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儿数不着觉,这种感觉还真的不好受。

    当天空勉强的扯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沐晴便一个人走了出来。天色还早,就算是戒备森严的魔界也有要休息的时候,沐晴最想要做的事情却是出去看看。

    离公布魔尊人选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宫瑜瑾看起来不急不慢的,沐晴却早就已经急坏了,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昨天的事情,大概是弄得宫瑜瑾不愉快了吧,要不然他也不能那么久都没有露面。

    虽然宫瑜瑾这边百般警告,但是沐晴的心中却还是有一个想法,她想要见见那个叫做宛平的女人,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找。

    龙珊珊找了自己,如果说她的目的没有的答道的话,一定会再施幻术。

    想着,沐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清幽殿的另一个角落。因为这里太大了,所以她没有出来都往一出去走。不远处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shān dòng 口一样的地方。

    着富丽堂皇的清幽殿,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地方,简直jiù shì 最大的不搭。不过沐晴倒是对着闪动没有什么意思,刚刚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听见里面飘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了。

    那略带妖媚的声音一点都不难辨认,jiù shì 桃夭的没有错。但是桃夭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要发出这样的声音。

    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听见了桃夭痛苦的声音,沐晴也会感觉有点担心。迟疑了片刻还是挪动着步子,朝那shān dòng 的门口走去。

    从那天的事情之后,沐晴就再也没有见过桃夭了。对于桃夭她只是到桃夭是妖界的人,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魔界,沐晴还不得而知。

    走近了之后,周遭笼罩的一种寒气,冰凉的感觉透人心脾。沐晴微微的瑟缩着身子,沿着那早已结冰变得晶莹的过道上走去。

    那声音越发的清晰,沐晴也更加肯定,一定是桃夭出了什么事情,不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的难受。”妖精,你在里面吗?“沐晴不放心,轻声的唤了一句,没有回答,只有那痛苦的声音慢慢加剧。

    沐晴加快了脚步,想要快一点走到桃夭那边去,她很担心桃夭的近况,对于那种终日在外的人,现在突然没有了踪影,还真的挺让人担心的。

    桃夭始终都没有回答自己,这结冰的路又不知道要走多久,坚实的冰块映照着自己的容颜,是那样的清晰,让沐晴越发的紧张。

    她看不出桃夭有什么隐疾,在自己眼前也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走着走着,沐晴终于看见了路的尽头,不禁加快了脚步,跑了过去。眼前是一汪巨大的寒池,时期缭绕。而桃夭就在寒池附近的软榻上,痛苦的呻、吟这,原本妖孽的脸上,也渗出了格外渗人的红痕,根本不见了原本的儒雅。

    ”妖精,你没事儿吧。”沐晴跑上前去,很是慎重的问道。

    怎么说桃夭都是救过自己一命的人,的人恩果千年记,沐晴还是十分明白zhè gè 道理的。

    现在的桃夭脸色惨白,完全没有一点血色,不仅仅是脸上,就连胸前也有许多藤蔓一般的物体,无限的攀爬蔓延,就像是要把眼前的人儿带离一般的。沐晴心中十分的担心,自然仔细观察着藤蔓延伸的地方,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看的沐晴十分的难受。

    “妖精,妖精!”

    沐晴摇晃着桃夭的身体,试图让桃夭huī fù 清醒,只是似乎没有一点用处,桃夭还是着魔了一般的捂着自己的胸口,略带痛苦的大声呻、吟。

    zhè gè 时候沐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放下桃夭,后退了两步。这傻妖精中的是魔界的魔咒,怪不得回不去妖界呢。想来是因为自己抢走了他的妖莲,让他的伤势加重了。

    不过有这样的事情,桃夭为什么不说明白呢。

    想清楚了之后,沐晴再次俯下身子,平息静气,拿出了那妖莲。要知道着妖莲的效果并非一般,自己一个人还好,若是让这清幽殿的人感觉到了这妖邪的气息,自己还好说,桃夭怎么办?

    要知道妖界的人久久徘徊于魔界,一定会有杀身之祸。就算是杀不了桃夭,也会让更多的人去深思,宫瑜瑾容留魔界的人想要做些什么。

    想到这里,沐晴更是十分的小心。

    当妖莲的气息一点一点的注入桃夭的体内的时候,那些藤蔓一般的红痕慢慢的退了下去,沐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当桃夭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沐晴在自己身边。刚才体内fēng yìn 的力量又开始恶化,沐晴还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呢,却没有想到,在zhè gè 时候,自己竟然还活着。

    “妖精,你没事儿了吧。妖莲对你这么重要,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呢。”

    沐晴显然有些担心,看了看桃夭的脸,总算是huī fù 了血色,这才放下心来。自己是急于求成没有错,但是再着急也不能够说去害桃夭的性命呀。这一点,沐晴还是知道的。

    “我真没想到,会是你过来就我的,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桃夭虚弱的轻声呓语,在看到了沐晴的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始终没有再次开口。就在看到沐晴迷惘的眼神的时候,桃夭隐约之间感觉到了宫瑜瑾的用心,只是这种心思,桃夭不敢说出来。

    看着沐晴在这清幽殿内,如此的痴缠,桃夭的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怜悯。包括为什么宫瑜瑾要牺牲自己的修为,为沐晴疗伤,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在这里呀。

    再看沐晴,眸子如水一般的柔和,没有一丝的复杂,紧紧的盯着自己,生怕那魔咒的力量卷土重来。

    “我没事儿了,你huí qù 吧。”

    桃夭猛地推开了沐晴,眸子里面的光是那种淡淡的,让人捉摸不透的,就好像拒人于千里之外。桃夭早就知道宫瑜瑾的绝决,但是也不用对一个女人如此的残忍呀。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