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得彻底湿透的阴蒂滑不溜秋很容易就脱离了原本的轨道节奏,使得妖妖的额角流下了汗水。

    小腹的位置时不时被温热的假鸡巴顶到,她已经开始不满足于磨镜的快乐,弯起小腿去催促好友:“妖妖……来,插我,我要你……”

    妖妖沉声:“好。”

    不同于人类的按摩棒顺着淫水畅通无阻地顶在了少女敏感的软肉上,妖妖虽然无法从这根按摩棒中获得快感,可是好友沉沦在情欲的表情对她来说就已经堪比极品的春药,光是看她酡红的脸就已经能够获得无上的精神满足。

    也不知道是谁的恶趣味,这根假鸡巴是那种恶俗的艳粉色,数不清的凸起颗粒在被妖妖控制着震动时都快要把她的肉穴给干开了。翻腾旋转碾过骚浪的肉壁,妖妖一口气全根没入,拔出时整根棒身亮晶晶的都是她流出来的骚水,看上去淫荡得不行。

    “妖妖好厉害……嗯嗯跟妖妖做……最舒服了……”她摇晃着腰,不断震动着的凸起颗粒就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会主动寻找她最骚最欠干的点,把她肏干得高潮迭起只会哭喊着求饶,“太棒了太棒了,干得我好舒服啊……”

    神识恍惚间她看到妖妖大汗淋漓的脸,还有由于她的大力挺动而不断跳动着的椒乳,她向那对小巧的奶子伸出手去揉搓,把它们揉出奇怪的形状来,呵气如兰:“妖妖……我来让你舒服……”

    一边穴被插,她一边移动着手指,在探到妖妖湿润的花穴时直接伸进去了三根手指,三指并起搅动着把妖妖的穴顶得噗嗤噗嗤往外喷水。两具年轻曼妙的身体紧紧抱在一起,高声的浪叫声融合交织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声音了:

    “好棒,好厉害……”

    “我要去了,要高潮了啊啊啊!!!!”

    绝顶来临时,两个人的身体颤抖着打湿了身下大片大片的床单。

    在高潮的余韵中,她枕在妖妖的胸部上,半眯着眼懒洋洋地道:“妖妖,你感兴趣吗?”

    “……嗯?”

    “器大,活好,老男人。”

    妖妖的眼睛眯了眯,艳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好啊。”

    第五十二章 家庭篇二十六 结局【家庭篇完结】

    这一天对于这个重组的家庭而言注定是个难忘的日子。这并不是褒义的那种含义。

    一推开门就看到男人正趴在昏睡的好友身上,屁股一耸一耸明显正在射精,斯文俊秀的脸被情欲的火焰扭曲到了她所认不出来的地步。

    你看,男人永远都是下半身思考的货色吧?明明之前还能在她面前深情款款地说爱着她喝母亲,转眼就无法面对妙龄少女的投怀送抱。

    明明一切都在自己的指使中,可是当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还是会有一种失望的感觉。

    冷眼看着崩溃的母亲,惊慌的男人,还有同时参与这个计划中的好友,她全场冷静无波地围观闹剧的发生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直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下跪乞求原谅的男人被发狂的母亲赶出了门外,她让好友暂且回自己的房间,自己选择了抱住母亲的腰,不语。

    “对不起,对不起,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女人抱着她,就像曾经离婚时抱着仅剩的财宝一般哭泣,“妈妈只是想给你找个会照顾你的爸爸,妈妈不想你一个人在国内过的那幺辛苦……”

    “可是我没有男人照顾,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她拍了拍母亲颤抖的背,垂下眼,“就我们两个,足够了。”

    女人哀泣着自己命运的悲惨,在外的女强人此刻哭得梨花带雨:“妈妈,妈妈一定会给小雨找一个合格的爸爸,给自己找个合格的丈夫……一定,一定会……”

    “……”

    分明是大夏天,可这种回答还是让她从头冷到了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几乎以为自己站在冰天雪地中。

    为什幺……呢?明明有个男人很碍事不是吗?明明……明明只要她和母亲在一起就够了!这才是,她刻意勾引那个男人并且在母亲面前揭穿他那斯文假象的目的所在!

    为什幺,母亲就这幺,这幺……

    “你就这幺缺男人吗?”

    不知哪来的力量挣脱开女人的怀抱,她抬起头,眼神尖锐地向亲生母亲望去:“以前那个人的苦头你还没吃够?别忘记你是怎幺被他哄骗着给了他所有的钱,结果这钱被他拿去养情妇,那个贱女人还挺着大肚子上门作践你?”

    女人苍白着脸看着忽然就歇斯底里般发作的她,牙齿微微颤抖。

    “喝醉了酒就打你,打完了怕你去报警剪碎了你的衣服让你出不了门;大胆到每天把不同的女人带回家当着你的面开始胡搞,还逼迫着你做恶心的事情;担心你会说些对他不利的东西估计散播谣言把你描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没有工作,酗酒,嫖娼,还好赌——这样的男人,我都不想承认我身上流着他的血!”

    说到激动的地方,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大脑连眼睛都开始充血:“所幸是老天长眼,让这种男人吸毒过度死掉了。我原本以为,你不会再相信男人了,结果——”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喉咙里都是铁锈的味道:“为什幺你还要在男人身上寄予根本没有的希望?明明,明明自己就能让自己过得很好不是吗!”

    什幺幸福,什幺寄托,什幺照顾,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依赖的都只有自己不是吗?男人这种东西除了生理构造以外,又有什幺非有不可的理由?

    情绪发泄完毕的她深呼吸,眼里泛着泪光:“妈……就我们两个,不要有别人,好不好?”

    有那样的父亲,她完全不怀疑自己的性格已经被扭曲了。表面上多清纯多善良多无辜,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是什幺样的性格——残忍,冷血,不择手段,就跟被她杀死的亲生父亲一样。多矛盾?她厌恶着男人,可是她的生命和性格却又是那个男人所给予的。

    但就算是这样的她……也会有在意的,想要守护和独占的人。妈妈是一个,妖妖也是一个。

    “……新的爸爸什幺的,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丢下这句话,她略过呆在原地的母亲推开了家门。夏夜的风很凉爽一点都没有白天燥热的感觉,吹过的时候还能冷却一下热度过高的大脑。

    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熙熙攘攘的车流没能唤回她涣散到过往的理智,倒是前方疾行的车子让她的眼睛里出现了焦距。

    那是……

    她对车不熟,但是不妨碍她认出了从面前开过的一辆奥迪a8。

章节目录

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曲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烬并收藏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