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异常平静,童贯没来,吕公孺也没有派人来阻止李敢参加即将举行的孤山别院竞标。

    赵颖这几天倒是吵吵嚷嚷要去见琴操,她可是发了誓要为琴操做主,她想要了解一下琴操父亲秦少青的一些情况,以后回汴京好向赵老大禀报。

    但是赵颖现在虽然是女扮男装,却没有官员的身份,自然没有bàn fǎ 去见琴操,她只好催促着李敢带她去见琴操。

    李敢哪里会答应,他现在可是忙着竞标的事情,他可不想琴操又给自己的胸口捶上一拳,又要阻拦自己参加孤山别院的投标。

    这几天,李敢只是和苏闽两人躲在暗舱里商议投标的事情。

    “公子,小人已经打听到,去年曾经有人作价五万两白银想要买下这孤山别院,可是蔡家不肯,估计今年的价钱不会浮动太大,”苏闽说道:“公子可以根据现场的情况,出个两倍到三倍的价钱,应该能把zhè gè 院子拿下。”

    “哦!”

    李敢说道:“李某想要把价钱抬升到五倍?”

    “五倍?”

    苏闽惊叹道:“那可以买下整个孤山了!”

    李敢沉吟半刻,说道:“那李某就再加十五倍,花个百万两买下整个西湖!”

    “……”

    苏闽无语,他觉得自己的东家精明是精明,可是jiù shì 太大手大脚。李敢却不是这么想,他想这整个西湖要是放在自己的前世,这附近的地皮总价少说可以买下整整一个面积中等的小国家,自己现在只是花了一百万白银,肯定是物超所值。

    苏闽当然不相信李敢真的会化一百万两白银去买下整个西湖,可是李敢却吩咐他要在十日内筹集至少一百万两白银。

    “多多益善,有备无患!”李敢说道。

    “诺!”

    苏闽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虽然现在李敢家大业大。生意已经从汴京向杭州辐射,可是短时之间筹集上百万两白银,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他身为职业经理人,当然要遵从老板的意志。

    苏闽没有犹豫,他转身下去zhǔn bèi 了。

    ……

    一晃三天就过去了。

    已经到了李敢赴杭州府衙参加竞标的时间了。

    李敢一身书生打扮开始启程了,赵颖扮成了书童,背着一个大书架跟在李敢身后。

    而武松护着一面空空的大轿子,带着众多侍卫坐在李敢前面大约一公里的地方。

    这是李敢的瞒天过海之计。

    李敢知道,童贯想要阻拦自己参加竞标,很可能会在路上出招。把李敢困在路上,错过了竞标的时间,让李敢由于迟到自动出局。

    而苏闽,作为李敢潜伏好的另一颗棋子,他已经在前些日子以李敢在杭州的庆余堂药房为担保,也报名参加了竞标,李敢让苏闽径自从药房直接到杭州府衙去。

    竞标这样的事情,yì ;情况太多了,李敢既然对孤山别院志在必得。当然是要装好双保险。

    昨夜刚刚下了一场暴雨,道路有些泥泞。

    李敢和赵颖坐在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赵颖身子不高。但是书架却不少,为了看上去逼真,李敢还在上面摆了几函图书,这让赵颖步子沉重。行走起来更是困难。

    “死李敢,你真是无耻,居然把这么重的书架给我背!”

    赵颖说道。她发现李敢居然手握折扇一身轻松在自己面前一摇一晃的,很是优哉。

    “这叫演戏,你懂吗?”

    李敢说完,发现赵颖还是不懂,就又补充道:“演戏,jiù shì 要装什么像什么,上次让你装下人,你却像个少爷,这次让你装书童,你可一定要装像了,否则露出马脚,要是坏了大事,为夫我可为你是问。”

    自从那一夜在凤凰山上和赵颖一起烤鱼后,李敢在私底下一直对赵颖自称为夫,赵颖听了,起初还有些别扭,后来越听越感觉到一种甜蜜,越听越想要听。

    “死李敢,为什么总是本宫我扮下人,我扮书童,为什么不能不能是你扮下人,你扮书童?”

    赵颖有些生气,她做一块卧石上跺跺脚,尽量甩下靴子上黏住的泥巴。

    “为夫不是说要扮演书童的吗,是颖儿你坚持要自己扮书童,为夫知道颖儿你体谅我。”李敢说道。

    “我体谅你,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本宫,”赵颖说道,“你就不能把书架变得小一点,在上面少放几册子书籍。”

    “不大了,不大了,”李敢摇头说道,“为夫zhè gè 可是按照哥哥张国荣在电影《倩女幽魂》中所背的书架的规格定做的,太小了,就不成样子了。”

    赵颖显然听不懂什么电影,什么《倩女幽魂》,但是她却听懂前半句,她一脸惊诧问道:“死李敢,你什么时候还有一位姓张的哥哥,他现在身在何处,为何不带来一起引见一下?”

    “哦、哦!是有一位,可惜他多年以前已经死掉了,是自杀的,为夫当然不能带他见我的爱妻了。”

    “呸、呸!谁是你的爱妻,也不害臊,”赵颖摇摇头,有些难过地说道:“已经仙逝了,难怪你说什么倩女幽魂,哥哥死了还能和心上人在一起,那一定是幸福的吧?”

    “是的,是很幸福!”李敢说道。

    李敢说完看着路边几只低飞的燕子掠过,靠近地面,又拔高而去,他又回忆起了那个经常被提起的无足鸟的比喻,想象这张国荣从高楼大厦上跃下的情形,心想,无论是电影,还是现实,哥哥的人生际遇好像都和幸福无缘。

    “死李敢,要是你真的买下了孤山别院,你说琴操小娘子知道这件事情后,会作何fǎn yīng ,会不会真的要自杀寻死?”赵颖突然想起了琴操,她不无担忧地说道。

    “不会的,她身遭大难,还要在教坊里苟延残息,一定是想要为自己的家人报仇雪恨,现在大仇未报,她怎么会甘心去死呢?”李敢装作淡漠说道,不知为什么,一提到琴操,李敢心里还是有种某名的难受和深深的歉意。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在虹桥渡口设计,诬陷西夏人,琴操的人生轨迹也许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死了也可以报仇了,”赵颖点亮大大的眼睛,看着李敢,还是担忧的样子,她说道:“死了,化成厉鬼,也可以找仇家报仇呀。”

    “……”

    李敢一愣,他想起自己现在所处的时代,可是对妖魔鬼怪神仙佛祖万分迷信的时代。(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北宋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艾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仁并收藏北宋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