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冲指着地上那摊鲜血和躺在血泊中的赵老四,他不无感叹地对赵煦说道:“祸福无端,太子是乖乖地做你的郑王,还是想要追随岐王而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赵煦摇了摇头,表情坚毅地说道:“石贼,本宫贵为太子,那会听由你来摆布,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石冲想想,这小子还真是个愣头青,也许真要把刀剑摆在他的脖子上了,他才会听话。石冲说道:“赵煦,我姑且就再唤你一声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你也知道,我是最不愿意对妇孺之辈下狠手的,但是殿下要是一再逼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石冲说完,从一名手下的手中接过寒光闪闪的宝剑,架在了赵煦细细的脖子上。

    赵煦连看也没有看石冲一眼,他闭上了眼睛,jiù shì 不说话,也不去接石冲另一只手中的就位诏书。

    石冲内心里凝聚着一个大大的风暴,他现在才知道自己一直低估了zhè gè 十岁的赵煦,这小子的胆气果然与众不同,也难怪赵老四刚刚说过,要是赵煦大上几岁,他就支持赵煦继位。

    终于,风暴刮起,盛怒之下的石冲突然把剑刺向了一直在赵煦边上站立着的一位小太监。顿时,血光一闪,溅起的血花湿了赵煦一脸。石冲还不解气,他再次把宝剑架在了赵煦的脖子上,他的目光里怒意涌动,仿佛只要赵煦在一摇头,他内心那狂躁的风暴就要把赵煦吞没。

    但是,赵煦还是一言不发,紧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石冲的剑贴的很近,就在赵煦摇头的瞬间,他看到自己的剑刃处有血水渗出。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举起七星宝剑,就要化剑为刀,向赵煦那看上去一折就断的脖子上砍去。

    “慢!”

    这时候,主殿下面突然想起了一声爆喝。

    众人望去,发现出声的不是别人,正是赵煦的叔叔,雍王赵老二。

    石冲收住了手中的剑,他一脸惊奇地望着赵老二。赵老二缓缓走到石冲的面前,他说道:“太子不愿意读。那就让本王来读。”

    石冲喜道:“当真?”

    他知道高滔滔遁走,这赵老二是赵宋宗室里身份地位最为尊崇的人之一,要是他愿意宣读就位诏书和禅位诏书,已经可以让自己的篡位变得具有合法性了。

    赵煦睁开眼睛,他心情复杂地看着赵老二,他知道赵老二是为了救自己才答应石冲如同儿戏般地宣读石冲手中的两份诏书。

    赵老二也看了赵煦一眼,他朝赵煦点了点头,他的目光里充满着期待,他是想对赵煦说。让自己来读诏书,让自己来背负出卖大宋的罪名,只要赵煦能活着,就有huī fù 江山社稷的可能。

    但是赵老二并没有说。他知道聪慧的赵煦应该懂得自己刚刚点头和目光中的含义。

    赵煦当然懂,但是他不想赵老二此时为自己出头承受骂名,所以他想要出声jù jué ,但是赵老二看出了赵煦的表情。他用手堵住了赵煦的小嘴,他说道:“殿下毋庸多言,臣本是待罪之身!”

    赵老二说的待罪之身当然指的是前面伙同赵老四阴谋篡位的事情。但是主殿里的文武百官盯着赵老二的眼睛里竟露出了怜悯的目光。是的,他们觉得赵老二是可怜的,前面篡夺皇位明显是受赵老四lì yòng,现在要为赵煦承受罪责,更要遭受石冲的生死威胁。

    谁会让一位故国的皇帝活得太久呢?所以大家知道,要是赵老二宣读了这两份诏书,不仅仅是要承受灭国的罪责,而且还要面对石冲不久之后对他的迫害。

    “不!”

    赵煦借赵老二伸手去接石冲手里的诏书的时候,又想要出口制止赵老二宣读诏书。

    石冲显然对赵煦已经失去了兴趣,他挥挥手,吩咐zuǒ yòu 道:“把zhè gè 违命侯给我拉下去绑了!”

    就这样赵煦从郑王转瞬间变成的违命侯。

    这是当年赵匡胤封给后唐亡国之君大诗人李煜的爵位,显然,石冲心里想的还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祖辈欠下的债,子孙来还上。出身行伍的石冲觉得zhè gè 没有什么不对,自己既然马上就要成为皇帝了,自然是想封谁就封谁,想要封什么样的官就封什么样的官。

    但是主殿里一些文武官员从石冲的喜怒无常和举止浮躁中发现这石冲绝对成不了大器,比如蔡确、蔡京,比如礼部尚书范纯仁他们一个个在暗中积蓄力量,他们想着今天要是出了这万岁殿就一定要想bàn fǎ 拿下石冲。

    不过,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今天的万岁殿里出去,虽然谁都想自己能站着离开万岁殿。

    就在这时候,居然有人从外面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入了万岁殿中,那人凤冠金衫,正是皇太后高滔滔。

    她昂首挺胸走进了万岁殿中,看了看赵老二和赵煦一眼,说道:“儿孙遭此大难,哀家怎么忍心独自遁走?”

    正在躲在暗处,等着赵颖搬来救兵的李敢看到高滔滔进来,心里暗叫不好,他知道高滔滔刚才跨进门的这番话是在对自己说的。

    高滔滔并不想听从李敢的安排,一直躲在隐蔽处不现身。

    原来高滔滔躲在神龛后面后,一直注意着李敢的一举一动,她发现李敢并没有离开万岁殿,而是在用一面比最好的铜镜更加明亮的东西在高处挥舞了几下,就又潜回到万岁殿里了。

    高滔滔不知道李敢手里的是他自己制作出来的玻璃镜子,他挥舞着镜子是在向赵颖发布约好的求教信息,李敢是在得到了赵颖发来的回复信息后才潜伏进宫的,他已经答应了高滔滔要保护赵煦,他想在赵颖带人发起总攻的时候,现身护住赵煦。

    赵颖一早就去了枢密院,以赵煦的名义从那里取得了可以调动汴京城外二十万禁军的虎符,这才是李敢和赵煦的最后一张底牌。

    他们在想无论赵老二和赵老四是用哪种方法篡夺皇位,最后比的还是谁的拳头硬。

    这宋朝的军事制度严密,没有枢密院调兵的虎符,即使是身为殿前禁军都指挥的石冲也调遣不了一兵一将,所以他这次带到万岁殿里的几百名御林军将士多数都是他暗中培植的心腹。

    李敢从赵颖打给自己的三长二断的光讯中获知了赵颖已经顺利调来兵将,正在赶回的路上,他是内心大定才决定潜回万岁殿的。

    可是,不明就里的高滔滔发现李敢没有去搬救兵,而是潜回万岁殿里,内心里的那一点点希望像一个个肥皂泡一样个个迸裂,并在一刹那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她觉得自己太高估李敢了,他毕竟只是一名太医,即使出去,又能搬来什么虾兵蟹将呢?

    想到赵煦可能在万岁殿里受辱,想到石冲或许凭借他几百名御林军的武力登基成功,高滔滔终于还是忍不住huí qù 看看了,她本来jiù shì 一个自我感觉超好的女人,她不相信几名禁军将士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来,她决定要用自己威望和权势镇住石冲和那些御林军叛将,这也是她认为自己拥有的最后底牌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北宋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艾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仁并收藏北宋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