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若是觉得不妥,大可以自行离奇。想来当初想要进来的也是你们。”

    宫瑜瑾淡淡的说道,仿佛没有感情一般。也是对待这些人,他怎么可能有什么感情。这不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宫瑜瑾到了现在,比谁都清醒。

    看着荣华无望,宫瑜瑾又说了这样的话,很多魔姬都迟疑的站了起来。想来她们其中的有些人,在这里兢兢业业,还不是一点宠爱都得不到吗?这般努力又有何用呢?

    想来她们不自觉的感伤,离开也不失为一个好的主意。看见有人离开,便有更多的魔姬纷纷而起。要知道在这清幽殿内,想要得到什么宠爱,真的死难如登天。多数人从来都是不必召幸的,不过是当时一时贪慕虚荣,就来到了这里。

    望着魔姬们纷纷的离散,沐晴的心中也多了一份的感伤,不知道宫瑜瑾此刻想的是不是跟自己相同,无论怎么样,沐晴都会陪在宫瑜瑾的身边,甘苦与共。

    更何况,沐晴虽然不说,但是现在宫瑜瑾却有很大的机会能够复苏的。

    “殿下,璐瑶愿意长久追随殿下。”

    就在沐晴看着这清幽殿的人零零散散的走开的时候,璐瑶突然走上前去,跪在了宫瑜瑾的面前,十分的虔诚。

    “璐瑶姑娘起来吧夫君若是真的有你这般的宠姬,沐晴倒是会感觉到幸福才对。”

    沐晴温婉的笑了笑,虽然对璐瑶还有这依稀的敌意,毕竟到了zhè gè 时候,璐瑶也是真心的对待宫瑜瑾的。

    “璐瑶留下只是为了殿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沐晴不知道为何这些人看自己总是有那种莫名的敌意,她习惯了,轻叹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夫人,外面风大,我们huí qù 吧。”

    宫瑜瑾只是轻轻点头,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搭理璐瑶,轻轻的揽过沐晴的纤腰,像清幽殿里面走去。一切都平静的可以,就像是宫瑜瑾gù yì 在试探一般。沐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心中却还是有那种不安的心情在里面。

    “嗯!”

    沐晴不想要多想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今天的事情是时候消化才好。

    来到了水榭洞天,宫瑜瑾轻轻的靠在了软榻之上,看着沐晴忙来忙去的,一刻都不消停。

    终于,沐晴泡zhǔn bèi 好了茶水递了过去,现在zhè gè 时候,她不知道应该如何说才不会戳到宫瑜瑾的痛处。

    “夫人,为夫都说了,这些事情不用你去费心。”

    宫瑜瑾接过了沐晴的水杯,随意的放到了身边,一把将沐晴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坚硬的胸膛紧紧的贴着沐晴的背,就这样把沐晴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很久都不愿意放开。

    然而,片刻之后,沐晴挣扎着想要起来,宫瑜瑾的手却在无形之中扣紧了少许,冰凉的唇瓣轻轻的附上了沐晴的脖颈,让沐晴感觉到身上那种最最深层的颤栗,这种感觉沐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那种酥酥麻麻还夹杂着一丝的紧张。

    宫瑜瑾没有改变自己的姿势,用牙齿轻轻的撕扯着沐晴的衣带,似乎不是那样着急,缓慢中还带着一丝的急切,久久的在沐晴细软的脖颈间徘徊着。

    “夫人,真香!”

    宫瑜瑾轻声的说道,话音刚落,变熟练的含住了沐晴的耳垂。这些事情他根本无须ān wèi ,若真的要说是ān wèi 的话,最好的ān wèi 便是沐晴的身体。

    虽然相处之间,宫瑜瑾无感爱意,但是却对沐晴格外的眷恋。他对沐晴是那种独特的归属感,就像是这女人很久以前就属于自己一般,肆意的占有,不知疲惫。

    现在,宫瑜瑾的心情仍旧是一样。与沐晴相识已经不浅了,他也是摸透了沐晴的性子,其它的事情,宫瑜瑾都不想要多说了,只需要记住此刻的事情就好。

    “夫君!”

    沐晴娇嗔一声,浑身上下早就被宫瑜瑾挑、逗的不能自已,话语之中带着一丝的软腻,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嗯?”

    宫瑜瑾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的邪魅,似乎并不在意沐晴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在这清幽殿内,唯有zhè gè 女人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不会反抗,不会背叛。

    即便宫瑜瑾从来都不曾深究沐晴是从何而来,更不敢在沐晴身上说什么感情。

    沐晴微微红着脸,正因为背对着宫瑜瑾才有了一丝躲藏的机会,不然被宫瑜瑾正面看见了,自己不是要羞愧死了吗?

    宫瑜瑾的动作始终没停止,已经要开了她肚兜的带子,在那白嫩的脖颈上留下了一个有一个的痕迹,他很享受这种过程,这种让沐晴从坚定到屈服的过程。

    “嗯。”

    软腻的呻、吟声从沐晴的口中发出,就在这一刻,宫瑜瑾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向往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宫瑜瑾翻转过沐晴的身子,双手扣着她的腰,急不可耐的吻上了沐晴的唇瓣,不同于以往的温柔,这次的吻倒是予求予取,霸道十足,根本不管沐晴早就已经呼吸困难。

    那霸道的舌在自己口中肆意的搜略着,根本不放过每一处甘甜。沐晴的双手紧紧的绞着宫瑜瑾的袍子,青涩的回应着。

    她也许还在想着宫瑜瑾今天心中的不快,却不知道此时宫瑜瑾早就已经拉开了她的衣带,急不可耐的附上了她的丰盈。从来就没有任何的情绪问题,宫瑜瑾现下根本不会去想这么多,只是想要早点尝尝怀中的人儿而已。

    想到了这里,宫瑜瑾手上的力道不禁微微加大,熟练的捻着沐晴那粉红的樱果,沐晴这时候早就瘫软在宫瑜瑾的怀中,有些被动的接受着宫瑜瑾的吻。

    这男人的温柔总是让她那么容易的沉溺,还是说沐晴的心中从来就只有宫瑜瑾的喜怒哀乐而已,不然这段情谊不会来的如此的深重,任凭沐晴怎么努力,两千年的光阴都不曾让她有丝毫的忘却和怠慢。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