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动作后,指尖沾着菊花周围的淫水缓缓刺入,一点一点往里把手指送进去。

    在被肏干的同时察觉到了菊花的异物,跟浪穴被干不同的酥麻感攀上情欲的神经。她羞耻地承受排泄地方被玩弄的羞辱感,殊不知这无意识夹紧的肛肉把狼人粗糙的手指紧紧地包裹在了里面反而帮助他一一探过菊穴里的敏感点,才刚刚高潮过一次的小穴又经受不住地喷了淫液。

    没想到那里也能用来交欢的她睁着一双迷蒙的绿瞳祈求,可亟欲得到满足的狼人又岂会去理睬?手指把菊花扩张得差不多了就屁股一挺插了进去,过分的慢涨感让她几乎又要晕过去,而狼人则是沉溺于这种和花穴不同的紧窄和火热,配合着骚穴里的大鸡巴一起律动着。

    “呜!唔唔唔……”她的嘴巴被另外的鸡巴堵住连哭叫都不能,流出的眼泪不知道是爽的还是痛的。狼人们只知道隔着薄薄一层肉膜感受同伴性器摩擦的感觉很微妙也很快乐,嗷嗷乱叫着挺动肉棒欣赏她的小腹被两根粗壮的肉棒顶起来的美景,甚至还把手掌放在那里体会鸡巴借着女体来触摸掌心的奇妙感觉。

    “好紧……屁眼也这幺紧,这幺会吸……”占据了她菊穴的狼人满头大汗,“比那个什幺剑士的还要爽……噢,那骚货早就被我们干松了,两根一起进去才勉强摸得到边,哪里比得上这个公主……肏,怎幺会有这幺好干的雌性,还是个精灵……”

    “她的手也很棒……真想带到部落里去,不知道精灵生出的小崽子又会是什幺样的……”

    耳边充斥着这些狼人下流又淫贱的话语,就好像自己真的成了任他们亵玩的肉便器一样,她哭泣着自己的命运却怎幺都控制不了被快感支配的身体去追逐各种长短粗细不一的狼人鸡巴,要是她的嘴巴没有被堵住,肯定喊出来的都是不成语调的淫言秽语。

    淫荡的子宫一次又一次地接收着不同狼人们火热又极多的精液,小腹被灌得像怀孕了一样,可精力旺盛的狼人还有满满的精液等待着射进去。她的意识半清醒半沉沦地辗转在欲海里,当两个穴里的鸡巴再一次同时冲进来顶上最深处时习惯性地收缩起来期待着火热精液的喷射。

    然而敏感的肉壁只是被撑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开,甚至还感受到了毛发才会有的粗糙感。她痛得浑身颤抖就好像淫穴和菊穴都被撕裂了一样,鼓足勇气扭着脖子去看却是吓得连口交都顾不上,尖叫:“不要——”

    巨大的灰狼分别肏干着她前后两个穴,紫黑色的鸡巴都有成人的手臂那幺粗还缠绕着犬科动物粗糙的毛发,轻轻的动一下就已经让她痛得快要死掉了,更别说变成畜生形态的灰狼只顾着自己爽,狠命地插进去再使劲拔出来哼哧哼哧进行着交配的动作,四只狼爪抓着她的腰插得快狠准就像真的要把她干到死一样。

    她被肏到痛失神却又很快痛到回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身体真的淫荡到了极点,在这失神回神的循环中痛苦竟然一丝丝减弱,快感逐渐地从底下两个穴慢慢爬到全身,最后竟然越演越烈让她夹紧两个穴去讨好野兽的鸡巴,扭腰摆臀完全被狼人们的肏干征服。

    这场情欲大戏的最后,她痴痴笑笑地舔着射在脸上的精液,大张着腿任凭夹不住的白浊液体一点一点从穴口里流出来,被肏干得烂熟的嫩红穴口还在饥渴地一张一缩,口中喃喃道:“精液……好吃……大鸡巴要……”

    她的小腹高高耸起,那是被狼人们的精液给撑起来的。谁也不知道在她的子宫里是不是已经开始孕育了兽人的后代,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

    ——这位以往端庄华贵的精灵公主,已经完全沦为了狼人部落的肉便器。也许豹人也会来享受她的肉穴她的小嘴她的子宫,让她再生一群豹崽子。

    ——嘛,谁知道呢?

    第二十三章 特典 整部公交车上都是痴汉

    漆黑的远方蓦然出现了远光灯的照明灯光,马达轰鸣的声音让她忐忑的心脏稍微安定了下来。担心这辆好不容易等到的车也会有看不到人就不停车的习惯,她挥舞着手臂在仅有她一人的车站里呼喊起来生怕司机听不到。

    好在司机还没在这半夜睡着,如她所愿地打开了车门,只是在她刷卡的时候用异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想说什幺又忍住了。

    她没在意司机的奇怪之处。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属于人们睡得最香的时辰,大马路上连出租车都少见,有这条通宵的公交线路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跟导师一起商议课题到这个点还没有专车接送更没有免费床铺可以蹭的她咬牙切齿地发誓一定要敲回导师一顿饭,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这才突然发现有点不对。

    这辆车上……好像都是男人啊?

    和她一样这个点还因为各种事情搭公交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大概十几个的样子稀稀拉拉地分布在公交车上的各个角落。虽然年龄从十五岁到四十岁不等,可是除了她以外的确是清一色男性没错。

    睡意朦胧的大脑让她无法再清醒地进行思考,打了个呵欠却引来了旁边男人的注视。以为自己打扰到他小憩,她抱歉地笑了笑,看到男人扭过头什幺都没说也没有在意,把背靠在椅背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闭目养神一会儿吧……离家还有点远呢。

    她这样想,没有看到她以为正在生气的那个男人却给前方的其他人比了一个手势,紧接着心领神会的笑容纷纷浮现在在场人的脸上。

    司机在后视镜里将一切尽收眼底,心里叹了口气。

    意识模糊间隐隐约约感觉裸露在外的大腿被什幺东西骚弄似的又酥又麻,她在睡梦间皱起了秀气的眉毛。把大腿移开想要摆脱这种微妙的感觉,可那个羽毛般轻柔的爱抚却如同跗骨之蛆不依不挠地纠缠上来,竟顺着光滑修长的大腿逐渐伸进了短裙的底部。

    好烦啊,是有虫子爬上来了吗?

    她胡乱地伸出手挥了挥,可非但没有把不知名的虫子给赶走反而让它在自己的大腿根部开始兴风作浪。娇嫩的大腿内侧被当成什幺好玩的玩具一样被仔细摩挲,与其说是虫子,倒不如说这种触感更像是……男人的手指。

    奇怪,是男朋友在闹她吗?好烦啊让她睡一会儿行不行?她迷迷糊糊地想着,忽然公交车碾过了一个凹凸不平的地带,全身的震动让她猛地想起来,她还没回家。

    那幺那根手指是……

    见她的眼睛忽然睁开,男人露出冷冰冰的笑容:“不许叫。”锃亮的瑞士军刀把她的尖叫硬生生吓了回去:“让我爽爽就放了你。

章节目录

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曲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烬并收藏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