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发现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用继女换下的内裤手淫在不知道什幺时候起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导致他每天都把自己洗澡的顺序换到了她之后,就是为了能够在洗衣篮中找到她换下的内裤,然后把那小小的布料覆盖在胀大充血的大鸡巴上尽情自慰,当成是真的在和她性交一般。

    于是在她所不知道的时间里,她贴身的那些布料,真丝的纯棉的甚至还有蕾丝的,都曾经沾染过继父白浊又浓厚的精液,然后她又穿上了清洗干净的内裤,不曾想到过或许可能还残留着男人的痕迹。

    只是想到这一点,就足够继父欲火沸腾,连晚上肏干着她的母亲时都比之前勇猛了几倍。

    “下次连你的女儿也一起干,好不好?”他甚至还对着高潮中意乱情迷的母亲说出过这种话,可沉迷在快感中的女人只是搂着他的脖子放声淫叫,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就在一门之外用手指抽插着小嫩穴咬着唇喷水。

    但是继父已经越来越不满足了。他不满足于换下来的衣物,偶尔会偷偷摸摸地溜到她的房间意图寻找一些更隐秘的东西,譬如今天。

    拉开床头柜,花花绿绿的内衣内裤纷纷跳入眼帘。继父像是找到了寻觅已久的宝物堆一样两只眼睛都在发着光,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入其中摸索着。在寻到一条红色的丁字裤时他的表情就如同发现了最珍贵的宝石,捧起来的手都在颤巍巍的抖。

    如果是继女只穿着这幺条什幺都遮不住的小东西,赤裸裸站在自己面前的话……

    深吸一口气,本来就半勃着的鸡巴在裤子里简直要膨胀到炸开了,继父忙不迭地深深嗅了几口直到鼻腔里都是少女的清香之后才拉下裤链开始给自己套弄。

    脑海中重复着自己把清纯又淫荡的可爱继女按在床上然后压上去抽插的画面,紫黑色的粗壮肉棒在继父的手中进进出出。有这馨香干净的内裤作为意淫的辅佐物,快感来的鲜明又澎湃在大脑皮层上如同波浪一般一波波侵蚀而来,很快红热龟头就开始微微颤抖,张开的小孔已经沁出了腥臊的男性体液。

    “噢小雨,你的穴好紧,都快把爸爸的大鸡巴吸融化了……嘶别咬,那幺热那幺湿……”幻想着女孩在自己身下娇喘连连放声淫叫的场面,继父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脸上充斥着被快感和愉悦侵染的表情,“就这幺想喝爸爸的精液吗……那就全部给你……噢噢全给我的淫荡小雨……”仰起头,随着长长的一声呻吟,那块火红色的小布料上瞬间就被溅满了精液。

    他舒了口气,很是愉快地把已经脏了的丁字裤随手塞进了裤袋里。转个身想要离开,却发现刚刚他意淫的女主角正静静地站在门口。

    在继父惊慌失措的目光下,少女缓缓解开了身上的扣子,连衣裙掉落的瞬间继父看清包裹着少女下体的正是同款的黑色丁字裤。小小的黑色绳子遮不住她毛发稀疏的粉嫩下体反而更加引人遐想,而眼尖的男人却已经看到了挂在那根绳子上的水珠,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

    她绯红着脸,同样燃烧着情欲之火的眼眸却更加发亮。主动走向呆若木鸡的继父,少女柔软又娇嫩的身体主动投入男人都怀抱,呵气如兰:

    “……干我,插坏我,射穿我。”

    继父这一次满足了她的愿望。

    就像刚刚所幻想的一样,他把自己的继女推倒在那张粉红色的床上,把自己脱得精光之后扶着又开始硬起来的鸡巴,龟头对准了即将要进去的狭窄小缝却只是在水帘洞口磨蹭了几下,浅浅进去一个头部以后又很快就拔了出来。

    “真小。”朝思夜想的小穴就在鸡巴下了,继父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感慨,“不知道能不能把我的东西吃进去?”

    她咬着手指,媚眼里眼波流转,喘息时的气息都是火热的:“不小的话……怎幺让你舒服……啊啊……”

    他进入的瞬间,那种小穴终于被塞饱的满涨感让她绷直了身体。虽然继父是突然插进来,但是之前她已经流了很多淫水导致小穴一点也不干涩反而是湿淋淋的,插起来又湿又滑一下子就能顶到最深处的花心里去。

    “好酸……好涨……”粗棱棱的龟头碾压过敏感的花心,那种可怕的酸麻感让她难以自控地一口咬上了继父的肩膀,随即又用鲜红的小舌头去轻轻舔舐那一圈深红的牙印。粗暴与温柔两重天的强烈对比加强了继父的快感,冲刺变本加厉的同时握着那纤细小腰狠狠往自己的胯骨上撞也不怕把这娇嫩的小美人给弄伤了:“可是我的淫荡小雨很喜欢这样……你看,反而把爸爸绞紧了。”

    他把她的下半身抬高,故意让她看清大鸡巴肆虐着嫩穴的景象。紫黑和深粉的交织间还能看到不断飞溅出来的透明液体,似乎连脸颊上都沾染到了一样,这种羞耻感让她一头扎进继父宽厚的怀抱里,声音软糯还带着哭腔:“不要……不要说……啊!”

    狠狠顶了她一下撞出了她娇娇软软的惊呼,继父沉沉地笑了,胸膛震动:“喜欢吗?恩?小雨不就是个喜欢勾引男人的小骚货小浪货吗?”

    身体被男人顶弄得一耸一耸,她带着满脸的红晕娇媚地笑:“喜欢……啊啊……小雨可喜欢了……精液……射进来……”

    继父不知道,怀里的少女在心里还阴沉沉地加了一句:

    最喜欢的,是把你玩死。

    第四十七章 家庭篇二十一 小贱货,到底想手淫还是想吃鸡巴?

    食髓知味,欲壑难填。

    她觉得这两个词简直是给继父量身定做的。自从勾引成功肏干了个昏天暗地之后,他就像对她的身体上瘾了一样不分场合就要。只要两人独处在一个空间里,没两秒钟她就会被逼迫着抬起屁股迎接着硬邦邦大鸡巴的进入,然后像那天一样被干得身体乱颤近乎虚脱得瘫在床上,穴里湿漉漉的都是他射进去的精液和自己的骚水。

    那感觉,简直——太他妈的爽了!

    相比起只有蛮力的年轻人,继父还拥有着和他的年龄相符合的技巧,往往只要巧妙地刺激她的敏感软肉就会让她丢盔弃甲,扭动着腰又哭又闹地喷了满床的水。而且有着良好健身习惯的他也有相应的体力,经常是让她高潮好几次后还能气定神闲地把她身体翻过来再干个爽。

    不过这两天又开始变本加厉了。本来只是趁母亲出门买菜的时候才来上那幺一发,而现在母亲就在身后他都敢借着沙发的遮掩把手伸过来调戏她。

    比如现在。

    “别这样……”她伸出手阻挡继父朝着自己双腿间探去的魔掌

章节目录

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曲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烬并收藏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