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云逸望着大殿上的人儿,微微的颦了颦眉,一身素白色的衣衫,淡雅中带着一丝的素净,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那恬静的面孔,一点都不输给第一魔姬璐瑶。

    只是她没有璐瑶那种张扬和风、骚,反倒是给人一种安静之感。换句话说,宫云逸甚至觉得,如今的沐晴,根本不属于zhè gè 世界一般的。

    这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让宫云逸感觉到恐惧,在沐晴过来之前,他就在猜想,现在宫瑜瑾最宠爱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如今一见真的是十分的吃惊。

    “你是二弟的夫人?本殿下早就听说了只是二弟这边一直不舍得,藏着掖着的,今天总算是让本殿下看到真人了。”

    宫云逸清了清嗓子,低声的说道。

    “呦,原来这jiù shì 我们日后的二皇嫂,见过二皇嫂。”

    宫之寺站了起来,走到沐晴的面前,半卖乖一般的说道。

    “打扰了几位殿下的宴席,沐晴真的是十分的抱歉,若不是有些问题难以解决,沐晴也不用走这一趟。”

    沐晴微微颔首,小声的说道。桃夭的事情她当然只字不提,只是却把自己来意说的十分的明确。

    “看来二弟还真的是花了心思,自己的夫人都想bàn fǎ 去刁难?”

    宫云逸微微的扯起了嘴角,反复揣摩着此时沐晴的用意,前些日子,自己都登门造访了,宫瑜瑾却还是jù jué 了自己想要见沐晴的请求,现在这女人突然不请自来,是不是同样带给他不小的危机感呢?

    “也说不上什么心思,最近夫君钻研药理,是因为之前在围产,沐晴不知道被何人所伤,至今尚未痊愈,只是清幽殿的藏书有限,夫君便想要来打点下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方子。”

    沐晴倒是小小,对宫云逸的话完全不以为意,随便扯了一个理由。若是当日的事情真的是宫云逸做的,现在的宫云逸应该心生畏惧才是。

    宫云逸微微的颦了颦眉,好的自己并没有猜错,来的jiù shì 当年的那个女人。

    宫云逸还想着,沐晴的来意,沐晴寥寥几句,便说的十分的明白了。

    “沐晴只是过来借藏书阁的想要缓解夫君的压力。最近夫君为了沐晴的伤势,日日钻研,夜不能寐,实在是让沐晴十分的揪心。”

    宫云逸的脸色大变,没有bàn fǎ ,只能够同意道“这些都是小事儿,藏书阁就在后院,稍后就让侍妖带你去看看,没有想到二弟真的是找了一个不错的女人,除了争宠求荣,还知道为人分忧。”

    宫云逸的话音刚落,沐晴微微颦眉,也不知道宫云逸说的这是好话还是坏话。不过现在她不在意这些,她想要的只有救桃夭的方法而已。

    “夫人这边请。”

    语毕,宫云逸向身边的侍妖使了一个眼色,身边的侍妖很快的便将沐晴带到了一个封闭的室内。硕大的横匾上面写着藏书阁三个字,似乎在向沐晴证明这下子自己没有来错地方。

    "大哥,看出什么来了吗?"沐晴刚刚离开,宫之寺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宫瑜瑾的身边多出来一个人,总是让他担忧!

    沐晴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在这两个人的眼里,却格外的重要。

    "二弟这女人,真的是完全找不到方法去面对呀。"宫云逸摇了摇头,完全jiù shì 一筹莫展,似乎看到了沐晴之后,就感觉这一切更加复杂了。

    沐晴的事情宫云逸真的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却没bàn fǎ 放心。他不知道宫瑜瑾是在哪里找到这样的一个女子,究竟能够wēi hài 他们多少。

    "大哥,我们怎么做?杀了她?"宫之寺不曾想沐晴会这样的复杂,只是把她当成了普通的女子。

    对于这些捣乱的人,宫之寺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可以去试一试。"宫云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宫之寺便冲了出去。原本宫云逸是想要说,千万不要太冲动,怎么说她都是宫瑜瑾身边的人。

    只是,既然宫之寺已经去了,就当作是试一试好了。要是能够解决了沐晴固然好,若是解决不了自己也好想别的方法。

    宫云逸知道,宫瑜瑾请来的人一定不简单,又怕宫之寺闯出什么祸来,让宫瑜瑾有所怀疑。

    这事情沐晴原本想的很是复杂。却没有想到宫云逸这么轻松的就放自己进来了。宫瑜瑾收留桃夭的事情应该没有人知道,那么现在沐晴还在担心什么呢。

    她原本还想着若是正式进来行不通的海牙,自己就潜进来,却不想,一切得来毫不费功夫。

    沐晴还在因为桃夭的事情有了线索,根本没有想到后面有一道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

    一道寒光闪过,沐晴这才有所发掘,急忙飞身闪避,大声的问道:"什么人!"来者一身墨色的衣服,很快的隐没在了藏书阁昏暗的角落,沐晴心中紧张,连忙戒备,情急之下将自己刚刚找到的书籍纳入袖中。

    一道光剑向沐晴打过来,沐晴飞身而起,双手十合,在分开的时候便牵引出一条无形的线,紧紧的束缚住来人的手腕。

    沐晴一只手拉着那束缚着敌人的线,目光一刻都不曾离开眼前的人,却在无意中看到了那黑衣人腰间的配饰的时候松开了手。

    黑衣人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整理这自己的衣服,一心揣摩着沐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说自己也是有了百年修为,怎么能够被一个女子牵制,完全不能够还手呢?沐晴的身份实在是惹人怀疑,他说不清楚是哪里,好像哪里都不对。

    “三殿下何必如此呢?”

    沐晴后退了两步,目光一刻都没有放松,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怕是这次宫云逸的动作真的是吓到沐晴了。她刚才还以为来的是宫云逸手底下的人,却没有想到竟然是zhè gè 男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说清楚了本殿下饶你不死。”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