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呢?”

    宫瑜瑾故作轻松的玩弄着沐晴的发丝是,哪般温柔,有如春风的乍泄,十分的动人。

    沐晴没有多余的动作,直到自己脸红消退,才缓缓的爬起来,穿戴整齐。

    这些时间,沐晴也不知道怎么了,心中心心念念了很多的事情,眼看着自己就要找到方法去医治桃夭了,心中说不出的jī dòng 。

    “夫君,我找到怎么医治妖精的bàn fǎ 了。”

    沐晴合上衣带,干笑了两声,向宫瑜瑾报告自己现在的近况。这场亲密突如其来,以至于沐晴都差点忘记了自己想要做什么,想要说什么。

    这几日,宫瑜瑾一如既往的lěng mò ,沐晴本来是想要再等等的。

    “你找到了?”

    宫瑜瑾微微皱眉,若有所思,却在转眼之间展开了笑颜。

    “夫人真的是用心良苦了,这些日子,桃夭的事情辛苦夫人了。想来为夫和他又很多渊源,闹成这般也都是因为为夫而起的。”

    宫瑜瑾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解释。看到了沐晴站在这里,竟然把那些事情全都做完,不禁有些惊讶。他还找人帮了沐晴,不知道现在那个人是什么情况。

    他摸不透桃夭的心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淡薄的桃夭,为什么会跟他说这么多关于沐晴的事情。不过说都说了,宫瑜瑾也就当成一件事情来听听,只是听到了沐晴落寞的事情之后,他的心里也有了不小的触动。

    “夫君,我们huí qù 吧。天也亮了,这典籍我是借过来的,还要还huí qù 呢。”

    沐晴小声的说道,细嫩的小手仍旧被宫瑜瑾握在怀里。若是有了这一刻的温存,沐晴是真的不想要再次离开宫瑜瑾的身边。只是现在事情紧急,毕竟宫舒然也是魔界的公主,自己还想要被曝光身份呢。

    “同何人借的,大哥?”

    宫瑜瑾微微的颦了颦眉,似乎很是不想两个人有这样的交集,更直接的说,宫瑜瑾是不想让沐晴跟任何人有所交集,即便自己不爱,却还是想要把她禁锢在身边。

    现在怕是宫瑜瑾再想,也不能这么做,沐晴的用处还有很多,宫瑜瑾也想要留着她,看来这沐晴的本事还真的不小。

    “不是,夫君这件事情我要保密,来日再说。”

    沐晴神秘一笑,站了起来,看着宫瑜瑾,一脸的捉摸不透。shí jì 上宫瑜瑾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这些事情想起来即统一,有矛盾。

    “走吧!”

    宫瑜瑾在没有多问什么,也算是给沐晴留一些自己的空间。他不曾想到,自己只是随便一说,沐晴真的会拼尽全力去做,难道是因为沐晴同桃夭有什么,还是沐晴对自己的话都深信不疑。

    “丫头,回来了?”

    桃夭靠在软榻上,看见了沐晴的身影不禁放下心来,故作轻松的问道。殊不知昨夜沐晴走的时候,自己的简直是担心坏了。

    “嗯!”

    沐晴轻声回答,没有觉得什么不妥的,而桃夭却在看到了宫瑜瑾之后,微微的变了脸色。

    “瑾,你也来了。”

    桃夭收起了自己的那种慵懒,仍靠在那里,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

    沐晴笑着,走了过去,看着桃夭有些尴尬的表情,晃了晃自己的手腕。

    “喂,妖精,你在想什么呢,我终于找到有用的典籍,很快我们就不用如此费力了。”

    沐晴似乎觉得有些庆幸,桃夭的事情在这里总算是可以画上句号了,只是桃夭似乎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的心里面心心念念的还有更多。

    “是不是本殿下过来,影响了你们疗伤?”

    宫瑜瑾自顾自的坐在石凳上,语气之中听不出什么感情来。

    “夫君,当然不会了,你要是来了,这妖精还能正经一点,不然又要取笑我了。”

    沐晴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自顾自的把典籍放在了桌子上,翻阅了片刻只能,对桃夭说道:“妖精,开始吧。”

    若是沐晴没有估量错的话,这几日,他就能够把桃夭体内的魔咒拔除个大概,这对沐晴来说无疑是一件喜事儿,至少zhè gè 时候自己对得起宫瑜瑾的交付。

    沐晴还没有意识到,不管何时何地,自己的思绪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宫瑜瑾,他是她的夫,是她的天。不管两千年后,他是否记着她的容颜。

    容颜这本例jiù shì 最容易失去的东西,只要此刻自己还在他身边就好。

    沐晴说着,走到了桃夭的面前,也顾不上要逃脸上那片刻的尴尬,伸出手来运气从桃夭的肩部一点一点输进去。这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原本盛开的妖莲就变得干枯无光了,想来之前宫瑜瑾为了压制桃夭体内的魔咒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吧。

    宫瑜瑾和桃夭的渊源,沐晴好奇,却又不想要知道什么。在这里知道的多了,并不代表是好事儿,相反,保持一颗平常的心,还会幸福的生活着。

    沐晴想着,将妖莲最后的力量硬挤入桃夭的体内,这只是用于稳定,剩下的日子,沐晴要做的jiù shì 拔除桃夭身上的魔咒了。这一套程序下来,对桃夭来说一定是有些痛苦。这魔咒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可以说,现在的桃夭的元神已经和魔咒的力量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如果用强的话,恐怕就像是薄皮拆骨一般的痛苦。

    只是沐晴没有别的bàn fǎ ,紧紧是这一个方法,都是自己豁出性命去拿来的。想来那日自己在桃夭身上看见的千丝万缕,红痕斑斑,都是舒服着桃夭的力量吧。

    沐晴收回自己的手,看着桃夭,缓缓的说道:“妖精,你可要忍着,从明天开始,我会把你体内残余的魔咒一点一点的抽出来,想来一定会很痛,但是我无能,想不出其他的bàn fǎ 来了。”

    沐晴的心中还带着几分歉疚,擦了擦额角的汗,不知道这般,桃夭到底能不能挺得过来。可惜时间不够,不然让她细细参详,也许还有bàn fǎ 。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