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吧!”

    宫瑜瑾扶着沐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此时沐晴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在这寒冰洞里面,散发着浓浓的凉意。

    “没事儿!”

    沐晴抱住了自己的胳膊,今天的消耗很大,这边的气温有十分的冷,她难免会觉得有些不习惯。也许在zhè gè 地方每次她都会感觉冷,却因为从昨夜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停歇过,所以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瑾,我这里太冷了,送她huí qù 吧。”

    桃夭舒展了不少,站了起来,缓缓的说道。

    “主子,公主来了。”

    就在zhè gè 时候,墨尘突然出现在门口。他说的公主难道jiù shì 昨天自己捡到的宫舒然,她过来做什么,是zhǔn bèi 偷完了这家偷下一家,还是来找自己讨债来了。

    总之,不清楚宫舒然的来意,沐晴都要稍微避讳一点。

    “夫君,公主来了你就先去陪公主好了,只是区区路程而已,沐晴可以走。”

    沐晴轻轻地推搡着,不想要宫瑜瑾耽误什么时间。若只是这么短额路程,沐晴自己当然是可以huí qù 。虽然她很累,却也没有弱到这样的两步路都要依靠别人的搀扶。

    “我先送你huí qù ,让公主等一会儿。”

    宫瑜瑾低下头,缓缓的说道,眸子里面那种温柔的感觉,却不能够作假。他是不想要见到眼前两个人含情脉脉的呆在一起,尽管宫瑜瑾是那样相信沐晴,却还是无法改变自己的想法。

    “夫君。”

    沐晴小声的嘤咛,本来是想要阻止的,却始终都说不出口。

    也许是因为沐晴担心的原因吧,很多事情她是真的不想要被宫瑜瑾知道。

    宫瑜瑾根本由不得沐晴jù jué ,霸道的将她拦腰抱起,缓缓的走出了大殿。要知道他这样对待一个女人的时候真的是很少,除非这女人对他还有很多的利用价值。

    “乖乖的睡一会儿,为夫等会回来看你。”

    宫瑜瑾用最快的速度将沐晴带离了寒冰洞,回到了原本两个人住的地方,轻轻的将沐晴放在了软榻之上,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对沐晴来说,却十分的珍贵。

    沐晴点了点头,望着宫瑜瑾的身影越走越远之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又猛地坐了起来。

    清幽殿的大殿上,一名妙龄女子,青色的水裙,显得整个人都十分的灵动,没有了昨夜的沉闷,却多了一丝的俏皮。

    “二皇兄!”

    宫舒然看见宫瑜瑾走过来,连忙凑了过去,很是亲昵的拉住宫瑜瑾的胳膊,反复的磨蹭,好像很开心的mó yàng 。

    宫瑜瑾微微的皱眉,抽了抽手,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缓缓的说道:”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宫舒然后退了两步,嘟起小嘴,被这样不冷不热的语气说了一通,自然是有点委屈的,看着宫瑜瑾缓缓的说道:”然然昨天差点就成功了,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一个怪小偷,还害的然然被大皇兄的人追了很久。“提到了沐晴,宫舒然不禁咬牙切齿的,若不是自己打不过沐晴,现在拿着典籍过来邀功的人jiù shì 自己了。只是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找沐晴,若非昨天的事情不能声张的话,沐晴现在应该已经豁出去了吧。”

    “好了,这件事情作罢了,本殿下已经想到bàn fǎ 了,舒然你huí qù 吧。”

    宫瑜瑾的语气异常的冰冷,也不给宫舒然任何还口的余地,话就早就放在了那里,让宫舒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解释什么。

    “二皇兄,你要相信然然,然然真的就差一点呢。都是那个死小偷。”

    宫舒然十分不满的咒骂着,却不想宫瑜瑾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他是没有想到昨夜沐晴也过去了,竟然还先宫舒然一步成功了,这样就更好了,不用麻烦自己再有什么动作了。

    “好了,本殿下说让你huí qù !”

    宫瑜瑾没有心情听宫舒然在这里说什,厉声说道,宫舒然就站在原地,险些哭了出来。

    “夫君,不要骂公主了。”

    沐晴的声音凭空出现,宫瑜瑾甚至没有想到沐晴会偷偷跟过来。shí jì 上宫瑜瑾真的不想让沐晴知道,自己暗地里bāng zhù 了她,而且还是用这种对扭捏的方式。

    沐晴说完话,便缓缓的走了进来。有些事情是需要说清楚了,至少沐晴是这样想的。若昨天的事情真的是宫瑜瑾让宫舒然做的,那自己的出现,岂不是坏了大事儿。”你你jiù shì 昨天那个小偷!“宫舒然显然有些jī dòng ,虽然自己只是看到了沐晴一眼,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是让宫舒然那样的难忘。虽然宫舒然喜欢叫沐晴小偷,但是沐晴身上那种气质却是无法取代的。

    宫舒然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见了沐晴,就像是见到了敌人一般的。

    她不知道沐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却一心认为都是因为沐晴的出现,才会让自己所有的事情不成功,在这里被宫瑜瑾责骂的。

    原本她的算盘打的好,做了这件事情之后就能够讨好二哥了,却没有想到反而弄巧成拙。

    “见过公主!”

    沐晴缓缓的走近,站在了宫瑜瑾跟宫舒然的中间,缓缓的说道。

    她原本只是想要关注一下,昨日那公主是不是jiù shì 今天来拜访宫瑜瑾的人,却不想自己听到了这番对话。看起来自己想的没错,宫舒然看起来更加偏向宫瑜瑾这边才对。

    “二皇兄,jiù shì zhè gè 小偷,若不是她的话,然然就不会被大哥的人追捕,更不会这般落魄,什么都没有拿到。东西都在她的手里,她说了两天之后给然然的。”

    宫舒然就像个孩子一般,不满的控诉着。遇到了沐晴,真的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倒霉了,倒霉到宫舒然都不想要去想了,想起来就一肚子的火。

    “舒然,不得无礼。”

    听见宫舒然叫沐晴的时候,一口一个小偷,宫瑜瑾竟然微微发怒,显然今天沐晴一直隐瞒不说的人,jiù shì 宫舒然了吧。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