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你这过河拆桥的功夫要不要这么快,好歹我刚才还救过你呢。”

    沐晴有些不满,看着桃夭那一脸紧张的样子,完全没有意识到将会有什么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有宫瑜瑾的地方,总能够让沐晴很轻易的放下了警觉,对于桃夭而言,沐晴是一个能够彻底帮自己摆脱魔咒的人,只是想到这里。桃夭的心中竟然多出了一丝不安。

    他不知道宫瑜瑾之这么做了之后还会对沐晴怎么样,解咒的事情,他也是今天才发现的。

    “这事情你万万做不得,做什么,都不要用自己的修为来赌。”

    桃夭实在是忍受不了自己内心的谴责,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去跟宫瑜瑾说,自己在沐晴的眼里,除了情深意切,没有看到其它的。就好像沐晴是带着这份感情而来的,却不愿意轻易放开。

    “妖精,你不用担心我。huí qù 了我便去查查夫君的藏经阁,一定会有bàn fǎ 的。”

    沐晴坐在了桃夭的身边,毫无防备的说道。原本沐晴还是戒备桃夭的,自从妖莲的事情,桃夭自己一个人扛下来了之后,自己就没有那么多的防备了。桃夭的咒术应该时常会发作,他能够出去找妖莲就证明了这一点,那么得到了妖莲之前,桃夭又是凭借什么镇住体内的气息呢,dá àn 只有一个,jiù shì 宫瑜瑾。

    宫瑜瑾能够bāng zhù 桃夭那么多次,这次又何苦让桃夭在这寒冰洞内受苦,这些事情沐晴始终都想不清楚,或者说沐晴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去相信,千年之后,自己最最珍惜的男人,竟然成为了一个冷血的人。

    “你不要傻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桃夭摆了摆手,撑起自己的身体,远离沐晴。他看不透沐晴的心里,自然不知道沐晴在想什么,只是沐晴的这种天真让自己感到害怕。

    “妖精你怕什么,现在夫君不在这里,要是你这魔咒在复发了怎么办?你看这咒术不能够致命,但是却时时刻刻在吸食你的精元,我不知道施咒的人是谁,但是我只是想要帮你而已。“沐晴;的叹了口气,没有想到桃夭突然的排斥。

    “夫人说的好,不愧是本殿下的夫人。”

    沐晴正zhǔn bèi 接着往下说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宫瑜瑾的声音。那声音是如此的清晰,让沐晴的心底泛起了一丝的紧张,连忙站起身来,愣愣的看着宫瑜瑾。

    “夫君,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沐晴显然是知道,因为自己的好奇,闯进了zhè gè 地方是不对的,正愁着自己要怎么跟宫瑜瑾解释。昨天她突然问道宛平的事情,已经想到了宫瑜瑾会去怀疑了,心中自然无法面对,现在再次相遇,沐晴就感觉多了一丝的尴尬。

    “想你,自然就过来了。”

    宫瑜瑾温柔的笑了笑,很自然的站在了沐晴的身边,一只手揽过沐晴的肩膀,更显亲昵。

    “既然夫人都看见了,那为夫也不瞒着了。毕竟以后你我二人要共同执掌魔界的大权。这桃夭身上的咒术是为夫的哥哥下的,他是妖界称霸一方的妖王,修为身后,若是能够得到他的修为,日后自然能够与为夫抗衡。”

    桃夭的眼里充满了紧张,是不知道宫瑜瑾把事情全部说出来是什么意思,但是桃夭却可以肯定,这样的新人对沐晴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称霸魔界也不需要迫害无辜,更何况这样狠毒的咒术,还不如直接杀了来的了断。”

    沐晴轻声感叹道,虽然说不知道宫瑜瑾为什么跟自己说桃夭的事情,却还是因为好奇,jì xù 听下去。

    “这些年来,为夫用尽了bàn fǎ ,阻止这咒术的蔓延,隐匿了他的方向,实在是没有bàn fǎ 。今日夫人既然知道了,也有一个想要帮他一把,那就做下去好了。”

    宫瑜瑾轻轻拍了拍沐晴的肩膀,温柔的给沐晴带来了一丝的能量。

    “瑾,我的事情没有那么严重,用不着。”

    桃夭看着沐晴眼看着就要被宫瑜瑾说动,连忙打断,却在看到宫瑜瑾的眼神之后彻底停了下来。

    “难道你真的想死吗?本殿下跟你交情一场,还想看着你这妖精死了。”

    宫瑜瑾轻描淡写的说道,语气之中没有一丝的关心。沐晴听了宫瑜瑾的话,却走上了前去,看着桃夭淡淡的说道:“妖精,你放心。我从来不喜欢亏欠别人,是我抢走了你的妖莲,让你咒术发作,我就一定会想bàn fǎ 的。”

    沐晴不知道宫瑜瑾是什么用意,却听得出宫瑜瑾让自己救桃夭的意思。想想桃夭也是可怜,在这魔界,无依无靠,还要忍受着这样的痛苦,怎么能够承受的了呢?

    沐晴想要做的,不过是让桃夭减轻自己的痛苦,不要被着咒术折磨,无法翻身。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想来宫瑜瑾的藏书阁应该就能够有所记载。若是桃夭的事情能够无意之间bāng zhù 宫瑜瑾就更好了。

    “夫君,我去藏书阁看看。我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帮妖精huī fù 的。”

    沐晴福了福身子,缓缓的离开了,寒冰洞里面就剩下两个人。

    这寒冰洞中水汽缭绕,淡淡的雾气罩在了宫瑜瑾的身边,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室内的气氛也骤冷,完全没有了原本的温度。

    “这是你不应该有的情感,怜悯。”

    bsp;mò 了许久,宫瑜瑾缓缓的开口,对桃夭说道。

    “那你呢?你真的想要逼她这么做吗?这是我的事情,我可以选择不接受吧。”

    桃夭勉强站起身子,对宫瑜瑾说道。沐晴的事情是真的不好说,桃夭不想要去说明什么,只是想要让宫瑜瑾知道,自己的生死,还不用一个女子去争取。

    “这些由不得你,也由不得她。既然是你主动去招惹她的,更好!”

    宫瑜瑾的话里面饱含着深意,让桃夭根本就无言以对。他是心软了没错,原因却是自己看到了沐晴心中隐藏的情感。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