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之寺微微的颦眉,摘下了自己的面纱。刚才沐晴的修为,绝对是正常人没有bàn fǎ 想象的,在魔界能够这样彻底的牵制自己的不是很多,就连兄长都要费一番功夫,但是沐晴出手,只是需要一招。

    “我?三殿下,沐晴进来之前不是早就已经自我介绍了吗?”

    沐晴淡淡的笑了笑,眸子里面闪过一丝的戏谑,她不知道宫之寺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做,要说威胁,恐怕自己威胁到的应该是宫云逸吧。

    “沐晴姑娘莫要放在心上,刚才三地只是说,想要跟姑娘开个玩笑而已。”

    就在zhè gè 时候,宫云逸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宫之寺这才收手,huī fù 到原本的样子。

    “大殿下。”

    沐晴微微颔首,他还以为这一场宫云逸不会来呢,结果这不还是来了?

    只是沐晴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否与宫云逸有关,这宫之寺似乎很是沉不住气,是能够成为宫云逸的靶子,但是宫云逸应该不会做这么笨的事情吧。

    这事情是沐晴怎么想都想不通的,好在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沐晴就不用这样伤身了。

    宫云逸看着沐晴一脸淡然的样子,那场打斗自己并没有晚来,尽数看在了眼里,虽然只是远观,但是宫云逸想的却和宫之寺一样。两个人几乎没有近身,沐晴就可以很轻松的牵制着宫云逸的一举一动,那简单的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

    这事情过后,沐晴并没有一点的紧张,反而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淡然。”我就说嘛,刚才三殿下真的是吓到沐晴了。“沐晴摆了摆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原来刚才此举,只是为了试探。看来是沐晴想多了,总感觉自己独自来到这里,会遭遇什么危险,危险倒是没有,缺不小心被人探了底儿去。

    沐晴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瞒不住的,就算自己不还手,恐怕这宫云逸趁了zhè gè 乱子想自己动手去了。

    “怎么样,想要的东西找到了吗?”

    宫云逸走上前去,轻声的问道。

    “还没有,不过刚才跟三殿下交手,真的让沐晴的身子疲了,就先告退了,改日再过来拜访。”

    沐晴摇了摇头,知道此时宫云逸在想些什么。不过对于自己的身世,沐晴几乎是毫不担心,就算是宫云逸又怎么样,想要发现伊洛的一切,简直jiù shì 难于登天。

    自己总算是拿回来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可以说,这样的话,桃夭就有救了。

    如今沐晴心里面更重视的便是桃夭的情况了,要知道桃夭现在已经不能在等着。若是宫云逸真的还能够找到bàn fǎ 去吸食桃夭的精元,到时候怕是不仅仅是桃夭生不如此,宫瑜瑾的地位也会被撼动。

    这并不是说说而已,情况严重。新的魔尊即将要产生,zhè gè 时候通常是看起来平静,shí jì 上却波涛汹涌。沐晴都不想要去想了,想来就头疼不已。

    “今天三地的玩笑是开的大了点,快点huí qù 休息吧。”

    宫云逸点了点头,自然没有jù jué 沐晴的理由。他也没有dǎ suàn jù jué ,实在是因为这种脚力的游戏不需要这样的阻拦。

    “大哥,你怎么就放她离开了,你知不知道其实她。”

    宫之寺是想要说,沐晴的修为高深,绝对不是一个好duì fù 的人,现在有机会,xiōng dì 两个人联手,还怕duì fù 不了一个区区的沐晴?

    只是宫云逸却摆了摆手,望着沐晴的背影,轻声的说道:“你是以为杀了她我们就安然了?先不说我们究竟能不能够动手,就算是动手了,这事情怎么像二弟jiāo dài 。这沐晴姑娘来的时候都说了自己是二殿下的夫人,至于她的修为怎么样只有你我二人知道。杀了二弟心爱的魔姬,难道你就有bàn fǎ 跟父皇jiāo dài 吗?”

