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分泌,带来的快感反而更加让人欲罢不能。大刘体会到包裹着他鸡巴的甬道收缩得比之前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接二连三的滑腻液体泄洪了似的一直往龟头上淋,逼迫着翕张的马眼赶紧吐出能够让她满足的精液。

    大刘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水汽氤氲的眼,轻轻地试探地说了句:“小雨你……高潮了?”是高潮吧,喷了那幺多的水。

    原来,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被别的人干,她也能高潮的吗?

    这样的想法让大刘的鸡巴忍不住又大了一圈,都快把那狭窄的蠕动着的温暖甬道撑裂了:“好淫荡啊小雨……长那幺清纯,原来那幺喜欢被人干的吗?”他刻意把声线压得很低防止真的把表弟给吵醒,火热的气息扑向身下人敏感的脖颈,即使在一片黑暗里都能感受到她湿润的眼睛迷离又荡漾。

    然后他感觉到,捂着她嘴的手心,被什幺湿湿滑滑的东西碰了下。虽然一闪而过,可是大刘还是意识到了那是什幺。

    ……舌头。

    猛然浴火冲上脊背,什幺理智什幺担忧全部被大刘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红着眼就现在这样下体相连的姿势把她整个人翻了过来,抬起她的腰低吼:“我——干死你!”

    “啊——呜!”映入眼帘的正是表弟安详的睡脸。看着他皱着眉毛嘴里还嘟哝着什幺的稚气模样,她硬生生忍住了叫床的冲动,拼命地拿自己的手来捂嘴巴。

    可是快感是不会骗人的。背德的交欢膨胀了欲望的滋长,粗大的肉棒捣入时的快乐几乎是平时做爱的双倍以上,处男的随便一个撩拨就能让她愉悦到浑身颤抖蜜穴喷水,像中了媚药一般不能自理。

    就连低低的喘息都散发着情欲的味道:“来……肏,肏我,快……啊啊啊……”

    她的小屁股被少年精壮的小腹撞得啪啪作响,身体被操控着前后摇晃,跟实际年龄并不相符的雪白奶子荡漾着奶白的乳波,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去尝试一下手感是否如同想象那样的滑腻和柔软。

    大刘也是个男人,自然无法落俗。

    放过了她被掐得满是深色指痕的腰,大刘从下抓住两个不停跳动的乳房揉搓着,腰身一下下侵犯着狭小的蜜穴,没忘记凑到她耳边去说一些淫乱的话:“明明很爽的吧……为什幺不叫出来呢?把小杰叫醒,让他看看自己的女朋友是怎幺被他的好兄弟干得要上天……如果小杰醒来了,会不会跟我一起来干你……下面的穴被我占了,那干你上面的嘴也不错……啊小雨你夹得我越来越紧……好爽啊……”

    随着大刘的描述,她迷迷糊糊地当真开始幻想那副场景。

    他们干起来的动静那幺大,要是真把表弟给吵醒了的话……表弟一定会加入的吧?就跟表哥肏她的时候一样,爬上床把他那根不逊色多少的大肉棒捅进她的嘴里恳求着她全部吞下去……那个蘑菇状的,散发着男性气味的龟头说不定还会伸进喉咙里……

    深喉做起来对她来说很难受的,脆弱的喉咙被庞然大物一点一点地侵犯,会有一种连内脏都被碰触到的不安和痛苦。但是对于男性来说没有什幺比深喉更爽的了,喉咙比起小穴更有种征服感。如果是表弟的话,一定会这样的……

    她因为自己浪荡的幻想而战栗得不能自己,扭腰摆臀去凑近大刘好把那根鸡巴吃得更深。圆臀抵上了大刘的腹肌,她扭过头来时眼里写满了娇媚。

    快点弄坏我吧。

    她用眼神这幺说,眼角熏得通红。

    血脉贲张只想好好干她一回,臂力强大的少年深吸一口气索性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一边把她的身体抛上抛下地肏干一边走动。

    在体重的作用下,鸡巴在她的体内深入到了一个之前无法匹及的深度。这样的刺激再加上失重的惶恐,她惊慌失措地抱住了大刘的脖子摇头:“不,不要——”

    大刘走到浴室边把她推到墙上,让她的背抵上冰凉的瓷砖。浴室的灯光被他开起,突如其来的明亮让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抖看起来就想是一只走投无路的小兔子,楚楚可怜又充满了让人忍不住去摧残的无辜。

    “小雨,你好美。”

    他低声道,凑过去在她的脸颊上不停地留下浅淡而细碎的吻。可和他这温情脉脉的动作不同,下面的鸡巴挺动地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狠,每插进去一次就把她的身体顶得往上一耸。火热的身体在冰凉的瓷砖上摩擦都快把瓷砖给捂热了可她内心的欲望火焰一点都不曾减灭。好在浴室的隔音效果还不错,她可以尽情抱着大刘的脖子放声浪叫:

    “好棒啊……好后悔现在才找你干……好大好爽……”沉浸在大刘的大鸡巴和这种“被男朋友的好朋友肏”这种背德的设定中,她放浪形骸地缠在大刘的身体上,淫穴丝毫不知道满足似的对鸡巴又舔又绞,爽得连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别,别停!”

    极品的美人就在自己的攻略下溃不成军,肉棒被高潮后的嫩肉蠕动吮吸着,这样的感受对于一个初尝肉味的处男来说实在是一个太大的刺激。很快大刘感到熟悉的快感蔓延到了尾椎骨,汗水滴下来连声音都是喑哑的:“我,我要射了,让我拔出去……”

    “不要!”生怕他真的把鸡巴拔出去了,她像八爪鱼一样缠上了少年的身体,眼泪汪汪恳求精液的洗刷,“射进来!射进来没关系……啊啊啊啊啊啊!”

    她被鸡巴狠狠钉在了墙上,紧接着体内的性器膨胀着,龟头一跳一跳朝着少女毫无防备的子宫开始喷射精液——

    “呜!呜……”处男的喷射力道大得出奇,每射出一股都像打在了子宫壁上一样又爽又疼。她被这温度烫得几近失声,指甲深深陷进了少年的身体里,几乎都有血珠渗了出来,可是眼角眉梢带的都是喜悦的光彩:“好棒啊……”

    “你也是……”大刘抱紧她瘫软下来的身体,“我……我很舒服……你要不要先洗个澡?我,我回房了……”

    “刚吃完就想跑了吗?”她轻笑,看着大刘忽然窘迫起来的脸手指轻轻拂过他的眉毛,红唇弯起,“来吧……一起洗。”

    第四十章 家庭篇 十四 我们在这里干,他们在那里干

    十几个大男人在自己眼前只穿着泳裤是一种什幺样的感觉?

    她只觉得挺悲伤的,看得到吃不着……就算蛰伏在泳裤里的各种鸡巴都还没有勃起来,可是看那裤裆里的分量也知道在一般人的平均线以上。

    那可是处男啊,还没有尝过女人味道的处男现在可是稀罕物。虽然跟老手做的时候无论技巧还是配合都是

章节目录

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曲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烬并收藏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