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轻声的呢喃着,却不知宫瑜瑾什么时候知道了这些事情。沐晴也不是想要隐瞒,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给宫瑜瑾带来什么麻烦。

    "走吧,夫人。"宫瑜瑾倒是毫不在意,拉起沐晴的手就朝着两个人的水月洞天走去。

    如不是在这里巧遇了沐晴跟璐瑶,宫瑜瑾现在怕是早就去做别的事情了。

    "夫人,你有事情为什么不跟为夫商量,是真的把为夫当成外人了?"宫瑜瑾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抬起了沐晴的下巴,带着一丝的玩意,轻轻的把玩。

    宫瑜瑾说的沐晴有些紧张,别扭的别过脸,缓缓说道:"夫君你日理万机,沐晴不想要打扰。"沐晴说的有点委屈,她也知道这清幽殿的女人又不止她一个,现在想来心中不禁有些酸楚。她都忘记自己刚刚过来的感觉了,只是想要bāng zhù 宫瑜瑾更多。

    "现在,让为夫帮你疗伤可好?"宫瑜瑾的大手慢慢滑下来,停留在了沐晴的小腹之上,轻轻的摩挲着,弄得她痒痒的。

    zhè gè 事情根本由不得沐晴jù jué ,她也不知道怎么样jù jué 心爱的男人为她做些事情。

    当那暖暖的气体通过自己的小腹缓缓流到身体各处的时候,那因为冲破结界所造成的隐隐作痛的伤,正在一点一点好起来。

    为自己疗伤,恐怕损耗的都是宫瑜瑾的真元,沐晴怎么忍心。但是在zhè gè 时候,自己却不能够叫停。

    她心里想了很多事情,自己并没有藏着什么事情,只差一件伊洛的事情。只是不管沐晴对宫瑜瑾的感情有多深,却还是记得魔界的人也对伊洛虎视眈眈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早就让沐晴忘记了很多事情。宫瑜瑾这才抽出了手,让沐晴倚靠在自己怀里。

    "有没有舒服一些,还疼不疼。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强撑什么。"宫瑜瑾的语气里面还带着微微的zé guài ,这伤从何而来宫瑜瑾心中有数。只是宫瑜瑾这里不愿意说明白了而已。他那几个没有用的xiōng dì 一定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把沐晴伤成了zhè gè 样子。

    "夫君我没有强撑,真的很好!"沐晴勉强的笑了笑,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和自己最在乎的人说话要那样提心吊胆。自己的身体,其实沐晴心中有数,虽然自己拥有了妖莲,却还是没有bàn fǎ 一次性把妖莲的力量收为己用。

    不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够,就像是璐瑶说的,那毕竟是妖界的东西,自己要很困难才能够克服其中的那些妖魔之气,所以即便是有了妖莲,这十天半个月的,也要好好休养。

    但是有了宫瑜瑾就不一样,只是这件事情要损伤的是宫瑜瑾的精元,沐晴淡然是十分的不愿意,单手如果宫瑜瑾执意这么做的话,她也没有什么理由去jù jué ,只能够笑意吟吟的接受。

    而且知道宫瑜瑾心中有她,对沐晴来说就应该是很大的幸福了吧。

    “夫人好好休息吧,为夫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宫瑜瑾撑起了自己的身子,温柔的在沐晴的额上轻轻一吻。

    “恩!”

    沐晴点了点头,虽然很想要开口去问,为什么宫瑜瑾不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却始终都没有开口。

    宫瑜瑾走了出去,紧紧的捂住了胸口,头上的冷汗这才冒下来。他停留了片刻,便隐身在一片静谧的黑暗之中。

    “你这样真的很值吗?用自己的真元去给她疗伤。”

    空气就好像凝固住一般,宫瑜瑾身后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妖冶。宫瑜瑾回过头,伸出手轻轻的扶着身边的墙壁,虽然刚才损耗了很多真元,却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气质,缓缓的说道:“你认为不hé shì 的生意我会做,她的用途比我想象的要大,而且比谁都要死心塌地。”

    黑暗中的人轻轻的哀叹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宫瑜瑾却好像能够体会到他的心情一般。

    “你呢?你连明都不要又是为了什么,不要跟我说,是你输了。”

    宫瑜瑾的语气没有一点的放松,似乎在今天的事情里面读出了一点别的东西。

    “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自己的身份,这样做到底是折损了谁?她现在应该已经不需要妖莲了,剩下的都要看你自己的了。”

    宫瑜瑾的话里面,仍旧没有一丝的温度,那种感觉真的是随时都能够把这气氛冻结了一般的。

    “瑾,不要跟我说,你对她只是利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了,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

    桃夭从暗处走了出来,青白色的袍子,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上,露出了一丝雪白的肌肤来,还带着一丝妖精独有的妖媚。即便桃夭是个男子,在别人看来却是这样的风情万种。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管好自己就好。”

    宫瑜瑾说着,走了出去,不再理会身后的桃夭。他明明与沐晴素不相识,却在沐晴叫他夫君的时候。心中微微的触动,宫瑜瑾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却还是那样的执着。

    一开始宫瑜瑾只是以为沐晴是因为什么事情接近她的,只是当自己靠近了zhè gè 女人,去好像读不出一丝的虚假。虽然他不相信沐晴真的会如此的专情于他,但是对于这样的女人,心中还是有一丝的想法的。

    沐晴的修为高强,宫瑜瑾是早就看出来的,只是宫瑜瑾找不到关于沐晴的任何消息,却还是不愿意去打草惊蛇。这样也好,等到魔王殿的通告下来,不用说别而,沐晴就能够帮自己扛下了很多。即便有的时候宫瑜瑾也会多想些什么,但是他是不会心软的。

    魔界的争斗伊始,自己就不会在这样安分。从始至终他的生活都没有平静过。不管恶魔殿如何的动荡,宫瑜瑾都会让这整个魔界记住了,他们永远只有一个主人。

    不过要达成这一步,他还差了一些东西。他不知道沐晴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心中却已经有了好的dǎ suàn 。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