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口!”

    宫瑜瑾厉声呵斥,一切终于huī fù 了原本的宁静,宫舒然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乖乖的闭上了嘴。

    “夫君,那宛平姑娘。”

    “夫人,这些都是魔界的陈年旧事,为夫不想要多提了。如今幽禁了宛平,你也算是能够暂时安心了吧。”

    宫瑜瑾的手轻轻的划过沐晴的脸庞,话语中还带着一丝的宠溺,只是沐晴想的却不是那么多。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事情,更想要找宫舒然好好问问。

    只是宫舒然的心都是向着宫瑜瑾的,无论自己对她有千般好,宫舒然是真的能够说实话吗?

    “huí qù 吧,夫人!”

    宫瑜瑾的声音再次在沐晴的耳畔响起,沐晴不敢多想什么,急忙跟上了宫瑜瑾的脚步。

    那日龙珊珊找她,提到了宛平的事情,沐晴便一直都认为那是一个陷阱。今日宫舒然再次无意间提起了宛平,沐晴就真的在心中记下了zhè gè 名字。

    若是没有事情,为何宫舒然在提起宛平的时候,还会提及感情?现在自己手中掌握的不过是凤毛麟角。宫瑜瑾都说了不要去追查,但是沐晴仍旧忍不住。

    这叫做宛平的女人的身后,会不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过在沐晴看来,这秘密,还只是针对于宫瑜瑾的。

    夜凉如水,宫瑜瑾匆匆huí qù 处理自己的事情了,离公布魔尊人选的日子越来越紧,沐晴也能够体会到宫瑜瑾的紧张。他原本是几个人之中胜券在握的一个,却没有想到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件能够走进魔尊的心里。

    如何评判,也只当是魔尊大人给了众人一个提醒。魔王杖碎片丢失,若是沐晴没有猜错,这样的事情,宫云逸一定会想到宫瑜瑾的头上,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若是宫云逸在zhè gè 时候做点什么,不知道宫瑜瑾有无提防。

    “丫头,你在想什么呢!”

    桃夭的魔咒大概拔出,脸色显得好了很多。只是沐晴却没有一丝的喜悦,看着桃夭的脸,淡淡的问道:“妖精,怎么说我都算尽心救过你一命,可不可以帮我解决一点问题。”

    沐晴jiù shì 这样,明明知道桃夭和宫瑜瑾的关系才是那种比较亲近的,在zhè gè 时候却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希望放在了桃夭的身上。

    “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桃夭的表情异常的严肃,动作却恰恰十分轻佻,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沐晴的肩膀上,看似亲密,shí jì 上是想要给沐晴一些鼓励。

    这些日子沐晴都不太开心,虽然自己的魔咒不会影响身体了,但是桃夭也跟沐晴一样笑不出来。沐晴不在的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连沐晴这样乐观的人,都会变得如此的惆怅。

    “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做宛平的姑娘!”

    沐晴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挑起了一撮青丝,低头摆弄,根本没有抬头去看桃夭的勇气。问这问题的时候,她心中自然是紧张万分,她不担心别的,只怕宫瑜瑾说自己多疑。

    “你是在哪里听到zhè gè 名字的,清幽殿的魔姬这么多,哪个叫做宛平,我怎么能分的清楚。”

    沐晴没有察觉,桃夭的脸上多了一丝转瞬即逝的尴尬。

    “你现在是他的夫人,想那么多干什么?”

    桃夭轻声说道,却伸出手来将沐晴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珍惜现在吧,你已经很幸福了,那些陈年往事不提也罢,只要瑜瑾现在心中的那个人是你,过度的追求,又有什么意义呢?”

    桃夭的声音很轻,多数的话,沐晴都没有听明白。

    “妖精,夫君在意的那个人真的是我吗?”

    沐晴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刻在说些什么,原本心心念念的感情,却变成了一份怀疑。若不是这魔界的事情蹊跷太多,沐晴倒是宁愿沉溺在自己的梦里面不愿意醒来。

    她眼中的夫君,一直都是千年前的样子。潇漠的话对她的影响也很大。宫瑜瑾只是一个转世而已,自己用用得着拼尽了生命去爱他吗?

    不过沐晴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两千多年的等待,她要的不jiù shì 回到他的身边,不管前世今生,有宫瑜瑾一人足矣。

    “他不在意你,何必去那么远找你。幽暗密林可是魔界的鬼蜮,你知道有多么危险吗?”

    桃夭将沐晴的头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胸前,一脸苦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了。宫瑜瑾对沐晴的那种感情的交织,纷繁复杂,到了现在,连他都分不清楚真假了。

    “妖精,你说最后我会一无所有吗?”

    沐晴抬起头来,眸子上面沾染了一丝潮气,却如水一般的清澈。柔和的目光里面,什么都没有,要说有就只有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的容貌。

    “这里是魔界,不是人间。你是魔女不是一个普通女儿。感情的事情你自己应该懂得取舍吧。我们都不是人,便注定了要为这种不凡去拼搏,只要记住你来的目的就好。”

    桃夭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ān wèi ,他了解宫瑜瑾的个性。沐晴如今迷途深陷,不是任何人能够拉她回来的。到现在桃夭都不知道沐晴的身份,连宫瑜瑾都没有兴趣追查的事情,他也不必为难了。

    沐晴点了点头,听到了桃夭的话之后不禁有些惆怅。

    这jiù shì 真实,残忍却贴心。

    “妖精,我真的不后悔救你。说不定妖界现在也是迷乱重重,但是你还是早些huí qù 吧。”

    沐晴笑了笑站了起来,听了桃夭的一番话之后,心境自然开明了不少:“我要huí qù 了,你一个人好好休息。”

    望着沐晴的背影渐行渐远,这魔界的事情才刚刚开始,他怎么可能huí qù 。若是他现在抽身而去了,zhè gè 傻丫头,不知道还会为了宫瑜瑾做出什么傻事儿来。

    想到这里,桃夭不禁傻笑了两声,用来提醒自己,就算沐晴身份不明,她也是魔界的人呀。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