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骗你,只是说今天不能够把你带走而已。”

    沐晴没有再看宫舒然,因为她还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今天的事情。

    “那什么时候,本公主已经快要疯了。”

    “你在这里,也走不了,还是好好的等上两天,我一定把你带出去怎样?”

    沐晴说这,宫舒然也只能够点头。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堂堂一个魔界的公主,竟然要受到这样的待遇,想想宫舒然就觉得十分的不平。只是不平归不平,若是现在自己再不相信沐晴,她还能怎么办。

    “好了,本公主相信你jiù shì 了。本公主在这里等两天,你可要快点儿。”

    宫舒然最后放了软话,就像是一个求之不得的孩子,看的沐晴有些怜惜了。这公主做事情虽然狠毒了一点,好在什么都敢说出来,心肠还算不坏。

    “静儿,我们huí qù 吧。”

    沐晴垂下了眼眸,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心里面想着要不要找宛平的事情。

    两个人才刚刚走出去,宫舒然便大门紧闭,显然很不愿意看到这院子里面的另一个人。这虞姬究竟做错了什么,能够受到这么大的惩罚,只是这魔界对这件事情,似乎守口如瓶一般,口径一致,都说不知道。

    沐晴也深究不了,就在自己要踏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yī zhèn 阵歌声。那歌声断断续续的,却是从虞姬那里传出来的。沐晴对虞姬的事情十分的好奇,自然有兴趣去看一看。

    要说自己探望了宫舒然还好,虞姬那里可是禁地,,沐晴过去的时候,算得上是犹豫了再三,最终还是选择进去。有些事情不弄明白,沐晴始终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我们去看看!”

    “公主,虞姬娘娘那里可是禁地,不要过去呀。”

    静儿好心的提醒,显然这虞姬的事情在魔界十分的重要,不然跟她说话的那些婢女,也不用如此的紧张了。只是没有人知道,虞姬究竟做错了什么,只是知道这样一个禁地而已。

    “没关系,我们就进去看一看,那虞姬究竟是什么人。”

    沐晴望着眼前的场景,坚定的说道。

    静儿没有bàn fǎ ,值得跟随者沐晴,两个人一路快走,来到了里面的院子里。想必魔界的繁盛,这院子算得上是尽显荒凉了。若不是那若有若无的歌声,沐晴一定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呢。

    “皇子妃,进来吧。”

    沐晴走到门口之时,这虞姬一经发现了自己的行踪,沐晴有些惊讶,她和宫瑜瑾大婚不过是之前的事情,一个幽居的人,怎么能够知道这些事情呢。

    沐晴想都没想直接推开了门,朝里面走去。”是虞姬娘娘吗?“沐晴明明知道来者何人,却还是这样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虞姬的声音的时候,沐晴会感觉到那样的熟悉,就好像是自己捡到过虞姬一般的。

    直到沐晴走了进去,才微微的愣住,这哪是什么虞姬,明明jiù shì 那日召唤她的龙珊珊嘛!

    “龙珊珊怎么是你!”

    沐晴看到了龙珊珊,显然有一种吃惊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被戏耍了一般。什么两千年前的婢女,这不过都是戏耍她的把戏吧。想到了这里,沐晴的心中就十分的愤怒,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种结局。

    “夫人莫不是还在记恨!”

    “一会儿皇子妃,一会儿夫人的,你究竟有什么事情,要步步引诱我入局。公主的事情也是你安排的吧,那宛平究竟是什么人,值得你如此的卖命。”

    沐晴的心中显然十分的不满,看着龙珊珊,想要讨回一个说法。

    “我并不是什么虞姬,我只是两千年前没死的婢女而已。一切都是一个误会。夫人,你若是介怀,大可以拿我出气,夫人的修为,奴婢自然不敢还手。”

    龙珊珊还是那副娇弱的样子,却看得沐晴十分的不舒服。

    “你是魔尊身边的虞姬,在这里唤我夫人,怕是于理不合吧,你还是不要这样了,以免我们两个都不好办!”

    沐晴说着,轻轻的摇了摇头。她只是想要知道龙珊珊这一次又一次的,究竟想要做什么。

    “夫人万不要这样说,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奴婢现在也不多隐瞒什么。奴婢知道二殿下把公主带过来了,请夫人把公主带出去。”

    那龙珊珊一脸恳切的看着沐晴,似乎有事相求。

    “公主和你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公主的事情也是你安排的吧,若是你今天不说清楚,这件事情我定然追究。”

    沐晴坐在龙珊珊的前面,一脸的不悦,缓缓的说道。其实沐晴的心中也没有什么底气,她不知道这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若不是她现在太过疲惫了,也不会想着早点解决了问题。

    “公主。”

    龙珊珊提到了宫舒然,显然有些踌躇,迟迟不肯开口。

    “你不说也可以,当日公主将我引到鬼域,害我险些失去性命,现在我虽然安然,但是公主这罪是脱不了的,若是我这安不松口,她就要在这里陪你一辈子,这一点,魔尊大人也是授权,你还不说清楚。”

    沐晴不想要听龙珊珊在自己面前说fèi huà ,既然龙珊珊很重视宫舒然,那沐晴就直接用宫舒然逼问。虽然这龙珊珊三番两次的撒谎,沐晴已然是不相信了,但是事情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她倒是想要摸出一点端倪来。

    “夫人,千万不要。公主年纪还小不要这样对她。”

    “是她先对我不轨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怪我,你若斯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新帐老账一起算。”

    沐晴一点都不肯妥协,一副如果不说清楚事情,就要把公主一辈子幽禁在zhè gè 地方的意思。其实幽禁的事情,跟沐晴一点关系都没,虽然她和宫瑜瑾已经大婚,魔界的人会尊她一句皇子妃,但是手中有多少筹码,沐晴清楚的很,万不敢做出身有违规矩的事情来。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