    宫云逸一点一点的分析着,心中倒是希望刚才宫之寺失手杀了沐晴,这样的话,所有的事情便都可以推在宫之寺的身上了,对自己简直是一点wēi hài 都没有。

    但是现在不要说是宫之寺,就算是自己对上了沐晴都没有那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两个人只是短暂的相处,从沐晴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气质真的好想她是天生的魔尊夫人一般。

    宫云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想,可能是沐晴总是给自己一种这样的感觉。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由着二哥这样招兵买马?要知道他一旦掌管了魔界,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吗?大哥,这些事情我们课都要想清楚呀。”

    宫之寺仍旧是沉不住气,自从知道了沐晴的事情之后,他便开始六神无主起来。

    走出了玉兰苑,沐晴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她摸了摸袖中的典籍,想必现在宫云逸这边还没有发现。

    不过只是短暂的接触,沐晴倒是看出来不少的东西。比如说如今在玉兰苑里面,宫云逸的心思缜密,算得上是一个相当厉害的角色了。

    正所谓龙生九子各不同,沐晴不担心别的。在魔尊继任的人选没有定下来的时候,怎么说宫云逸都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大皇子。

    跟宫之寺交过手了,怎么说沐晴的心中都有底了,只是看到宫云逸藏而不漏的笑容之后,沐晴便断定,这宫云逸确实是一个不简单的角色。能够让神经大条冲动误事的宫之寺为他做那么多的事情,想必这其中定是多了不少的用心。

    回到了清幽殿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沐晴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外面耽搁了这么久。也许是自己找东西的时候太过费心了,不过宫云逸的府邸还真的有不少的好东西。

    一切也都是巧合,因为沐晴的突然造访,才看见了宫云逸宫里面的秘密。其实说不上秘密,jiù shì 那些丰富的藏书,放沐晴受益良多。

    今日得到的东西,沐晴可是要仔细的研习一番,毕竟这桃夭还是妖类,现在又没魔咒缠身。

    只是走到中阁的时候,便看到了魔姬们三三两两的往别院的方向走去,各个盛装打扮。

    沐晴心中不解,她倒不是在乎这清幽殿到底有多少的女人,只是他们这样是为了做什么?

    “呦,这不是我们的夫人嘛!”

    璐瑶的声音在沐晴身后响起,沐晴转过身子,看着璐瑶一身火红的裙子,精致的打扮,其他的魔姬就算是在美,也成为了衬托。

    “怎么?百花宴就要开始了,夫人你难道不急着去打扮?”

    璐瑶的话,让沐晴感觉到一头雾水,何为百花宴?自己刚刚来到魔界,自然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璐瑶姑娘,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为何要打扮?”

    沐晴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因为自己并没有dǎ suàn 去和这些人争艳去,桃夭还在饱受折磨呢,这样的事情沐晴实在是做不出来。

    “我还以为殿下会亲自告诉你,没有想到是不让你去呀。真的是好笑,你不是受宠的夫人吗?怎么能够连我们这清幽殿的宫宴都不知道?”

    璐瑶的一番话,惹得周围的魔姬都跟着讪笑了起来,传闻说沐晴一出现,所有的魔姬都变得黯然失色,整个清幽殿,宫瑜瑾就只宠着沐晴一个人。

    虽然这只是传闻,对于那些期期艾艾的魔姬来说,简直jiù shì 最大的折磨。虽然有人和沐晴素未谋面,但是却恨死了这抢风头的女人。

    但如今看来,传说中最有可能成为夫人的人选也不过如此,怕是宫瑜瑾早就已经玩腻了,今天的百花宴正好是大家的机会,想到这里,在场的魔姬没有一个不搔首弄姿,等待垂怜的。

    沐晴沉了沉眸子,想来这百花宴这样重要,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跟自己说呢?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