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的脸上总算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的笑容,说实话,沐晴现在仍旧紧张。

    “在本殿下的地盘,残夜,你是不是有点胆大包天了。”

    沐晴抬头,宫瑜瑾已然站在了这寒冰洞的门口,目光灼灼的zhù shì 着眼前的一切。沐晴只是在想宫瑜瑾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却不知道,当沐晴用那发簪割破自己的手的时候,宫瑜瑾就已经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了。

    那唤做残夜的的男子一惊,连忙跪倒在宫瑜瑾的脚下,身上却因为沐晴施的毒咒痛苦万分,根本直不起身子来。

    “夫君。”

    沐晴小声的唤道,加快了脚步跑了过去,丝毫不畏惧残夜,站在了宫瑜瑾的身边。

    “夫人,以后可不要自伤其身,为了这种喽啰,不值!”

    宫瑜瑾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温柔,拉起沐晴细软的小手,上面早就已经血迹斑斑,那鲜红的颜色浸透了她白色的纱衣,事出紧急,也怪不得沐晴下手不知道深浅了吧。

    “夫君,沐晴知道了。”

    沐晴小声的回答,共赴生死之时,沐晴一直都不会去想,自己还是宫瑜瑾夫人的事情。因为沐晴只想着这一战的输赢,对自己和桃夭都十分的重要。

    到了宫瑜瑾zé guài 的时候,沐晴这才恍然大悟,对宫瑜瑾自然多了一分的抱歉。

    “墨尘,待下去严加看管。等到本殿下有时间,再好好的审问。”

    宫瑜瑾的声音很轻,却带着浓浓的杀气。那叫做残夜的男子,连忙脸色煞白,似乎已经预见到自己的解决一般。

    “二殿下,你这样审问残夜,只怕是太子殿下那边不依吧。”

    残夜咬牙切齿,用尽了最后的lì qì ,缓缓的说道。

    “你伤了本殿下的夫人,不要说闹到大哥这里,就算是到了父皇那边,你认为本殿下还没有理由治你的罪?你在魔界这么久,应该也知道本殿下的作风,放心,本殿下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宫瑜瑾的话,让那残夜的脸上又多添了一丝紧张的神色,紧闭着双眼,认命了一般的不再说话。

    宫瑜瑾轻轻挥手,划过了沐晴的伤口。那刚才还皮开肉绽的地方,一瞬间便huī fù 了原样。

    “你还好吧。”

    宫瑜瑾用余光看向桃夭的方向,小声的说道。

    “我倒是无碍,你好好看看这丫头吧。”

    桃夭苦笑了一声,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沐晴的身上。如今他跟沐晴算是有所捆绑,虽然在最后的时候,沐晴撤去了功力,避免他的元神被自己吸附,但是刚才对沐晴的折损一定不少吧。

    “夫人,觉得如何?”

    宫瑜瑾这才俯下身子,仔细的看着怀中的人儿,这才发现,沐晴全身冰冷,好像是受了着寒冰洞的感染。想到了刚才沐晴跟桃夭同生赴死,宫瑜瑾的心中竟然有一丝的吃味。

    沐晴粲然一笑,感觉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弱。这是因为自己对那残夜下了反噬的咒术,jiù shì 用了刚才桃夭的力量。若不是这样,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bàn fǎ 去duì fù 这魔界最卑鄙的东西。

    只是这次对自己的伤害,沐晴根本无法预见,如今一切祸患以除,她终于可以放心了。

    “夫君,我没事儿。”

    沐晴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因为体力不支晕倒在宫瑜瑾的怀里。宫瑜瑾连忙将沐晴抱了起来放在了身边的软榻之上,桃夭也及时凑上去,为沐晴把脉。

    “怎么样?”

    宫瑜瑾的眉头紧锁,似乎在为沐晴的事情烦忧。

    “伤的太重了,功力折损成这样,怕是一时半会儿都不好huī fù 。”

    桃夭微微颦眉,小声的说道:“不用担心我不尽力,这女人既是我的jiù mìng 恩人,现在我们的性命又被绑在了一起,她若是死了,我也活不久。”

    桃夭摊了摊手,好像根本不以为意。

    “这不都是你自找的,你明明可以让她自己解决。”

    宫瑜瑾还是介怀刚才契约的事情,只是这句话说出来便让桃夭感觉心中一凉。怎么宫瑜瑾的意思是让沐晴独自去送死?这原本就没有沐晴的事情,而且那件事情都过去很久了,难道宫瑜瑾真的是看不到沐晴的好。

    桃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对沐晴动恻隐之心的,看着沐晴虚弱的样子,他不禁为沐晴感觉到不值。

    “不要再看了,你们根本没有可能。做好自己的事情,你们的契约我会想bàn fǎ 解开的。”

    宫瑜瑾的口气淡然,控制自己不把目光放在沐晴的身上。她不知道沐晴为什么会不顾生命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桃夭。

    对于沐晴,宫瑜瑾这才发现自己有这么多的不了解。原本对于zhè gè 痴情女子,宫瑜瑾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去了解什么,沐晴jiù shì 她的人,跑也不会跑。

    现在他似乎要从新审视zhè gè 问题,毕竟自己早就已经昭告天下,说沐晴是自己的夫人,即便是没有任何感情,也要负责吧。

    更何况,现在魔界的事情,全都靠沐晴了。

    “没事儿我就带她huí qù 修养了。”

    宫瑜瑾低下头呀,抱起了沐晴,就往外走去,看似不以为意,却将怀中的人儿抱得越来越紧。她竟然怕沐晴会冷,更加怕沐晴这一睡就不起来了。如今宫瑜瑾心中的感情十分的复杂,魔界的事情很是重大,他可没有什么闲情逸致想儿女私情。

    “主子,残夜已经关起来了。您是不是要审问呢?”

    就在zhè gè 时候,墨尘正好出现了,正是关押了残夜之后,过来找宫瑜瑾讨要下一步的计划。

    “用最毒的刑罚,好好对他。千万不能够让他死了。”

    原本只是审问而已,墨尘不知道为什么宫瑜瑾要加上这番话,难道是担心自己用刑的时候会手软,哈市为了别的什么呢?

    “是!”

    墨尘应了一声,便不再多问,转身离开了。

    “夫人,我们huí qù ,好好休息就会好起来了。”

    宫瑜瑾对着怀中的人儿喃喃自语,只是说这些的时候,沐晴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被任何人听到。

    宫瑜瑾到现在都根本没有bàn fǎ 理解沐晴的那些情感,实在是让人感到十分的矛盾,只是当宫瑜瑾带huí qù 的时候,总算是安心了不少。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