现在沐晴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神里面带着莫名的情愫。

    宫瑜瑾总有一种错觉,两个人从前就相识,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那种莫名的感觉,让宫瑜瑾忘记了原本的警觉,语气费尽了心思,追查沐晴的身份,他倒是真的不如自己来探索,至于怎么探索,还真的没有一个女人,能逃得过他的手掌。

    沐晴微微的挪动着步子,原本嬉闹的魔姬都向她投来了诧异的目光,有些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府中多了一个这样的女人。沐晴虽然生的天生丽质,但是却因为刚刚醒来,显得有些狼狈。

    “殿下没有请你过来,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为首的璐瑶走了过去,站在沐晴的眼前,眼中带着莫名的恨意,让沐晴感觉很是不解。

    “这里是哪里,为何我不能来。”

    沐晴看着璐瑶容貌天资,衣着得体,想来一定深受宠爱。但自己毕竟还是伊洛的公主,举手投足之间,难免有那么一点儿淡然的傲气,根本掩饰不了。

    她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谁,是做什么的,但是都多少少都能够才出来一点儿。

    腾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毫无一点儿预警,轻轻的拍了拍璐瑶的肩膀,示意着璐瑶站到一边去。璐瑶似乎有点儿不情愿,也乖乖的走到了旁边。

    四目交接的瞬间,那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像马上要把沐晴吞没了一般。沐晴不知道两千年后再见,自己第一句应该说些什么。是问候还是……

    “你是谁?”

    第一句话似乎没有像沐晴想的那样的美好,当宫瑜瑾开口的时候,沐晴竟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介绍自己了。

    “我…我是你的夫人。”

    沉思了片刻,沐晴抬起了头,对上了宫瑜瑾的眼睛。

    “沐晴,从今日起,你jiù shì 我的妻,无论是谁,都休想将我们分开。”

    两千年前的情话不停的在沐晴的nǎo dài 里面回荡着,这两千年都过去了,在沐晴的记忆里面,只有这样一句话,她是他的妻,而眼前的人,jiù shì 自己的夫君。

    沐晴的声音不大,但是十分的清晰,清晰到周围的魔姬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嬉笑声缓缓的传入了沐晴的耳朵里,似乎在嘲笑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子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要知道,即便是像璐瑶这样的魔姬,来到了这清幽殿,还不敢如此的高傲。宫瑜瑾对自己宫里的魔姬的要求一直都很高,谁还敢提要做什么夫人,只要宫瑜瑾不嫌弃,就算是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魔姬也好。

    但是沐晴一开口就如此的狂妄,就像是确有其事一般,大家都在不停的讨论,今日这来路不明的女子,会因为自己狂妄的话,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宫瑜瑾眯起了眼眸,眼里多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这女人的确是特别,自己也在魔界生活了几百年,第一次有女人跟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那眼神真切都就像是真的一般。

    “嗯?”

    宫瑜瑾伸出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抬起了沐晴的下巴。他把沐晴带回来这么久,还从来都没有仔细的看过她。虽然现在沐晴略显狼狈,但是这样仔细的看起来,面孔生的精致的很。星一般的眸子带着莫名的情愫,桃花眼显得一丝的妖媚,却因为那种冷清的气质,显得格外的特别。

    一时之间,宫瑜瑾对沐晴简直是兴趣满满,不但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谁,跟想要知道她为何有勇气这么说。

    沐晴已经清楚的听到了周边窃窃私语的声音,微微的颦眉。她知道自己这么说很是冒险,静儿也提醒了自己,这不是伊洛,万事都要小心。

    宫瑜瑾真的觉得,眼前的女人虽然淡定,但是说出的话,莫名其妙的。心中那种yí huò 的心情不禁更浓了,想要探个究竟,这女人的心里,究竟藏了什么事情。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做我的夫人如何?”

    宫瑜瑾伸出一只手微微用力,便将沐晴揽在了怀中,当着所有魔姬的面前说道。

    周围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特别是站在一旁的璐瑶,简直要把眼睛瞪了出来。要知道,这夫人之位,整个清幽殿最有可能得到的便是自己了,但是只是因为这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女人的一句话,就想要让清幽殿易主?她不知道宫瑜瑾是怎么想的,还是只是逗逗这女人而已。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