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夫人不弃。”

    听了沐晴的话,原本对一切都不以为意的潇漠不禁有些感动,想来自己痛苦了两千年,今日也总算是拨开云雾,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儿。

    “没有什么嫌弃不嫌弃。潇漠,你是如何逃脱两千年前的浩劫的。

    沐晴跟在潇漠的身后,走到了一出十分陌生的竹楼眼前。潇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沐晴也没有多想便走了进去。

    眼前的人,jiù shì 自己当年的亲信,沐晴已经相认过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总算是què dìng 了这一点。

    “夫人,其实属下并没有幸免。”

    潇漠坐在了沐晴的身边,倒是没有太多的顾忌,缓缓开口,说着自己最不愿意记起的事情。”属下是不死人,也是被yì ;波及,没有想到醒来之后便被震到这里。这里常年阴森,犹如鬼蜮,或者真的是那场浩劫,触发了魔界与鬼域相连的地方。“”不死人?“沐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死人”的事情她也是在父亲的典籍上看到的,说是灵魂不死,不生不灭,shí jì 上早在他们成为不死人的时候,生命就已经不在了。

    多年之后,饱受着不死的这折磨,生前的记忆干扰,简直jiù shì 生不如此。

    沐晴是不知道当年那是什么样的契机,能够让潇漠变成这样,只是潇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沐晴要说自己什么都没有感触也是不可能的。

    她若没有听说过还好,重点是自己在典籍之上看到的时候,还为这些人感觉到十分的惋惜。若是连世间的所有温情都体会不到,终日守在暗无天日的角落之中,那还不日就此殒命了。

    “属下倒是宁愿那个时候就死了,就不用饱受这样的折磨了。”

    潇漠看着沐晴,声音很轻,缓缓的说道。

    潇漠很担心自己会吓到沐晴,这件事情自己也是用了千年的时间才接受。他不奢求沐晴能够接受这些事情,毕竟主仆的情谊还没有尽,潇漠愿意保沐晴的周全。

    “潇漠,离开这里吧,即便是你这般不能够复原,但是活在当下也比躲在这里好的多!”

    沐晴想要劝潇漠离开这样的地方,她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是鬼域,也是因为当年的情谊还在,只要是潇漠愿意,沐晴就愿意尽自己所能,保证潇漠的周全。

    “夫人不要,日出之时,属下就要躲在这盔甲之下,像我这样的人是见不得一点阳光的,不然浑身爆裂的伤口就会全部裂开,疼痛万分。”

    潇漠jù jué 着,如今自己zhè gè 样子即便是在魔界,恐怕也是和怪物无异,潇漠并不想要成为这样的人,所以一定不能够接受这样的情况。

    “潇漠,你我好歹主仆一场,能够再次相遇,也是因缘际会,我要怎么帮你才好。”

    沐晴笑的有些为难,不自觉的便想起了宫瑜瑾。虽然两千年后,现在的宫瑜瑾是他的转世,但是未必认得潇漠,自己若是直接把潇漠带huí qù ,怕是会被当做怪物一般的杀掉吧。

    宫瑜瑾那里沐晴实在是琢磨不透,但是对于不死人这样一个传说,沐晴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会这样的手忙脚乱。

    “夫人,恕属下多嘴。两千年了,夫人认为自己失去的东西还能够在追回来吗?殿下已经不在,即便夫人找到了殿下的转世,那不还是精华谁也,空梦一场。两千年前的事只有我们记得,夫人这样又是何必呢?”

    潇漠虽然没有接触过宫瑜瑾,但是亲眼看着宫舒然设陷,沐晴还如此的为难,便轻易的知道了沐晴的难处,想来沐晴跨越千年而来,也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

    主子已经不在了,两千年的反省让潇漠想的十分的清楚,他的心里没有凡尘情爱,自然沐晴能够跨越了千年活了下来,那么潇漠就想要提醒一声,不要因为抓不到的感情,最终弄得修为尽毁。

    “潇漠,你还是不懂,夫君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两千年了,我无法抑制这种思念,即便这jiù shì 天界让我上当的圈套,我都无悔。我知道很多人都对伊洛有所觊觎,不然当年我和夫君的大婚,不会就此收场。”

    提到了两千年前的事情,沐晴不禁惆怅了起来。也许是因为遇上了故人,这件事原本是自己最大的秘密,不能够跟任何人提起,今日,沐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个清楚。

    “你知道吗?两千年前,我逃了,我活了。但是这两千年来,我却和你们一样的生不如此。我没有觉得活着有多好,若不是不能够暴露自己的身份,我一定要让夫君记起来。”

    沐晴勉强的撑起了嘴角,宫舒然的gù yì 为之,她又何尝不知?甚至有些时候,宫瑜瑾情谊里面的那种真实,是不是存在的,沐晴也能够感知的出来。

    只是知道又如何,她的想法根本不会改变就算是知道了,不过jiù shì 徒添伤悲而已吗?

    她宁愿自欺欺人,她宁愿什么都不想,只希望留在宫瑜瑾的身边。

    “既然夫人已经有所决定了,属下就不再劝阻了,只是希望夫人能够爱惜自己。千年前的感情对夫人来说可能是迷途珍贵,但是保住了自己更重要。当年殿下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意让天界的人碰夫人分毫,希望今时今日,夫人也能够同样的爱惜自己。”

    潇漠并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够劝服沐晴,索性也把两千年前的事情搬出来。他知道沐晴最介怀这件事情,也只有这件事情,才能够让沐晴燃起保护自己的决心。

    “多谢你了,潇漠,这些我都知道。当日天界毁我婚姻,杀我夫君,若是我有一天有这能力,我也要让他们尝尝惨绝人寰的痛。”

    沐晴说着,不过比起这一切更重要的是,要先bāng zhù 宫瑜瑾稳住魔界,真的要联合伊洛和魔界,天界不一定能够镇压。

    “既然这样,这物件是时候交还给夫人了。”

    潇漠说这,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轻轻的递给了沐晴。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