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作者:宁容暄

    分卷阅读54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作者:宁容暄

    千丝藤遮挡阻拦,他们才察觉不到人族强者的气息。

    谢清桥挥袖一扫,千丝藤纷纷散开,中间空出了一条曲折的小道。

    陆洲上前,与他并肩而走。

    徐映真和杜明溪跟上。

    苏柳柳拉着许文柏,落在后面,一边传音,一边观察着其他人的表情,“喂,能听到吗?”

    许文柏不解地看她。

    苏柳柳见其他人毫无反应,这才放心传音,开口就是:“凌t那个小白脸是不是也是穿的?”

    许文柏嘴角抽搐:“不会吧?”

    “你记不记得原书中有一个小反派就叫凌t?如果这个凌t是凌波尊者的侄子,那么现在的他壳子里肯定换人了!”苏柳柳某些方面比许文柏聪明,也敏感许多,“你看他的动作,习惯,说话的口气……我有九成把握。”

    “……我天,加上我们这都四个穿书者了,这世界都被穿成筛子了啊!”许文柏也是心累,一开始穿越了,他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也是主角命,后来遇到吕松苏柳柳他们,脑子比不过,实力比不过,他就死心了,结果特么又来一个?

    苏柳柳很严肃的道:“是不是感觉不对劲了?我们那么巧,被一起召到封禁墓场里,偏偏还都聚集在了一起……再看看吕松的下场,有没有一种要被一锅端的感觉?”

    许文柏:“……”

    “我们打不过主角,更打不过boss!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情况相当的不妙!”

    许文柏无力道:“妹子,说句实话,我真觉得累。人家穿个书,前有主角爱,后有boss宠,无论做什么都能落到好。你再看看咱们,做的事也不比人家少,结果愣是把主角跟boss整到一起相亲相爱去了,这叫什么事啊?”

    这吐槽简直在苏柳柳身上□□刀子,捅得她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靠!我哪想到剧情歪得这么厉害,连他们人设都崩了……”

    “剧情剧情!”许文柏吐了口气,“剧情是作者写出来的!妹子,咱们现在是在真正的九州大地,真正的一个世界,不是大型网游!陆洲谢清桥也不是数据合成的npc,他们有思想有感情,是会根据境遇发生变化的!变化!”

    苏柳柳没想到素来胆小怕死的许文柏也会炸,愣了愣才说:“你受什么刺激了?”

    许文柏这一回沉默了许久,喃喃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想回家了。”

    在现实社会,他只是个身份长相皆一般的死宅男,什么都比不上现在,可唯有一点,那才是真正的许文柏,也许平凡,却不会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

    更重要的是,在那里他不会对一个叫陆洲的主角产生莫名其妙的依赖与情愫,再看着喜欢的人和别人亲亲热热。

    “回家?我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回家吗?”苏柳柳气道:“你就别给我装忧郁真矫情了,咱们可是同一阵线的,出了事谁也落不着好!”

    这时,前方突然一声巨响,同时吓到了两人。

    一个巨大的兽形白骨出现在众人眼前,张着大嘴,几枚坚硬的牙齿闪着幽冷的光泽,看上去阴森森的一片。

    这妖兽看上去已经死去了很长时间,但周身仍萦绕着恐怖的气息,可见生前的强大。

    “这是什么妖族?”徐映真下意识的问。

    “蛟龙,只不过断了尾巴,只剩了半截躯体。”谢清桥绕着它转了一圈。

    陆洲略有犹疑,手中长剑一直在震动不停,“这气息……有些奇怪。”

    “正常,”谢清桥冲他笑了笑,“人族强者的尸骨,应该在它体内。”

    杜明溪神色怅然,叹了口气,冲着白骨拜了几拜,“晚辈无意冲撞,望前辈勿恼。”

    “我感觉,有一股意识在召唤着我们进去……”徐映真蹙了蹙眉,“陆道友,你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陆洲颔首:“我有同样的感觉。”

    谢清桥也道:“这蛟龙的意识也在牵引着我。”

    两个绝顶强者逝去多年,意志却仿佛还留存着,不停地争斗。

    “不如我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得到什么宝物。”凌t想着,主角boss都在,压根就是送机遇来了,刷宝贝这种事怎么能错过呢?

    “小桥?”陆洲询问谢清桥的意见。

    谢清桥抬手在白骨上轻轻一敲,一股无形的屏障消失不见,“既然来了,便看一看吧。”

    说着,他当先跨入蛟龙白骨长大的嘴中,往深处走去。

    忽然,一道强大的意志笼罩过来,其中包含着对人族代代不休的恨意以及无尽的杀戮,正在妄图操纵谢清桥的身体,杀尽前来的人族!

    那并非是要夺舍,而是一种杀尽人族的执念。

    不过,这还影响不了谢清桥,他闭上双眼,欲将之驱散。

    与此同时,徐映真等人也同样被人族强者的意志加持,紧接着,控制不住地就朝谢清桥攻击而去!

    “小桥!”陆洲面色挣扎,拼命压制着挥剑的冲动,一剑刺入地面,想要摆脱那股意志。

    他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声,提醒走在前面的谢清桥。

    第63章 心魔反噬

    徐映真,杜明溪,应无谣,苏柳柳,许文柏,凌t。

    六个人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动作一致的朝谢清桥围攻而去。

    陆洲的急促的叫声响起。

    谢清桥瞬间转身,脚下生风,往后掠去,眼神变换,渐渐泛起血光。

    人族强者的意志大盛,似是激怒了蛟龙白骨,拼着意志消散也要短暂控制谢清桥杀了他们。

    “清桥,对不起,我控制不住……”徐映真极力往后退,但是却没有用。

    杜明溪也在挣扎,可全身灵力都涌动着爆发出来,与其他五人的灵力汇聚成一道,焦急的喊道:“不要,不要!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谢清桥双手变动,往前一推,两股力量相撞。

    许文柏和苏柳柳当即喷出一口血。

    谢清桥抬手往上,广袖垂落,于头顶再变手势,刺目的光芒漫延开来,众人只觉脑中一震,接着一片空白,胸口同时被击中,往后重重摔去。

    蛟龙白骨的牙齿掉落,化为一把白骨长剑被谢清桥握在手中。

    “铛――”

    谢清桥正要对着第一个人斩下,陆洲手持落桥剑挡住了,双剑相交,发出激烈的铮鸣声。

    白骨嘶鸣,落桥有灵!

