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

    沐晴的声音如银铃一般,传入了宫瑜瑾的心里。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在听到了沐晴声音饿那一瞬间,宫瑜瑾的确是轻松了不少。

    “夫人,你是怎么出来的。”

    宫瑜瑾嘴角溢出了一丝温柔,迎了上去,拉住了沐晴的小手。不要说沐晴了,千百年来,魔界中不乏修为高强的,同样也不相信这幽暗密林通往鬼蜮的杀人能力,进去了,就没有再出来过。

    宫瑜瑾不知道沐晴是怎么逃出来的,既好奇,有想要试试。

    “只是一个侥幸而已,夫君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此。”

    虽然沐晴的心里晚班渴望,眼前的人jiù shì 自己思念了千年的男人,但是两千年前的事情,她还是选择了保密。一切正如潇漠所说,宫瑜瑾已经完全不记得了,zhè gè 时候又让他想起来做什么呢?

    “不是舒然涉陷你进去的,吗?这会儿我正要找她呢。”

    宫瑜瑾说的轻描淡写,拉着沐晴的小手,就往那密林的反方向走去。沐晴心中不安,本来是想要安抚公主,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两个人一路往回走,宫瑜瑾带着她却走到了十分陌生的地方,她对魔界并不熟,每一次出门都要经过深思熟路。街上你来我往的,都在zhù shì 着这一对璧人。

    魔界的人自然识得宫瑜瑾,只是宫瑜瑾身边的女子却颇为神秘。他们是没有见过,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是宫瑜瑾第一次带沐晴出去,没有任何的车驾,却更显神秘。看着街上人们的目光,沐晴甚至有些不好意思了。

    “夫君,我们这是要到哪?”

    沐晴附在宫瑜瑾耳边,小声的问道。这一切似乎都太过突然了,宫瑜瑾从来都没有好好的jiāo dài 过自己到底要去哪里,此时沐晴心中还装着潇漠的话。

    她不相信宫瑜瑾能够负她,即便有的时候沐晴也感觉这份感情不是出自真心的。

    宫瑜瑾没有说话,一路带沐晴来到了一个水榭阁楼,四周有花香围绕,却不幽静。长长的九曲桥不知道通往何处,八角形的阁楼在日光之下更是显得柔和。

    只是在这水榭之中,住的到底是什么人,沐晴到现在为止还不得而知。

    但是看这样精致的宅邸,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住的吧。

    “夫君,这里是做什么的。”

    沐晴轻轻的晃了晃宫瑜瑾,轻声的问道。“进去再说!”

    宫瑜瑾向后望了一眼,轻声的说道,转眼之间,已经带着沐晴穿过了那九曲桥,来到了楼内。

    “二皇兄。”

    沐晴还没有来的及fǎn yīng ,耳畔便传来了宫舒然的声音,那声音柔柔的,听起来十分的舒服,沐晴微微皱眉,想不到宫瑜瑾竟然悄悄的把自己带到了这里来。

    “她怎么还活着!”

    在看到了宫瑜瑾身后的沐晴之后,宫舒然的脸上难免露出了惊恐之色,不是说进了幽暗密林,没有人能够活着出来,那沐晴现在有是为何?

    “怎么你还想要让本殿下的夫人出点什么事情。舒然这次你也太大胆了。”

    宫瑜瑾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厉声的训斥道。而沐晴只是站在原地张望着,她也没有想到,宫舒然竟然有这样狠毒的用心,现在想想,也真的是十分的yì ;。

    “二皇兄,这女人来历不明,动机不明,舒然也是为了你好呀。你认为父皇能够同意吗?”

    宫舒然还十分的委屈,为自己打抱不平。想来若不是沐晴害的自己屡屡挨骂,她倒是不讨厌沐晴。但是有了宫瑜瑾的事情,她便对沐晴感到深恶痛绝。

    原本宫舒然jiù shì 魔界的公主,众人对她礼遇,可以说从来都没有收到过什么jiāo xùn ,今日沐晴的事情,显然是刺痛了宫舒然的。

    “住嘴,还不知道悔改,难道真的让我将你送到父皇那里,你才死心。”

    宫瑜瑾厉声的呵斥道,完全不给宫舒然一点的情面:“舒然今天你给本殿下记下了,她jiù shì 你为了的二皇嫂,你若是在想出什么歪门邪道来,不要怪本殿下把你跟虞姬关在一起。”

    “不要呀,二皇兄,然然知错了,然然才不要去那里呢!“宫舒然听了宫瑜瑾的话,连忙下跪认错。可见她到底有多么的害怕,只是那虞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够让宫舒然如此的害怕呢。

    想来身为公主的宫舒然性子跋扈,倒是也能够理解,沐晴还真的不敢想,这魔界里面,居然还有人能够治得了她。

    “夫君适可而止吧,你不要吓坏了公主。”

    沐晴微微皱眉,不想要两个人的关系闹得太僵,轻声的劝阻,并且走上前去,扶起了宫舒然。

    “公主,夫君他没有别的意思,本是一家人,能够和睦相处jiù shì 最好的了,其他的事情我们也应该向一起看齐不是吗?”

    沐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跟宫舒然说什么,一个暗害过自己的女子,恰恰jiù shì 宫瑜瑾的妹妹。

    “不要你假好心,你zhè gè 坏小偷,偷了我要的东西,还偷走了皇兄的心。”

    宫舒然直接将沐晴甩到了一边,由于事出突然沐晴还当真没有站稳,多亏了墨尘反映及时,扶住了沐晴。

    “舒然,你还不知错!”

    宫瑜瑾拍案而起,看着宫舒然。她不知道宫舒然究竟和沐晴积了多大的仇怨,他不在乎,也相信这件事情,自己能够完美的解决。

    “我错,二皇兄你是被这女人迷惑了吧。”

    宫舒然后退了两步,却被宫瑜瑾强行扯了回来,厉声的说道:“墨尘把公主带到尘缘阁去,等本殿下亲自去找父皇解释。”

    听到了尘缘阁三个字,宫舒然不禁脸色大变,心灰意冷,缓缓的说道:“皇兄你若当真动了感情,必会同那日宛平姐的结局一样。你还不明白吗?你真的相信她,要把然然关到那个地方去吗?”

    今日又再次提起了“宛平”两个字,沐晴心中yī zhèn ,看起来三界之内还真的有这样一个女子,或者说她就在魔界的何处?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