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因为身子还弱,沐晴很快便睡着了,半梦半醒间,沐晴做了一个十分绵长的梦,抬起头,自己竟然身在一个叫做紫云殿的地方。

    沐晴依稀记得,宫舒然对自己说过,那个叫做宛平的女子,就被囚禁在这里。

    宛平曾经也是宫瑜瑾身边的人吧,虽然沐晴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却对这件事情格外的上心。

    此时紫云殿安静的一个人都没有,若是说这里是囚室的话,沐晴还真的愿意相信。

    “我等你很久了,帮帮我!”

    院子里传来了虚无缥缈的声音,伴着这寂静,有几分渗人。沐晴不敢多想,沉了沉眸子,走了进去。

    zhè gè 叫做宛平的女人,已经不止一次想bàn fǎ 寻找自己了。即便之前龙珊珊把一切都解释的十分明白,沐晴可以说自己还是不太相信。宛平这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然她一定不用这样的大费周章。

    “宛平姑娘,现在就你我两人,不用藏着掖着,有什么话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沐晴走了进去,却没有想到这紫云殿的后面并不是什么亭台楼阁,而已是一汪巨大的瀑布。那瀑布飞流直下,掩住了半个洞口,却也让沐晴看了个仔细。

    “我知道瞒不过你,我走不出去,进来说吧。”

    里面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宛平的声音,沐晴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缓缓的走了进去。她实在是紧张,不知道接下来能够发生什么事情。

    隐身在shān dòng 之中,里面格外的空旷,就连自己脚步的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宛平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宫瑜瑾做的,怎么龙珊珊跟自己说完了之后,她还有一丝的怀疑。

    “你在哪里,你要装神弄鬼,你我都是魔界之人,无需如此的神秘。”

    沐晴微怒,这周围就像是被宛平设置了结界一般,自己根本走不进去,见不到宛平,却只能够听见你的声音。

    “我只是担心吓坏了你而已。”

    宛平小声的说道,声音更加的虚无。沐晴怒了,暗暗的施了力量,想要打破这结界,却还是于事无补。

    “这是在梦中,你的修为都是无用的。”

    沐晴思量之间,便有一个白色的人影闪了出来,待到沐晴看清楚之时,却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而已。

    “你是宛平姑娘?”

    沐晴微微的颦眉,这一切都不用多问。在这魔界跟自己故作神秘,三番两次要引自己过来额人,不jiù shì zhè gè 叫做宛平的女人吗?

    “宛平相貌粗鄙,不方便直接相见,请姑娘见谅。”

    那宛平倒是生的十分有礼貌,只是听到这是在梦中,沐晴就开始不寒而栗了。若是一切道德法力都不能用的话,是不是代表着现在这女人可以对自己肆意妄为。

    “你转过身来,说清楚,为什么要引我来这里。”

    沐晴上前了两部,想要打破这样的牢笼。却不想当宛平抬起头来的时候,真的吓了自己一跳。宛平的样貌倒是说不上骇人,只是清秀的脸上,有一半容貌尽毁,行程了鲜明的对比。

    这样的惊吓,直接将沐晴拉回了现实之中,沐晴醒来,望着周围的水月洞天,却也不觉的惊出了一身冷汗。在zhè gè 地方,若不是宫瑜瑾陪着,沐晴其实睡不踏实。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可能自己始终都没有习惯魔界的生活吧。

    等了好久,那宛平终于找上门来了,沐晴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心中的感觉。其实她还是真的想要找宛平问个明白,不是一次两次,而是三番四次了。

    只是沐晴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宫瑜瑾明显的不让自己随意走动了。

    其实想想也是,沐晴对着魔界并不熟悉,自从大婚之后,很多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自己,也许是自己这不足为外人道的身份吧,注定了沐晴一定要忍受这样的结果。

    沐晴从来都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如今这宛平找上门来,她就一定要弄清楚。

    其实困扰着沐晴的还有宛平那和宫瑜瑾说不清楚的关系,只要是有关于宛平的事情,宫瑜瑾总是喜欢避而不谈,沐晴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沐晴还没有那个勇气直接去问宫瑜瑾,其实她也觉得,既然今日她站在宫瑜瑾的身边,成为了他的夫人,有些事情自己确实有必要要问清楚。

    现在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的,沐晴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走这一趟,但是自己查了那么多的事情,不jiù shì 为了一个宛平,若是现在不去的话,她心里也不好受。

    ******沐晴倒是没有因为一个梦境,冲动的直接去找宛平。那也只是一个梦境,既然是囚禁别人的地方,说不定沐晴也进不去,所以沐晴先去了寒冰洞。

    自从残夜的事情出了之后,沐晴还没有过来看看桃夭。清幽殿内,她就这样一个伙伴,虽然沐晴也不知道跟桃夭算不算伙伴,但是她什么话都会跟桃夭去讲。

    “丫头,我还以为你伤的爬不起来了呢。”

    沐晴到的时候,桃夭正在闭目养神,看到了沐晴进来,这才站了起来。

    看桃夭一副悠闲自得的神态,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沐晴却还记得自己的身边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妖精,你就这样悠闲,这些天可苦了我了。”

    沐晴赞叹了一声,很是随意的坐在了桃夭的身边。只有在zhè gè 地方,沐晴才不用拘泥于小节,也不用想太多事情。毕竟自己和桃夭也是出生入死的伙伴,沐晴是一个不太喜欢相信别人的人,在zhè gè 时候都能够去相信桃夭。

    “不然还能够怎么样,你在养伤,我也好久没有看见瑜瑾了!”

    桃夭摆了摆手,好似不以为意。在这魔界,自己是异类,早应该习惯了孤独,这种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不过沐晴不过来,他倒是能够想想。

    “我没有时间跟你瞎扯,妖精我是想要慎重的问你一个问题的。”

    沐晴收起了自己的笑脸,缓缓的说道。

章节目录

醉缠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绵羊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绵羊雅并收藏醉缠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