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不在多说什么,多余的话只会让她心里面更加的混乱。宫瑜瑾的事情,她又能够去了解多少呢?

    桃夭抬起头,总是感觉沐晴的眸子里面蒙上了一层水汽,那种悲伤是从心底透出来的,即便不容易被人察觉,却还是存在的。

    “笨蛋,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多好,憋在心里也不见得他能够知道。”

    桃夭是不知道,这宫瑜瑾的魅力什么时候大的沐晴可以不顾生命去爱他。另一种bsp;bsp;jiù shì 沐晴现在也另有目的。但是能够把虚假的感情也演绎成zhè gè 样子,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好了,不说了开始吧。”

    沐晴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面躺着的jiù shì 能够救桃夭的妙药——妖莲。因为上次璐瑶的事情,这沾有妖气的东西,沐晴开始小心的保存了。

    “你应该把心里面的话说出来,我说真的!”

    桃夭说了最后一句,便闭上了眼睛。也许自己是管得太多了,现在他应该想的应该jiù shì 如何摆脱这魔咒的束缚,就像是宫瑜瑾说的,若是他不出手,桃夭就只能够指望着沐晴帮忙了。

    沐晴一只手拿起了妖莲,缓缓的将真气注入在桃夭的体内,动作十分的轻柔,生怕自己的功力和桃夭身体里面的气息有任何的冲撞。

    细密的汗珠缓缓的从沐晴的额角渗了出来,这真的是一件耗费修为的事情。沐晴的身体huī fù 的并不是十分的好,这样下来难免有些体力不支。

    “好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桃夭微微的眯起了眸子,看着沐晴似乎不是十分的舒服。想来这样一番折腾,就算是修为再高的女子,也支撑不住。

    以前自己没有被这魔咒折磨的时候,尚可以bāng zhù 沐晴,现在居然还要靠沐晴bāng zhù 。

    最后,沐晴收回了自己的真气,一脸疲惫的看着桃夭。好在宫瑜瑾也施了bàn fǎ 但是这毕竟是治标不治本的事情,妖莲的力量,加上自己的部分修为,也只是能够暂时压制,若是想要再有什么突破,还真的是很难。

    看来这件事情,沐晴有必要再去一次宫云逸哪里,只是这次过去,不能够这样的正大光明,反倒是要偷偷的潜进去了。

    “你没事儿吧,又不是你的性命,何必如此的拼命。”

    桃夭扶住沐晴,有些为难的说道。这次沐晴真的可谓是尽心尽力毫无包里了。在自己拉起沐晴的时候,便能够感觉到沐晴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一点lì qì 都没有一般。

    “你的身体也没有好利索,他说了有一句话,你至于如此的拼命吗?”

    桃夭微微的颦眉,不知道沐晴这到底是真的傻,还是一切真的如此的无所谓。

    “你救我一次,我还你一次,不过这次的过程有些漫长而已,妖精你不用担心我,早点摆脱魔咒,才是你要做的事情。”

    沐晴擦了擦额角的汗,有些虚弱的说道,心中却是那样的淡然。

    疗伤之后,沐晴有些疲惫,伏在案子上小憩一会儿。现在没有宫瑜瑾在身边,她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反倒是现在,有个熟悉的人陪在身边也不错。

    至少现在桃夭的性命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沐晴想要说什么,做什么,都比较自由。

    桃夭拿了件袍子盖在了沐晴的身上,心里面虽然是十分的不安,却还是用那种复杂的表情看着沐晴。

    夜色已深,在这清幽殿独守空房本来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但是沐晴这里显然久久不能够平静。

    "她睡了!"桃夭听到了脚步声,后仰身子,靠在了软塌之上,一举一动都带着那种妖精特有的柔媚!

    宫瑜瑾没有说话,眸子如墨色一般深沉,匆匆看了沐晴一眼,身上还带着些许的酒气。

    思量了片刻之后,宫瑜瑾才走过去,将沐晴抱了起来。现在就只能说为了桃夭的事情沐晴太过尽心尽力,如今已是十分的疲惫。

    "你怎么样!"夜色中,宫瑜瑾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金属的冰冷。冷清的眸子浅浅的望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桃夭。

    "瑾,你这样做是为什么,若要为了折损她的功力,你大可以不要为她疗伤,哪有现在这般的折磨。"望着宫瑜瑾的背影,桃夭知道自己不应该多事儿,却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他是心心念念沐晴的事情,因为桃夭知道,沐晴这里可是尽了全力来bāng zhù 自己的。

    "你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宫瑜瑾连头都不愿意回,看到沐晴何尝不是心里面复杂!

    "是她自己招惹过来的不是吗?她不知死活,本殿下也没做什么,这不都是她自愿的吗?"这不是宫瑜瑾第一次这样lěng mò ,有些事情,桃夭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眸子里面的光也是黯淡的。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什么,也提醒着自己这些都是他不应该管事情。

    “我huí qù 了。”

    说完了那番话之后,宫瑜瑾竟然莫名的bsp;mò 了,望着怀中的人儿,眼里说不出的感情来。宫瑜瑾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说这些事情差不多就够了,至少他把自己的立场表明出来了。

    “她对你的感情,不像是假的,你自己好好去想想吧。”

    桃夭又一次zé guài 自己的多嘴,轻轻的靠在了软榻之上,望着宫瑜瑾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宫瑜瑾的嘴角,突然出现了一抹嘲讽一般的笑:“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还以为我会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所谓的感情?”

    沐晴沉睡者,并没有听得到宫瑜瑾说什么。也许这过度的疲惫,jiù shì 她对自己的麻醉。沐晴仅仅在魔界停留了一月有余,全像是过了千年一般,酸甜苦辣,滋味算是都尝遍了。

    宫瑜瑾放下了沐晴,静静的看着沐晴的睡莲,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沐晴的面颊,不自觉的多了一份莫名的怜惜。他虽然不想要承认,但是刚才桃夭的话,自己却是记下了。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