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老见李敢一再坚持,就唤来一位下人,轻声耳语了几句,才对李敢说道:“既然李侍郎一再坚持,那老朽恭敬不如从命了。”

    又是一番寒暄,李敢三人在庄老的带领下到了西厢房,看着庄老在自己身前虎虎生风迈着步子,李敢心里很是惊讶,他想zhè gè 庄老应该是擅长养生之道,不知道他的儿子庄非到底是患了什么疾病。

    到了西厢房的门口,就闻到里面传来的yī zhèn 恶臭。杨力心直口快,他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还真是便溺失禁呀?”

    庄老点点头,说道:“正是因为怕小儿那些污秽东西脏了李侍郎,所以老朽才一再觉得不妥。”

    李敢见庄老一再称呼庄非为小儿,心里暗暗发笑,他知道庄非年龄应该不会太小,那庄墨都已经五十好几了,zhè gè 庄非既然是庄墨的大哥,肯定是马上就奔六的人了,而且在来庄府的路上,李敢已经查清楚了,zhè gè 庄非是辽国的同知北院枢密使事。

    辽国把官职分为北、南两院,北院管理宫帐、部落、属国的一类事情,南院管理州县、军马、租税一类事情。北南两院都设有枢密院,如果以三省六部制来比照,这北院的枢密院相当于兵部,掌管军机、武铨、群牧,南院的枢密院类似于吏部,掌管的是文官的铨选、岁赋等时。

    庄非身为同知北院枢密使事,怎么看,也是辽国北院的一位重臣。

    想到里面这样一位权高势大的人,竟然病得丧失了自我照顾的能力,连个婴儿也不如,李敢只能暗暗摇头。

    庄老把杨二和杨力拦在了外面,他只是让李敢一人进去查看。

    杨二倒是没有说上什么,杨力可是不开心了。他心里想道:“一定是那厮病得太严重了,惨不忍睹,怕我见了要反胃!不对,肯定是病得不怎么雅观,怕老子在外面唠叨,倒了他家的霉。”

    这样一想,杨力心里就释然了,他也就心甘情愿陪着杨二在外面,享受着北国正午的美好阳光。

    李敢很快就从西厢房里面出来了,他向庄老拱拱手。就说道:“庄枢密这病情,看来李某是无能为力了,李某先行告辞了。”

    庄老抹了一把老泪,说道:“是小儿福短,怪不了李侍郎。”

    三人出了庄府,李敢走在眼前,杨二和杨力跟在后面。杨力不知道那个庄非究竟得了什么病,竟然让李敢也束手无策,他心里想问。可是又开不了口,就对杨二说道:“二奶奶,你今天怎么成了哑巴,一句话也不啃声?”

    杨二笑道:“怎么了。大力,你要奶奶说什么呀?”

    杨力道:“你怎么也不问问刚才那姓庄的到底得了什么病?”

    杨二道:“那只是一个辽人,奶奶我关心他干嘛?”

    杨力道:“可是那到底是什么病呀,居然连李侍郎见了也要打退堂鼓。”

    杨二笑道:“以奶奶看。不是李侍郎打退堂鼓,是那病根本不需要李侍郎医治。”

    什么病不需要人医治呢?杨力搔搔nǎo dài jiù shì 想不明白。

    李敢hā hā笑道:“姑姑真是火眼金睛,那庄非根本就没病。他是在装病,当然是不需要医治了!”

    杨二点点头,说道:“奴家见李侍郎如此快速就出来了,再联系起庄老先前的异常biǎo xiàn ,就猜想庄非有可能是在没病装病。”

    杨力睁大了眼睛,说道:“那厮真是脑子有问题,没病装什么有病?”

    李敢笑道:“其实也不能说那庄非完全没病!”

    杨力只觉得自己掉在了云雾里,他迷迷糊糊问道:“李侍郎,大力我这就不明白了。这没病jiù shì 没病,有病jiù shì 有病,什么叫并非完全没病?”

    李敢笑道:“大力,李某说他并非完全没病,是说他身体没病,但是心里有病,他有心病。”

    杨二点点头,自言自语说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让身为同知北院枢密使事的庄非以病重为借口龟缩在家里呢?”

    杨力也点点头:“是呀,是呀,那厮竟然连自己远在大同的xiōng dì 也要欺骗,肯定是有一个不得以的原因。”

    李敢赞道:“姑姑,你看大力这孩子也变聪明了,如你所言,这庄非装病不出,肯定是有个原因,李某因为不知道症结所在,所以自然无法为他祛除心魔了!”

    杨力听到李敢赞扬自己,却一点也gāo xìng不起来,他在想,虽然你李敢可以叫我二奶奶为姑姑,可是你年龄不比我大,当然是不能装老卖老做我杨力的长辈了,就凭你刚刚那长辈对晚辈的口吻,要不是我二奶奶在现场,我真的要狠狠地揍你一顿。他显然是不知道李敢有两世的经历,光上辈子的年龄就比杨力大出不少。

    杨二听到李敢发话,她点了点头,她觉得杨力最是缺少阅历,是该在外面长长见识了。她对李敢说道:“这孩子天天嚷着要做将军,李侍郎你看看,他是不是这块料?”

    李敢当然听出杨二话里的意思,她是想要自己bāng zhù 推荐一下杨力,他说道:“大力骁勇善战,当然是个将才了,姑姑放心,李某此次huí qù ,一定找个机会和官家说说,让他起用大力。”

    杨力这才转怒为喜,他掂掂手中的银枪,心里有些洋洋得意起来,仿佛自己已经成了一位号令三军的将军。

    就在这时候,杨二突然脸色一改,她抓过杨力手中的银枪,在地上一戳,身子借力往后快速掠行到一个路人的身边,手掌一翻,抓住了一个身着蒙古装的汉子。她神色严厉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跟踪我们?”

    此时李敢已经快速赶到,他知道杨二以前曾经多次潜入辽国,最是擅长跟踪和反跟踪之术,既然杨二说zhè gè 陌生汉子跟踪自己,那百分之一百jiù shì 跟踪自己,李敢打量一番那个汉子,他冷冷问道:“你一定来自秦凤路,你可是那李宪李公公的手下?”(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北宋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艾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仁并收藏北宋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