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沐晴只是思量了片刻,其它的事情并不敢去多想,想多了只有自己难受。自己在这清幽殿的位置,她都说不清楚到不明白的,难道还期许这这些人可以给自己定位。

    “多谢璐瑶姑娘提醒,恐怕是因为沐晴不洗热闹,所以夫君都没有告知,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沐晴还有事情要办,不奉陪了。”

    沐晴转身lí qù ,动作流畅,毫不拖泥带水,根本看不出一丝的异常来。

    然而璐瑶的眸子却沉了下来,原本以为可以趁着这百花宴来取笑沐晴一番,宫瑜瑾的话,她实在是不敢不听,但是沐晴的事情,她却不想就这样处理一下就算了。

    璐瑶知道,宫瑜瑾留下沐晴必有深意。不然他从来都不能够允许那个女子在他眼前放肆,这沐晴算是开了先河。

    沐晴的心中很是不平静,因为自己是爱宫瑜瑾的,所以璐瑶的话,很轻易的便触动了沐晴的心。

    只是区区一个百花宴,去不去能有什么意思呢。宫瑜瑾既然不想要邀请她,她索性也不要过去自讨没趣,不然受伤的永远都是自己而已。

    沐晴想着,已经踏入了寒冰洞。因为这次有了宫瑜瑾的特许,所以沐晴一点都不担心,一切动作都是那样的慢条斯理。

    “你回来了!”

    沐晴进去的时候,桃夭伏在软榻上,看见沐晴安然的回来,虚弱的笑了笑。

    “进展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桃夭撑起了身子,看着沐晴,眼神中不禁流过一丝的担忧。沐晴的身份怕是早就已经遮掩不住了,所以宫瑜瑾才会这样的满不在乎。当桃夭看见沐晴笑,看见沐晴那种幸福的表情,就像是锥子一般的刺痛了他的心。

    “我只是一个小小女子,魔界的人为难我做什么?”

    沐晴略带俏皮的笑了笑,看不到宫瑜瑾,心中自然有些失落,却还是带着笑意拿出了袖中的卷宗来。

    “你看,我都说了没有关系,我们一起研究一下,找个适合的法子。”

    沐晴说这,眼神还不自觉的环顾四周,宫瑜瑾该不会真的去赴什么百花宴去了吧,虽然沐晴都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百花宴是做什么的,但是想到了,心中就开始不舒服了。

    沐晴也说不上来,这种不舒服是为了什么,局促不安的感觉总是让自己没有bàn fǎ 静下心来,好好研究手中的卷宗。

    “他不在,可能有公事需要处理。”

    看到了沐晴的目光飘忽不定,桃夭只得;叹了口气。如今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正在寻欢作乐,但是沐晴却还在这里用生命去为宫瑜拼搏。

    桃夭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怜悯之心,就像是宫瑜瑾说的,沐晴那极高的修为,是bāng zhù 自己的第一人选。zhè gè 容不得桃夭的jù jué ,日夜饱受的折磨,已经快要让桃夭疯掉了。

    “嗯,我知道。”

    沐晴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她不是无知的孩童,刚才在中庭的时候,宫瑜瑾的去向,早就已经被一语道破了。

    “在想什么呢,都不专心,你不怕医死我吗?”

    桃夭看着沐晴走神的侧脸,轻声的说道。虽然桃夭在外人眼里还是一个无情的妖精,感情的事情,他却看得很重。

    “妖精,我问你,你说百花宴是做什么的呢?”

    沐晴手持卷宗,眼神却飘忽不定。她没有想到,只要是想起这件事情心中就会吃味万分。其实沐晴还是很不能够接受这件事情的,想起来,她都是自己心里面的痛。

    “百花宴?问zhè gè 做什么。”

    桃夭伸出手来,轻轻的放在了沐晴的额头,那种凉凉的感觉,让沐晴心中那高悬的紧张缓解了少许,抬起头来看着桃夭。

    “jiù shì 随便问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沐晴回答的勉强,真的不愿意承认,眼下jiù shì 自己看着宫瑜瑾宠着其它的魔姬,心里面不吃味儿了。她虽然想要避开这件事情,还是忍不住去思量,今夜陪在他身边的会是谁呢?

    “傻瓜,不要乱想了,他会回来了。”

    桃夭似乎能够看出沐晴的心思,还是因为沐晴即使在深藏不露,对于宫瑜瑾的事情却还是藏不住的。桃夭也知道zhè gè 时候沐晴的心里面一定会不好受,却不知道能够ān wèi 什么。

    这都是宫瑜瑾造的孽呀,桃夭只能够暗暗叫苦,zhè gè 时候把沐晴推到他这边是为了什么。

    “妖精,你说谁傻呢,信不信我zhè gè 时候杀了你。”

    沐晴笑了笑,有些尴尬的打掉了桃夭的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这清幽殿呆的时间太长了,却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虽然到了现在沐晴还是有点不放心桃夭,却还是忍不住在最后一刻真情流露。

    “好好都是我的错。现在我的小名都捏在你的手上,怎么敢乱来呢!”

    桃夭苦笑,尽量不去提宫瑜瑾的事情。他知道沐晴脆弱有敏感,有些事情一定接受不了。

    都不用去想别的事情,单单是宫瑜瑾的用心,怕是沐晴知道了之后就一定会痛不欲生了吧。虽然到现在为止,桃夭都没有bàn fǎ 清楚的摸透沐晴,但是也算是有些了解。

    没有人知道她来到魔界是为了什么,桃夭就姑且以为这样做是为了宫瑜瑾了。

    一开始,桃夭还真的高估了宫瑜瑾的感情,却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会是zhè gè 样子。沐晴的事情他已经大概看到了结局,却始终都不愿意说出了,他也劝了宫瑜瑾很多次,只是在那个男人的心里,根本不存在相信这一回事儿。

    “我们开始吧,不要耽误时间了。这会儿耽误的可都是你的命。”

    沐晴拿出妖莲,轻轻的拍了拍桃夭,小声的说道。虽然两个人研习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什么具体的解决方法,但是抑制一下倒是有可能的。

    有沐晴的修为,配上妖莲的能力,抑制住魔咒的力量,简直jiù shì 易如反掌。

    只是桃夭知道,这事情说起来容易,却不能够抑制这样下去,不然自己就变成了吸食沐晴精元活着的妖了。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