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将军要看看你这样还能够撑多久?”

    望着沐晴闪避,那盔甲男人只是神秘的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话,专心的盯着沐晴的一举一动。

    还是第一次有人挑战他的能力,要知道在zhè gè 地方,当然是他一支独大了。

    沐晴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真的是撑不了多久,偏偏在这鬼蜮的地方,这男子似乎精明的很,不跟自己多说什么,一切却好像都在不言中一般。

    思量了片刻,沐晴最终轻巧的落地,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没lì qì 了?hē hē 。”

    那男子笑的狂肆的笑了笑,而沐晴却抓准了时机,在这一刻用尽了lì qì ,想盔甲男展开攻击。她知道这样躲避下去对自己多半没有什么好结果,自己现在必须要去还击了。

    那男人的嘴角微微扯起一丝弧度,心中早就想好了应对之道,只是在看见那人影闪过的瞬间,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怎么会是她?两千年前,他还以为她跟着魔界一起覆灭了,两千年后,为什么她还会出现在魔界。

    沐晴的手距离那男人只有一寸之遥,真气犹如短刀,直抵那盔甲男子的咽喉,却也停了下来。

    这男人竟然完全没有还手,是笃定了自己不知道出去的方法不会杀了他,还是有其他的想法。四目交接的瞬间,沐晴又感到yī zhèn 熟悉,只是隔着这厚厚的盔甲,沐晴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你是gù yì 让我的,还是真的不要命了。”

    尽管现在是自己占了上风,但是沐晴却仍旧不敢有一点的放松,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男人,生怕他还有什么动作。也许是因为自己太过敏感的原因,本来刚才自己就能够出手,却还是停住了,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真的下不了手。

    出去的方法还在这男人手里,杀了他,沐晴要怎么huí qù 。

    “夫人!”

    那男子沉思了片刻,虽然不敢相信。却还是小声的唤道。

    “你叫我什么?”

    沐晴微微颦眉,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人认识自己。难道这人是跟龙珊珊一样?魔界那场灾祸之后,两千年前的人,原本都应该死绝,怎么还会残留在世上,而且还是在自己的身边。

    “夫人,难道您不认识属下了吗?”

    那男子说的带着弄弄的感情,就好像真的是从千年前走来的一般。沐晴虽然yí huò ,却不敢有任何的松懈。要知道眼前的人jiù shì 鬼蜮的人,沐晴怎么敢放松呢。

    鬼蜮的人从来都是诡诡计多端,不要说沐晴不愿意相信。

    “你是何人?如何识得我的?”

    沐晴还是不敢相信,想要què dìng 眼前人的身份。那日之后,她是一点都不相信龙珊珊,虽然凌珊珊口口声声这样说,沐晴还是觉得自己的周围被阴谋笼罩着。

    “属下潇漠,不知道夫人是否还记得。”

    那男子缓缓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沐晴听了之后身体随之一震。她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这潇漠jiù shì 以前在他夫君身边最贴心的人了。

    只是沐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潇漠还活着,为什么宫瑜瑾就

    “潇漠,我记得你。把你这身盔甲拆下来给我看看。若你真的是潇漠,还有什么怕见人的地方。”

    沐晴收回了手,说道潇漠zhè gè 名字的时候自己是真的动容了。她不怕自己是被人利用,因为潇漠zhè gè 人在她心里面的印象是极小的,若是有人要利用,恐怕也要找那些比较容易利用的吧。

    想到这里,沐晴不禁安心了少许。

    “这属下不敢!”

    潇漠回答的是在是十分犹豫,沐晴微微的颦眉,看着潇漠缓缓的说道。

    “潇漠将军,你若真的是以前我身边的将军,又何以害怕我看见你的真颜,你莫不是在骗我。虽然我现在身在鬼蜮,但是拼劲修为,你可未必胜的了我。”

    沐晴看着潇漠,缓缓而道。

    “如果是夫人的话,属下自然不是夫人的对手,只是两千年前一役,今日再见夫人,属下长相粗鄙,生怕吓到了夫人。”

    潇漠回答的吞吞吐吐,两千年了,他一直将自己的所有都藏在这面具之下,从来都没有重见天日的时候。

    “你我主仆一场,难道你真的担心我会在意你的容颜。”

    沐晴看着潇漠,缓缓的说道。能够说得上来那么多的事情,除非是有人做足了功课设设计,但是近日只是纯属偶然,她若听了宫瑜瑾的话,根本就不会出来追宫舒然的。

    “是!”

    潇漠倒退了两步,双手轻轻的移下来颈上的盔甲,一张狰狞的脸,便映入了沐晴的眼帘。

    沐晴显然被吓了一跳,再仔细看来,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恐怖。潇漠虽然毁了容貌,但是从他剩余完好的半张脸还是能够看出来原俊朗的容颜。

    另一半脸被熏得黝黑,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血痕,就好像是过了两千年,根本就没有痊愈过一般的。

    沐晴看的胆战心惊,静下心来,却很想要知道为什么潇漠能够活到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有鬼蜮,有是什么人把潇漠变成zhè gè 样子的。

    “是不是属下吓到夫人了。”

    潇漠显然有些紧张,慌忙这件想要带上头盔,却被沐晴一把拉住。

    “你没有吓到我,但是你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不要把自己的痛苦藏起来,你没有bàn fǎ 正视,当然没有bàn fǎ 好好生活了。”

    潇漠的双手无力的下垂,那头盔应声而落,落在了沐晴的脚边。

    “夫人真的不害怕属下面目狰狞!”

    之前的饿时候,他不知道吓坏了多少人,若不是误入鬼蜮的人个个都把他当成是怪物,今日他不会这般的狂躁,都是世人的伤害,才导致了潇漠有今天的狠毒。

    “不在乎,只要你的心不想这长相一样狰狞,究竟是丑是美都是好的。你是我身边的潇漠,两千年前我跟夫君最最相信的让你,如今我又怎么会嫌弃你呢?”

    沐晴看着潇漠,心中不免多了一分感伤,缓缓的说道。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