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不知道现在眼前女子的身份如何?若她不是虞姬,怎么可能在这里。若她是虞姬,为什么还要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的说自己是龙珊珊?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骗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沐晴的态度十分的坚决,自己追查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原点,到底是何人如此的戏耍自己,沐晴的心里面还真的不是很舒服呢。

    “奴婢真的是虞姬,也是两千年前的人,此番不是为了骗夫人的,只是希望夫人能够给我们一个出路。”

    龙珊珊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生怕沐晴会怪罪什么。

    “那你和公主呢,你们是什么关系。”

    讲到这里了,沐晴就不禁开始怀疑龙珊珊和宫舒然的关系。这份感情不像是假的,提到了宫舒然,龙珊珊的脸上明显紧张了不少。

    “公主可以说,是奴婢的孩子!”

    bsp;mò 片刻,龙珊珊抬起了头,恍惚的说道。

    “为何是可以,这母女的关系,是jiù shì ,不是就不是,你这般说辞,模棱两可,让我利相信。”

    沐晴微微蹙眉,什么都能够说是可能,这种关系怎么能够是可能。不过龙珊珊那般关心宫舒然,听起来,若是说她们是母女的话,怕是确有其事。

    “夫人莫要着急,事情是这样的:当年我游荡在魔界之间,为了生存硬生生的挤进了虞姬的身体里面,后来这虞姬就成为了魔尊大人的宠姬,一时之间受宠过盛,引来了嫉妒。奴婢在生完了公主之后,身体有损,根本无法像以前那般能够蒙混众人,便称病对一切的人视而不见。“龙珊珊抓紧了衣摆,就像是在诉说什么痛苦的事情一般的。

    “公主长大,思念沐晴偷偷的闯了进来。那日真是满月,对于我们这些灵魂来说,是最大的折磨。那时候公主年幼,看见奴婢被逼出了虞姬的身体,变回了以前的样子,竟然向魔尊达人诉状,说我是妖孽。百年的情谊,魔尊大人终究没有要了我的性命,却把我囚禁在zhè gè 地方。”

    “夫人,奴婢说完了,你是不是可以带公主离开了。奴婢知道公主不想要跟奴婢在一起,甚至就连奴婢也不知道公主是不是奴婢亲生。如今虞姬的身体已死,变成了奴婢的样貌,终日被囚禁在这里。”

    龙珊珊说完了话,变bsp;mò 了下来。似乎在等着沐晴做什么决定一般,不敢吱声。

    “她虽然是公主,但是因为奴婢的事情受到了不少的牵连,不然不会这样凄惨。只是公主的性格jiù shì 这样,没bàn fǎ 改变的。”

    沐晴也赞同龙珊珊的说法,在这魔界的确是不讲任何的人情。你一朝受宠,或者一朝失宠,都会感受到那种人情冷暖的变化。想来不仅仅是魔界吧,谁不想要往高处攀附呢?

    “你就不想着跟公主说清楚?不管你是龙珊珊,还是虞姬,都是她的母亲呀。”

    沐晴坐在了桌子前面,听了龙珊珊的故事,心中不免有些感触吧。这次一个受宠的魔姬,算是体会到了人间的冷暖,来日自己和宫瑜瑾,会不会也是这样。

    “但是,你上次引我过来,说宛平的事情又是为了什么?”

    沐晴转了一圈,心中心心念念的还是宛平的事情,一切怎么可能如此的巧合呢?莫不是这宛平身上真的有什么事自己不知道的。

    来都来了,若是不问清楚的话,沐晴怎么都不会甘心的。

    “奴婢说宛平,只是为了给夫人提一个醒。二殿下的身边危机重重,夫人若不是想好了,千万不要逗留。”

    “但是这宛平到底是什么人,若只是夫君身边的一个普通姬妾,她的性命跟我有何干?”

    沐晴微微皱眉,不知道自己应该问什么。照眼前两个人的说法jiù shì ,宛平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但是沐晴的心中却还是疑虑重重。

    只要是有关于宫瑜瑾的事情,沐晴都格外的上心,因为沐晴心中也紧张,生怕宫瑜瑾再出什么状况。

    魔尊决定的事情,实在是让沐晴吃惊。如今宫云逸的大权在握,很有可能想bàn fǎ 将宫瑜瑾连根拔除。

    在一切事情找上门之前,沐晴可是要想好了解决方案才好。还有那魔王杖的碎片,沐晴若是不想bàn fǎ 的话,在落入了宫云逸的手里,那可jiù shì 大事不妙了。

    “好了,公主的事情我会想bàn fǎ 。我不管你是虞姬娘娘,还是龙珊珊,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你设了什么局。你也看见了,现在公主就在我的身边,你的灵魂出窍可以一次两次,难道真的能够保证她的周全。若是让我发现你在骗我,定不轻饶。”

    沐晴冷冷的说道,只要是有关于宫瑜瑾的事情她一向都很警觉。更何况在这里摆出友善的嘴脸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她从来都不相信龙珊珊,一点也不相信。所以能够有这样的决定,一点都不yì ;。

    “是,奴婢不敢!”

    龙珊珊低下了头,尽管过去了两千年,事易时移,她却还是愿意尊称沐晴一句夫人。其实她并不知道今生今世,沐晴又一次成为了宫瑜瑾的夫人。

    “公主,你之前见过zhè gè 女子?”

    静儿走上前去,一脸的yí huò ,两个**步快走,离开了结界,来到了正常的地方。

    怪不得以前宫瑜瑾说道虞姬的时候,宫舒然会那样的不满,原来两个人还有着这样的关系。都是那场莫名的灾祸,让魔界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如今沐晴要步步为营,也是为此。

    “沐晴!”

    沐晴和静儿快步走到了魔王殿的附近,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沐晴回过头来,便看到宫云逸早就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太子殿下!”

    沐晴微微颔首,轻声的唤道。

    “没想到你会在这里?”

    “沐晴不知道太子殿下指的是哪里?”

    沐晴的美眸转了转,明明知道宫云逸在跟踪自己,却还是不方便说出来。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