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心中一紧,却不急着上前,心中反复思量着关于沐晴的事情。

    他始终搞不懂沐晴想要妖莲做什么,如果真的是为了快点huī fù 的话,在清幽殿不也是一样,还用得着拼上自己的性命去抢妖莲吗?

    若是自己这边能够通融的话,他也就把妖莲给沐晴了。毕竟沐晴还是个女子,桃夭也有那种怜香惜玉的思。

    “你没事儿吧,为了这样区区妖莲这样值得吗?”

    桃夭;的摇了摇头,他很想要知道沐晴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真的有什么比自己更重要。要知道强行夺取的结果很有可能是魂断三届,但是沐晴却依然这样的执着。

    “你不也是吗?这件事情我们完全jiù shì 各凭本事,我用不着你可怜。”

    沐晴心中还压抑着这样的感情,却始终不愿意去说出来。她知道桃夭是一定不可能理解她的,她也只是为了宫瑜瑾一个人,对其他的理解不屑一顾。

    “你这样对自己有什么好处,真的弄了一个形神俱灭的结果,这可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

    桃夭也不知道今天自己究竟是抽了什么疯,为什么要去管沐晴。要知道对于zhè gè 来路不明的女子,沐晴究竟是生是死都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到了zhè gè 时候桃夭偏偏会去关心。

    “你可以不去了解我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悲哀,但是我经历了这么多,来到了夫君的身边,就绝对不会再允许任何yì ;的发生,也许现在你还不能理解,但是我的事情不能够在拖了。”

    沐晴转过脸,不想让桃夭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这样的日子她实在是过的身份的辛苦,苦苦的支撑,现在自己有知道了魔界的秘密。

    若是魔尊将宫瑜瑾的身份定了下来,怕是用不了多久,宫瑜瑾就要去人间走一趟。面对于前方位置的凶险,沐晴是绝对不能够等待的。

    没有妖莲,她不知道自己这种状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不要说为宫瑜瑾做什么,就连保证自己的安危都十分的困难。

    可能在桃夭的心里也有着衡量,毕竟是魔界的事情,沐晴一个女子就算有再高的修为能管得了什么呢?

    “我真的不明白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这样的坚持,你说你爱他,现在他也接受你了,你还有什么要做的,在府里面安安心心的当着你未来魔尊夫人不是很好吗?”

    桃夭;的叹了口气,再次想要过去扶起沐晴,却被沐晴狠狠的推开。

    “你我的想法从来就没有统一过,妖精我这里也不想为难你,但是妖莲对我确实很重要。也许是现在,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不希望夫君有危险的时候我救不了他。”

    沐晴低下了头,眸子里面带着一丝的忧伤。

    “那些人想要伤害他,还有点困难。你不要担心这么多事情。更何况你若真的是他的女人,他也不希望你在战场上帮他抵挡多少攻击吧。”

    妖莲摆了摆手,对沐晴表示不理解,沐晴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做好了自己的本分就好了,这魔界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她去管了。

    沐晴没有讲话,低着头很久都没有动静,脸上多出的那种痛心疾首的感觉不是假的。桃夭本来就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沐晴的时候会有一点动容。

    “拿去吧,至少我这里可以撑的比你久。”

    桃夭把手中的盒子递给了沐晴,算是妥协了。虽然他是没有义务要帮宫瑜瑾照顾什么女人,但是也不想要看着沐晴就这样死在这里吧。

    像沐晴的个性是那么直,横冲直撞的,难免会造成无法弥补的事情吧。桃夭也只是有点担心而已,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

    “谢谢!”

    沐晴犹豫了片刻,接过了桃夭手中的盒子。桃夭要这东西做什么自己还真的不得而知,她还想要知道,为什么妖界的人会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沐晴其实想要开口问问。但是这事情原本就事不关己,所以沐晴还是没有多问什么。一切事情能够过去那jiù shì 最好的了,沐晴始终都在坚信zhè gè 问题。

    桃夭;的摇了摇头,是实在对沐晴没有bàn fǎ 了,两个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以为他们原本都是不应该出现在摩羯的人。

    待到沐晴晚上回到清幽殿的时候,却正巧遇上了宫瑜瑾走过来。

    沐晴心中泛起了yī zhèn 紧张,因为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桃夭。而宫瑜瑾就像是约好了一般,早就等在那里了。

    “夫君!”

    沐晴心中很是紧张,看着宫瑜瑾微微的扯起了嘴角,走到了她的身边。其实沐晴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儿,jiù shì 单纯的紧张。

    就算是跟宫瑜瑾,沐晴也有很多自己不能说的秘密,有的时候她真的很怕宫瑜瑾问起,自己却不能够回答。

    伊洛确实就应该变成一个秘密了,沐晴虽然说一心在为宫瑜瑾着想,却还是不能因为自己害了族人。

    “夫人你去哪里了?”

    宫瑜瑾看都没有看桃夭,亲昵的走上前去,揽住了沐晴的腰,温声说道。

    “我去了一次三里桥。”

    沐晴也没有任何的隐瞒,除了伊洛的事情,她可以说得上是知无不言。

    这宫瑜瑾原本jiù shì 自己的真爱,若不是伊洛的事情jiù shì 不能说之外,沐晴怕是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吧。

    “嗯?夫人想要什么,在这里跟为夫说就好了,还用亲自跑一趟。”

    宫瑜瑾的语气依然的温柔,却带着些许的质疑。

    “身子不舒服,找一位叫做妖莲的药而已。”

    沐晴笑了笑,拿出手上的盒子,却发现宫瑜瑾的表情里面,带着一丝惊诧。

    “怎么了,夫君?”

    沐晴似乎没有觉得自己去找妖莲有什么不妥,想来自己受伤的事情宫瑜瑾不可能不知道,却对这件事情避而不谈。沐晴是不知道为了什么,也不想要多问了。

    “没想到夫人竟然能够找到这东西,还真的是不简单。”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