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沐晴从结界出来的时候,周围仍旧是一片暗色。就连原本明亮的月亮的光都被遮住了,乌云密布,那种喑哑的感觉,让沐晴感觉堵着难受。

    刚才经历的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她有些模糊了,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怎么会有灵魂在魔界游荡了两千多年,宫瑜瑾又不是傻子,怎么能够让龙珊珊在这里生存。

    如果说不是的话,那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的呢?有谁会知道两千年前的事情,还是在这魔界,一切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管是哪一点,只要是沐晴想到了,就会不自觉的害怕起来。

    她是在乎宫瑜瑾没有错,但是两千年前的事情,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隐瞒下去,为了自己那些因为魔界灾难波及的可怜族人。在外面的人看来,他们羡慕伊洛人可以长生不死,却不知道那种修炼的枯燥。

    沐晴是亲自经历过来的,她宁愿自己的寿命就像是人类一样只有百年,平平凡凡的生老病死,也不要着生命没有尽头。

    想着,沐晴已经走回到自己刚才出来额地方,宫瑜瑾仍旧不再,望着空荡荡的宅邸,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墨尘墨尘你在吗?”

    沐晴边走边叫,虽然声音很小,却还是把墨尘唤了出来,在这里,恐怕只有他知道宫瑜瑾的所在。即便自己一句话都不能说,在这样的时候,沐晴却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看到宫瑜瑾吧。即便是再见一眼也好。

    “夫人,唤属下所谓何事。”

    沐晴一直在头疼着沐晴的称呼问题,不过时间长了,他倒是习惯了宫瑜瑾的叫法。似乎宫瑜瑾这的有意思让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人做自己的夫人,墨尘也只能够这样看着。

    他原本jiù shì 宫瑜瑾身边的护卫,这里有什么动静怎么能够逃得过他的监视。

    “我夫君在哪里,我想要找他。”

    沐晴看着墨尘,唤起宫瑜瑾来,却一点不不含糊。她原本jiù shì 为了宫瑜瑾而来,根本就无视魔界的是非,只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容不得沐晴jì xù 无视先去了。

    今天她说不着,只想要图个安稳而已。

    “这。”

    墨尘看着沐晴,不禁有些迟疑。在这清幽殿,从来都是宫瑜瑾说今晚要那方魔姬陪伴,还真的没有谁敢这样主动的找上门来的。但是沐晴在这里的待遇本来就很特殊,这样就让墨尘矛盾了,根本是带也不是,不带也不是。

    “墨尘。带我过去,一切后果我来担着。”

    什么都比不上沐晴那颗想要见宫瑜瑾的心,要知道这种感觉这的是很难受的。沐晴原本就没有这清幽殿魔姬的争宠之心,所以这种战战兢兢的心情也随之没有。

    “是!”

    墨尘bsp;mò 了片刻,还是决定带沐晴去一趟。似乎他相信,沐晴有zhè gè 能力,能够让宫瑜瑾不再去说她什么。虽然相识紧紧几天,墨尘却不知道自己对沐晴到底是哪里来的信任。

    沐晴跟着墨尘穿过一条条的亭台水榭,却还是不敢放松一点。

    这毕竟是魔界的地方,她还是要跟宫瑜瑾说了这才能够安心。龙珊珊的事情出现的太突然了,沐晴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处理了。

    “夫人,jiù shì 这里了,我去通报。”

    墨尘微微颔首,缓缓说道。今日他私自带沐晴过来,实在是出于;,关于沐晴的事情,宫瑜瑾从来都没有jiāo dài 过沐晴的事情要怎么处理,他这才开始手忙脚乱。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沐晴的声音很小,声音平稳。跟墨尘说了之后,就自顾自的推开了门。墨尘刚刚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大殿里面灯光昏暗,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回想着自己的脚步声,那样的清晰,不禁多了一丝诡异的气氛。宽大的走廊,不知道要通往何处,地面上还印着看不清楚的暗纹。

    沐晴双手绞在胸前,缓缓的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了尽头拐弯的地方。走到了这里沐晴才看到一丝暖意,周围的空气才有了温度。

    沐晴探过头,向里面看去,却只是瞥见了宫瑜瑾的身影。明亮的烛火在墙上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沐晴就站在哪里呆呆的看着。

    “进来吧!”

    宫瑜瑾的声音在沐晴的耳畔响起,略带一丝的慵懒,却让沐晴莫名的开始紧张了起来。

    然而这种紧张的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沐晴的脸上瞬间huī fù 了平静,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做贼的感觉,却还是走过去了。

    “夫君,夜深了为什么不休息。”

    沐晴走到了宫瑜瑾的身边,看到了宫瑜瑾伏在案上,总算是安稳了少许。

    “为夫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怎么不好好睡觉,来这里干什么。”

    宫瑜瑾伸出手来,将沐晴拉进了怀里,声音十分的温柔,就像是yī zhèn 风,轻轻的吹过了耳畔。

    “睡睡不着。”

    沐晴有些紧张,轻声的回答道。沐晴过来一次原本只是想要说说今天遇见龙珊珊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到了宫瑜瑾的身边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宫瑜瑾微微皱了皱眉,神情依然带着慵懒。沐晴在想什么,她可以说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怀中的人儿没有往昔的柔顺,他的心中多了一丝的不悦。

    “夫君,你要注意身体,我自己在那边,感觉怪怪的。”

    沐晴似乎害怕宫瑜瑾怀疑,缓缓的解释道,心中却还在想着龙珊珊的事情。倘若龙珊珊真的要对自己不利,刚才就可以动手,说那些是为了什么,沐晴是真的想不到。

    难道真的让自己去找着到那个叫做宛平的女子好好的问问?

    “夫君,这清幽殿内是不是有一个叫做宛平的姑娘,她是什么人?”

    沐晴最终还是忍不住,直接问了宫瑜瑾,若是问别人,一旦这宛平不是什么好人,反倒是落了话柄,但是自己如果什么都问宫瑜瑾,至少他心中还能够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