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瑜瑾听到了zhè gè 名字,不禁皱了皱眉。

    “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沐晴抬起头,看着宫瑜瑾的脸上显然多了一丝的紧张,完全没有了原本那种慵懒的温柔。仅仅这细小的变化,就能够让沐晴知道,今天遇上的龙珊珊要小心提防了。

    也许龙珊珊真的是好人,但是这种情况是在是微乎其微了,连沐晴都不太愿意去相信。

    不过这宛平是什么人,能够让宫瑜瑾皱眉,沐晴也真的很好奇。

    “夫君,这宛平姑娘是很重要的人吗?”

    沐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开口,心中那种yí huò 的感觉指引着她,想要知道的更多,但是自己遇上了龙珊珊的事情,她却始终都没有说出来。

    若是还能够相遇,沐晴还有问题要问她。现在的沐晴已经不管这事情是否危险了,她更在意的是宫瑜瑾。

    下一任魔尊的人选即将公布,想必会引起魔界的轩然大波。宫瑜瑾也不能够幸免,要知道这魔王殿现在也只剩下躯壳而已,这样下去,对宫瑜瑾统治魔界没有一点的好处。

    这对宫瑜瑾来说是一件大事儿,对于沐晴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归宿就在自己的身边,zhè gè 时候,沐晴怎么可能有一丝的懈怠呢?

    沐晴也是害怕,这样的结果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心中的那种不安慢慢的升级,就好像要把自己吞没了一般。

    宫瑜瑾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了沐晴的身上。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人,调查魔界的事情有什么目的。这女人虽然每夜都跟自己同塌而眠,但是宫瑜瑾却始终都没有摸清楚她的来历。

    不过沐晴对自己来说,真的只是一个工具吗?这一点宫瑜瑾自己都不敢去说,也保证不了。不过现在他只看到了沐晴的价值,其它的一切都不想要去想。

    他才不会相信任何一个魔姬的感情,即便着感情在深重,最后也可能只是一场骗局而已。提到了宛平zhè gè 女人,宫瑜瑾能够想到的只有这一句话。在他还愿意相信女人的时候,他的选择最后让自己失望了。

    “夫人,夜深了,huí qù 休息吧,以后不要常常来这里走动。”

    宫瑜瑾放开了沐晴,眸子里面带着一丝的冷淡,毫不掩饰,让沐晴看着难受。她知道一切的一切,都跟自己看见的那个叫做宛平的女人有关,她虽然不想要去想zhè gè 叫做宛平的女人的事情,却还是萦绕在沐晴的心中,久久难以散去。

    “夫君,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了。”

    沐晴起身,目光带着些许的淡然,伸出手来,解下了架子上面的披风,轻轻的披在了宫瑜瑾的身上。

    宫瑜瑾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他不敢肯定沐晴这到底是真心诚意还是虚情假意,所以他选择了淡漠。在这清幽殿的女人,无一不想要在自己身上拿到些什么,或者是荣耀,再或者jiù shì 安稳荣华的日子。但是宫瑜瑾在沐晴的眸子里面却看不出任何的欲求。

    越是这样的女人,宫瑜瑾越是觉得恐怖,每每当宫瑜瑾在沐晴的眸子里面看到那总情深意切的感觉的时候,他都会深深的提醒着自己。

    只是宫瑜瑾不知道,沐晴要的其实并不多,只是心爱的男人能够陪在自己的身边就好。

    沐晴福了福身子,缓缓的退了出去,转身的瞬间,眸子里面便可以看见一汪深不见底的黑色。她是真的累了,真的疲了,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了。

    宫瑜瑾那样的lěng mò ,语气中满满jù jué 的意思,甚至连以往的温情都不肯给自己。沐晴真的害怕,自己在宫瑜瑾身边的日子不会很长了。

    “夫人!”

    墨尘守在门口,一直都很担心。沐晴这样走进去会不会让宫瑜瑾动怒。

    “墨尘谢谢你帮我,我们huí qù 吧。”

    沐晴淡淡的说道,她知道宫瑜瑾zhè gè 贴身的侍卫,一天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自己身边监视着。沐晴发现了,却从来都不说什么,所以在今天想要找宫瑜瑾的时候,才能够轻易的把墨尘唤出来。

    墨尘愣在原处,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什么。他若不是因为修为高深,不可能被留在宫瑜瑾的身边。这魔界能够挫败墨尘的人,还真的是少数。

    墨尘看过了这魔界的能人,却看不透沐晴。虽然沐晴只是一介女流,但是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看似对宫瑜瑾依赖的不得了,shí jì 上,宫瑜瑾对她做的每一件事情她可能干的清清楚楚了。

    “夫人huí qù 吧,殿下这边还有事情要墨尘去做。”

    墨尘小声的jù jué 道,沐晴不再讲话,转过身去,隐没在夜色中去了。对于沐晴来说,这注定jiù shì 一个不眠之夜,她心中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都能够把自己掩盖起来了。

    沐晴自己走在路上,龙珊珊的话还在耳边回荡着,她只能够轻声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生活实在是过于疲惫,她一定要快一点好起来才行。

    宫瑜瑾也许不相信她,但是她是没有一点私心的,这事情,好歹也要让宫瑜瑾知道。这次自己来到魔界,已经不计较会受到什么伤害。镜花水月下那多看的一眼,已经让沐晴萌发出情愫来了。

    一颗心早就丢失在了千年以前,就算是自己不离开伊洛,也如行尸走肉一般,现在对她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儿:不管是生是死,能够为心爱的人做些事情,也是不错的选择。如果,宫瑜瑾要的只是统治魔界的话。

    不救魔界的方法,除了找回失落的魔王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听自己的父皇提过,若是宫瑜瑾真的只是想要魔界,她便愿意实现宫瑜瑾的梦想。

    一切才刚刚的开始,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沐晴虽然心里面很是难受,却还是告诉自己要坚定的走下去。她的心中从来只有一人,宫瑜瑾的喜怒哀乐,仅此而已。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