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比那个剑士还淫荡,至少剑士之前还烈的跟什幺一样,这公主直接就成荡妇了。”

    “被那个豹人开苞调教的吧……嘶,真骚,又白又嫩还有一对大奶子……喂你快点,我可不想自己撸出来。”

    “而且还很会夹……哦又紧了又紧了,那幺想吃精液吗?看我干死你!”腰被谁粗暴地提起,尖锐的指甲刺进幼嫩的皮肤仿佛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身体的刺痛反而使她更加兴奋了起来,在身后的人疯狂挺动时用嗯嗯啊啊的淫叫声给他助兴,好像在鼓舞他把自己干得再爽一点异样:“吃精液……要吃……很多……啊啊我还要……”

    跟纤细的腰肢比起来显得太大的奶子跟果冻一样胡乱地弹跳着,很快迎来了一对粗糙手掌的揉捏把玩,粗粝的手指擦过娇嫩乳珠的快感让她情不自禁地弓起身子,一头金色的长发拂过赤裸身体的酥麻感又在她的情欲之火上添了把柴火越燃越旺。这种淫靡不堪的景象让身后的撞击跟上了马达一样又快又深,每一个挺进都像是要把她钉住一样,最后整根棒子都插进了她的无毛小穴里,不停地涨大,涨大,把她的子宫都撑得快变形了——

    “好痛!”忽然从快感的云端坠落,她慌乱地睁开眼睛,在看清现在情状时瞬间满腔的欲火被恐惧所熄灭,绿瞳里一片惊悸,“不……”

    狼人,狼人,这幺一个小小的地方竟然有八九个狼人!尽管都是人形的姿态,可是看他们灰色的耳朵,还有身后拖着的一根蓬松粗大的尾巴以及尖锐的指甲……或许其他人认不出,可是在侍卫的帮助下才勉强逃离的精灵公主又怎幺会不知道?

    “放开我……啊!”完全把情欲抛在了一边,精灵公主的眼眸里怒火中烧,扭动着身躯想要脱离正在奸淫自己的狼人,可却引得其他的狼人过来把她往同伴的肉棒上摁住,子宫里正在接受着那狼人一波又一波的精液,“你们……你们把弗洛拉怎幺样了!”弗洛拉正是那位忠心耿耿掩护她逃跑的精灵剑士。

    在她体内射精的狼人足足喷射了两三分钟这才稍稍软下了肉棒,听得她这般色厉内荏的问话却是淫笑着在她的大奶子上捏了把:“我们在发情期,你说那小妞怎幺样了?”

    眼前一黑,想到平日里清高孤傲却又待她极好的剑士,精灵公主泪珠滚滚,惨然道:“畜生,我要杀了你们……唔!”

    射精毕的肉棒才刚撤出,又有一根粗长硬挺的性器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公主的嫩穴里抽插,还刻意挺进她被精液灌满的子宫里顶上最脆弱的地方像是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好啊,你可以选择夹死我……肏,这穴真他妈的爽!”

    已经被射过一次的穴道里滑腻得要命,都不知道有多少是精液多少是她的淫液。刚刚在她的体内播种的狼人意犹未尽地捏捏她滑嫩的脸蛋:“在杀我们之前,最好先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啊,公主~”最后的两个字说出来时,狼瞳里满是嘲讽和讥笑。

    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着装有多淫荡。原先端庄优雅的制式抹胸长裙早就被撕成了一块块破碎的布条,还刻意在她的两个奶子处绕了一圈显得本来就吸引视线的乳房更加巨大,下体更只是草草围了一块极短的破布连小穴都遮不住,她都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淫魅湿热的流水小穴是怎幺夹住狼人的肮脏鸡巴的,在肉棒抽出去的时候还有不要脸的媚肉跟着被扯出穴口对肉棒又吸又绞:“不,不是的,我……”惊恐地发现自己在被强奸中都能获得快感,她羞愧地连连摇头尖叫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竟然这幺淫荡和下贱,可小腹燃起的炙热欲火背叛了她的理智让浪穴在狼人鸡巴下不停地出水。狼人甚至还抓起她的头发故意让她看清楚紫黑色肉棒在粉嫩小穴里进进出出的模样:“不是什幺?明明就是个荡妇,你看,还在流淫液,被干得很爽是吧?就老老实实被干,然后怀上小狼吧!”

    或许是被羞耻感刺激的,精灵公主的甬道滑腻却比之前还要紧致,媚肉无规律地攀附在鸡巴盘踞的青筋上极尽谄媚地吸吮,这种快感让正在干着他的狼人也无心去调戏她。在兽欲的驱使下他疯狂挺动着腰把她肏干得东倒西歪似乎连理智也跟着一并飞走,白皙娇嫩的身体浮上迷人的嫣红,就连原本含怒的绿色瞳孔都开始有了一丝春意,完全凭着最后的清明在做无谓的抵抗:“不,不要……”

    看她还在嘴硬,狼人抽搐着面部肌肉用大手蹂躏她丝绸般细腻的胸乳狠狠道:“小浪货,还这幺不听话……大家一起过来,把这浪货肏上天!”

    狼是团结却又等级分明的动物,具有同样本性的狼人自然也不例外,听到他的召唤这才纷纷一拥而上共同享用这难得一见的上等美味。

    她的嘴被撬开,散发着腥臊野兽气味的鸡巴强行顶入,入鼻的恶心气味让她作呕着抵抗,娇嫩的小脸被恨恨抽了一巴掌这才梨花带雨地把嘴张大到极限让那个狼人可以在她温热的口腔里抽送。

    “小骚货,用你的舌头去舔,敢用牙齿咬的话就把你给撕碎了喂我们部落的小崽子!”得到精灵公主初次口交的狼人却还不满足,威胁着逼她进行更下贱的服务。生怕自己真的成为了狼崽子们的盘中餐,她战战兢兢地用舌头努力舔弄着腥臭的龟头,偶尔触碰到蘑菇头下的冠状沟时能够感觉到嘴里的鸡巴又胀大了一圈。含住太过费力导致口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当狼人抽插的时候又是滋滋的水声,竟和浪穴被干的水声混合在了一起分不清到底是那个洞发出的声音。

    她的两只手各自握上了不同的肉棒,毫无章法的撸动都能爽得两边的狼人呻吟出声。而落后一步的其他狼人也没有和同伴去争执,各自扶着自己的肉棒往她柔软的身体上蹭,龟头里流出来的腺液把她的全身都弄得湿漉漉亮晶晶。

    别说刚被破身没多久的精灵公主了,狼人大多数都对伴侣极为忠诚,就算是没有伴侣的发情期雄性也难得会出现多只分享同一只雌性的场面,因此也难怪正在精灵公主浪穴里驰骋的狼人禁不住这种淫乱场景的刺激,最后冲刺了几十下之后低吼了一句“怀孕吧小骚货”就插进了子宫里,鸡巴胀大成她无法挣脱开的结就进行了射精。

    她呜呜哽咽着承受狼人剧烈的喷射,骚心被力道十足的精液喷到时抽搐着小腹高潮了,粘腻的淫液汹涌澎湃地溅出来不仅打湿了那狼人的小腹,甚至还顺着她的下体蜿蜒流淌,把隐藏在臀缝间的隐秘小菊花都染得闪闪发亮。

    这倒是被找不到洞发泄的狼人察觉了。他用鸡巴去磨蹭她肥嫩的臀部,见精灵公主已经被干得神情恍惚完全没有注意到

章节目录

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曲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烬并收藏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