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沐晴无心睡眠,医好了静儿的伤,竟然一个人走了出来。

    她不知为何,宫瑜瑾明明在自己的身边,心里却还是有那种空空的感觉,就像是飘流的风,根本无所依傍,找不到人生的踪迹。

    这种无所依傍的感觉到了晚上,尤为强烈。既然宫瑜瑾已经知道了静儿的存在,她也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要知道,静而以后都会跟自己在一起,自己要留在宫瑜瑾的身边,难道还能够瞒一辈子?

    不安的感觉总是让沐晴感觉到不知道如何是好,正想着出去走走,zhè gè 时候空旷的院落里,传来了yī zhèn 阵音乐的声音。

    伴着夜色的宁静,那种感觉格外的舒畅,虽然曲子里面带着淡淡的伤感,沐晴却感觉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牵引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行前走去。

    树丛和假山掩映着,一轮新月挂在天际,这声音好像把沐晴引向了月亮的方向,穿过尝尝的回廊,层层的院落,都没有到达。

    沐晴有些倦了,手扶这栏杆,身体还没有huī fù ,特比是在宫瑜瑾给她疗伤之后,沐晴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休息。

    前面的场景渐渐的模糊起来,一座精致的宅子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墨色的围墙,八角形的建筑略显诡异,若是平常人瞧见了,可能会以为这是多么的神奇。

    不过沐晴看了一眼,便知道是有人对这宅子设了结界。这就跟伊洛的结界相似,通过云端,沐晴可以看得到外面的一切,但是外面的人却不知道,消失了两千年的神秘族群就隐居在zhè gè 地方。

    “什么人在里面。”

    沐晴走进了两步,并不敢随意的触碰结界,生怕引起什么动荡,会被宫瑜瑾知道。同时她也在估量着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不能跟这结界抗衡。

    “夫人进来吧。”

    结界的光弱了不少,飘渺的声音从宅子里面传了出来,沐晴垂了垂眸子,思量之余,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走了进去。

    沐晴小心的挪动步子,直到踏入了光环之中才放下心来。这里面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唤她夫人?要知道在这清幽殿里面,除了宫瑜瑾没人这么叫过。

    怕是宫瑜瑾这番话别人都当成了玩笑吧。不过真实也好,玩笑也罢,沐晴都十分欣喜。至少在宫瑜瑾这么叫她的时候,她的心里面还是有喜悦的感觉的。

    沐晴能够感觉到周围的光环一点点消失,琴声还在jì xù 。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条青石板路,朦朦胧胧,依稀可以看到这路尽头的波光粼粼,是湖还是什么其他的建筑。

    这清幽殿的尽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建筑,沐晴来不及多想,已然没有回头的余地,只能够jì xù 向前走去。

    石板路的尽头,过完是一汪晶莹,在这湖泊上面伫立的凉亭里面,一个女子一身银衣,衣饰上缀着晶莹的流苏,纤纤玉指在银色的竖琴上轻轻的拨弄,宛若仙人一般。

    “你是,什么人?”

    沐晴不敢太过靠近,即便眼前的女子给了自己一种莫明的安全感。在这里都只有它能够救自己了。

    一种奇怪的感觉围绕着自己,那种淡淡的危机从沐晴心中油然而生,沐晴这才恍然大悟。这哪是她自己闲来无事走过来的,明明jiù shì 她受了蛊惑才过来的。

    “夫人不必惊慌,请坐。”

    那女子的声音淡然,挥手之间,眼前的湖泊便多了一条通向自己的路径。

    沐晴沉了沉眸子,完全不敢去多想。既来之则安之,若眼前女子真的是存心让自己难堪,怕是自己现在在想bàn fǎ 规避已经晚了,只能处处堤防,走一步算一步。

    这样被动的感觉让沐晴十分的难受,却又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只能缓缓的移动着步子,踏上那条好似虚无缥缈的路。

    “夫人,请坐。”

    那女子放下了怀中的竖琴,站起身了,缓缓走到沐晴的身边。沐晴紧握着双手不敢有一丝的懈怠,膝盖显得有些僵硬。要知道自己的公里并没有huī fù ,眼前女子看起来没那么简单。

    “你是何人?用这种虚无的环境,引我要这里做什么。”

    沐晴微微皱眉,眼光始终都没有离开女子的身上。

    “龙姗姗给夫人请安。”

    沐晴还在迟疑,却不想眼前的女人已然已经跪了下去。

    沐晴心中没有一丝的喜悦,反而对眼前zhè gè 叫做龙姗姗的女人而担忧。沐晴没有想的太多,眼前zhè gè 女人一定不简单。

    “你若是尊我为夫人,首先应该告诉我你是何人,找我过来做什么。”

    沐晴把双手交叠在胸前,这样的姿势让他微微放松了一点,却还是无法放心下来。即便是眼前zhè gè 叫龙姗姗的女子对自己毕恭毕敬,都没有bàn fǎ 让沐晴打消自己心底的顾虑。

    “夫人真的不识得奴婢,奴婢跟夫人可是有两千年前的牵绊。今日重建,真的是缘分。看来夫人功力未减,连奴婢的小伎两都能够轻易看出来。”

    龙姗姗自顾自的站了起来,目光淡然的看着沐晴。bsp;mò 了片刻竟然坐在了沐晴的身边。

    沐晴的身子僵硬,特别是在听说了这龙姗姗是两千年前的人。

    “难道夫人不记得吗?这也难怪。姗姗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怎么还敢奢望夫人记得。”

    龙姗姗淡然的说道,沐晴却难以相信。眼前的女人不能说相貌倾城,也是秀丽可人,难道只是一个奴婢?而且她是怎么度过这两千年,又是怎么出现在宫瑜瑾的府中?

    “龙姑娘,我自然不识得你。我的记忆没有那么差,你若是魔界的人,难道你让我相信你一个小小女子能够活两千年之久?”

    沐晴带着一丝怀疑的反驳道,反复提醒自己不要被这样的情感牵制。

    “夫人难道看不出吗?奴婢早已不活在这魔界之中。”

    对于自己的事情,龙姗姗好像格外的淡然,却让沐晴感觉到莫明的恐惧,不敢相信。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