    这仿佛是两位强者残留的意志,借助他们的手,在延续着当年未完的战争与未决的胜负!

    不死,不休。

    论实力,陆洲远不如谢清桥,可落桥剑却堪称最强灵兵!

    当初,陆洲尚在金丹期,便能以落桥剑秒杀元婴期,甚至抵挡执法殿主等顶尖强者,可见一斑。

    然而,事事都是相对的,强行动用自己无法承受的力量,连谢清桥都会遭到反噬,陆洲怎么会没有?但事实却是,陆洲不仅没有受到反噬,反而提前晋升了元婴期……

    直到此时,被人族强者的意志所引,陆洲才发现了自己的问题――因为心魔。

    谢清桥在灵虚幻境时说过,很久以前,落桥剑是两把灵兵,一把灵性,一把魔性。

    灵性者向道向善,魔性者喜恶生欲。

    陆洲的心魔唤醒了落桥剑的另一面,它无所顾忌地给予陆洲超出自身的力量,却留下来无穷的后患,仿佛无声无息地在引诱陆洲入魔。

    陆洲清醒之时能克制自己,但此刻意识挣扎,分心之下,人族强者所带来的执念渐渐与他的心魔汇聚重合,一样的滔天杀念,一样的刻骨之恨!

    白骨长剑在落桥剑的冲击下,生出一道道裂痕。

    谢清桥太强,蛟龙白骨的意志只能影响他一时,陆洲冲上来的那一刻,他已经有些清醒。

    双剑交锋的片刻,白骨意志被他完全驱散。

    “洲洲!”

    谢清桥清醒后,一下子扔开白骨长剑,不再攻击陆洲,身形往后退去。

    “洲洲你醒醒!”

    见陆洲越来越不对劲,谢清桥退无可退,一手抓住了剑尖,刹那间血滴而下。

    就在血溅到白骨上的那一刻,另一股玄妙的力量升起,骤然介入其中,所有人眼前一黑,全都昏迷了过去。

    除了谢清桥。

    这股力量似曾相识,谢清桥昏迷的那一年里,就曾感受过。

    但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黑暗褪去,前方有一个持剑的身影躺在地上,玄衣冷峻,正是昏迷的陆洲。

    谢清桥连忙上前,揽住陆洲,摸了摸他的脸颊,“洲洲?洲洲!”

    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温润的,带着叹息的声音,“清桥。”

    谢清桥蓦地偏头,就见一个年轻男人负手而立,面容出奇的好看,神情柔和,眉宇间却自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尊贵之气,不怒自威。

    看到这个人,谢清桥心中不知为何竟升起一丝亲切之意。

    “你是谁?”谢清桥护着陆洲,皱着眉问道。

    “我不能告诉你。”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人静静的看着他,目光复杂,“一个我能与你好好说话的地方。”

    谢清桥若有所思,“两年前我昏迷之时,感觉有人在对我说话,是不是你?”

    那人微微颔首。

    “为什么?”

    “清桥,”那人不答,轻声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沿着既定的命运走下去,你注定会死,万劫不复。”

    谢清桥双眸一颤,“可笑!”

    “另一条路是你要拿起这把落桥剑,杀了你面前这个人,让他魂飞魄散……”

    “住口!”谢清桥挥手发出攻击,却穿过了那人的身影。

    年轻男人望着谢清桥冷漠的脸,并不恼怒,而是叹道:“人生不见,动如参商。不是他死,便是你亡。”

    他仿佛早已料到了谢清桥的反应,摇了摇头,不知想起了什么,面上浮现悲意,“你们都是傻孩子。”

    谢清桥冷冷道:“你这样藏头露尾的,是在与我好好说话吗?”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能。你听。”

    他指了指上方,隐隐有雷声轰鸣作响。

    谢清桥若有所思,片刻,淡淡道:“你的意思是,我将来会死,如果不想死,就得杀了陆洲。我跟陆洲之间,注定只能活一个?”

    “不。除了这一次,你再没有选择的机会了。”

    谢清桥有些听不明白,索性不跟他绕弯子,直接道:“我不会死,也不会让洲洲死。我还要跟洲洲永远在一起。”

    这话实在有些任性和孩子气,那人听得笑了笑,半响才道:“既然如此,那就逆天而行,去扭转命数吧。”

    雷声更大,似是下一刻就会劈裂空间。

    年轻男人的身形渐渐模糊,没有什么慌乱,却加快了声音道:“要找到七个越界者,错一不可,缺一不可!要抽取他们的魂魄,开启‘逆命星轮’……”

    九霄之上劈下巨大的紫雷,“咔嚓”一声将这独立的界域空间劈得粉碎。

    谢清桥抱着陆洲,往下坠落。

    一睁眼,竟是回到了蛟龙白骨之中,众人受伤倒在地上,他抓着剑尖,血滴滴而下,陆洲面色挣扎而痛苦,仿佛能看见他,又仿佛看不见他。

    恋耽美

    分卷阅读54

章节目录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