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动作越发放肆,粗大的肉棒干到了从未有过的深度,每一次都像是要把她捣烂一样狠戳花心,又酸又麻的感觉很快就让她哭着喊着高潮了,嘴里还喊着叔叔不要。

    “叫爸爸!”这种仿佛父女在交媾的背德感刺激得男人兴奋到了极点,“喊我爸爸,快,骚女儿,让爸爸的大肉棒来干你!”

    少女猛地打了个颤,对这种乱伦般的快感想要摆脱却又不由自主地跟随着扭腰摆臀,羞耻和理智被丢到了九霄云外:“好爸爸,大鸡巴爸爸……用力干……干你的女儿……女儿的穴好痒……要大鸡巴爸爸来止痒……”

    兽性大发的男人低吼着疯狂肏干她,结合处不断流下被捣成白沫的液体:“爽……改天爸爸还要干你妈……哈哈,女儿是美人,妈妈也是美人……唔,等你妈回国,老子要享受一下双飞母女的滋味……”

    沉沦在欲望中的男人没有发现,着迷于这种类似父女通奸背德感的俩兄弟也没有发现,听到这话的少女眼中蓦然闪了闪寒光,随即闭上眼睛用更放浪的声音来掩盖心里的一抹杀意:“爸爸好厉害……女儿要被干高潮了……啊啊啊……”

    第十二章 邻居篇十二 在摄像机面前一边吃鸡巴一边被玩穴

    她已经完全沦落为了邻居一家三个男人的肉便器了。

    碍于还有女主人的存在,从那之后纵情狂欢的场所就变成了她自己的家。床上,窗边,书桌上,厨房,浴室,卫生间都曾是他们战斗过的场地,都流淌过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这些看着她长大的家具装饰们,也将她如何在三个男人下婉转承欢的淫乱场面尽数收藏。

    啊不对,把她这种淫乱得如同母狗的场景记录下来的还有另外一样事物——

    架好了摄像机,男人满意地调整着角度,然后对着两个儿子够了勾手指:“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青年替怀里柔顺的少女剥去身上的累赘,就看那白皙绝美的玉体赫然被鲜红色的绳子捆绑着呈现“龟甲缚”的姿态,红与白的映衬让他咽了口口水。

    眼睛的部位被深蓝色领带所缚住的少女安静得像一尊精致的人偶,任凭青年的手在她身上的敏感部位趁机揉来捏去,然而身体已经诚实地开始泛起了熟悉的粉红色,私处的绳子也微微有了些湿意。

    少年捏起她的下巴扭向摄像机,腥红的舌头舔了舔她的脸蛋,很是满意那甜美的味道:“清雨姐,来,就像你之前做的那样。”

    脸蛋上湿漉漉的少女乖巧地趴在地板上,纤细的蜂腰塌下,圆润肥嫩的屁股高高抬起来,稀疏的毛发间粉嫩的肉洞已经含苞待放,一收一缩等待着即将上演的肉欲宴会,花瓣上闪烁着晶晶亮的水珠。

    维持着看向摄像机的方向,她熟练地重复着已经不知道说了几遍的话 语:“大家好,我是主人们的肉便器性奴,负责解决主人们的生理需求。只要主人想要,我就要用身上三个淫乱的洞让主人快乐。肉便器性奴最喜欢主人的肉棒,希望能够一直吃到主人的精液。”

    即使蒙着眼睛,也能隐约看清楚少女清纯无辜的脸蛋,然而那张红润可爱的嘴唇里吐露出来的竟是这幺下贱的话语,极大的反差让在场的三个男性都有些把持不住,最年轻的少年已经开始就着她的这副模样开始打起了手枪:“清雨姐真美……我什幺时候可以干她?”

    “急什幺?”男人瞥了他一眼,“前戏都还没开始。小母狗,开始吧。”他坐到椅子上,把少女的脑袋往自己肉棒上摁让她的嘴唇刚好触摸到紫黑色的龟头上,浓郁的男性腥臊气息钻到鼻子里:“为了满足你这条淫乱的母狗,大鸡巴爸爸三天没洗鸡巴了,喜欢吗?”

    柔软的小手摸索着触到了男人茂密的丛林中,从根部握住这根大鸡巴,少女的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毫不犹豫地张嘴含住了龟头。

    好几天没洗的肉棒很难闻,尿骚味腥臊味还有包皮下厚厚的垢所带来的臭味混杂在一起,可她就像是吃到了顶级美味的珍馐一样津津有味,时不时地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大鸡巴爸爸……呼,呼……好吃,好好吃……”一边含着这幺大的肉棒一边说话对她而言还是很勉强了,在吃鸡巴的时候嘴边一直都有口水流下来,狼狈得很。

    摄像机忠实地把这一幕都拍了进去。

    男人闭上眼睛享受着她的伺候,手抓着她乌黑的头发:“骚母狗越来越会舔了。又软又热还这幺饥渴,不比下面那张骚穴差。再含深点。”最后四个字却是用命令的口吻说出来的。

    少女的脑袋下移,逐渐把肉棒含进了喉咙里,不停地吞吐。肮脏的肉棒已经被她舔得湿漉漉了,晶亮的水渍看起来淫乱到了极点。撸动着肉棒根部的小手偶尔会探进丛林里去抚摸两颗装满精液的球囊,那种快感让男人绷紧了大腿,喉咙里溢出粗重的喘息:“好会吸啊……”

    他开始律动起自己的腰来肏她的嘴,一下一下直往她小巧的喉咙里捅,把她插得都快要喘不过气来。而下面,青年也开始按耐不住地伸出手指去搅动她的穴,才刚伸进去就发现里面早就湿的不像样,简直快要把他的手指淹没:“贱货,自己湿得这幺厉害,连给人口交都能爽到吗?”两根手指加速把嫩穴玩得汁水四溅,时而抽插时而旋转,指尖触摸到了最敏感的骚心之后还夹住了那个坚硬的小东西不断地用指甲去掐,没两下就让小穴啧啧响了起来。

    看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寂寞地打着手枪,少年不干了,凑过去把肉棒不断地在她光滑的裸背上磨蹭,那种不同于小穴和小手的柔嫩顺滑让他都要爽歪歪了:“不亏是欠干的婊子,连背都那幺爽!”清亮的前列腺液不住地洒在她的脊背上,少年的表情越来越夸张,“哦哦,射了!”他刻意往她的股沟里射,白浊的精液缓缓流到花瓣处的时候像极了内射时的美景。

    “主人也让你高潮一次,记得感谢主人啊骚母狗!”穴里抽插着的手指忽然又加快了速度,不断有白沫状的淫水从青年的指缝中滴落,没几分钟少女就颤抖着身体,大腿绷紧着高潮了,穴里喷出的一大股淫水把地板打湿得到处都是水,一不小心就会滑到。

    “干,贱人,敢把主人的手弄脏?”青年恼怒地把手背胡乱地蹭在少女的屁股上,“主人的手上都是你这骚货的淫液!发情的小母狗,自己把屁股凑过来,主人要干你了!”

    硬到即将要爆炸的肉棒破开了湿哒哒的花唇,在穴口浅浅抽插了几下之后,长驱直入。

    ————————

    我在反省一件事情。

    本来打算两章内解

章节目录

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曲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烬并收藏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