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看到别人写字作画放河灯,他也笑吟吟跑过去凑热闹。

    “洲洲,你对我真好。”谢清桥摇着手中旋转的明灯,灯火明灭,映着他稚气的小脸。

    陆洲双目微黯,摇摇头,“你娘亲若在,一定会对你更好。”

    谢清桥的手一顿,若无其事的问:“洲洲是因为对娘亲的愧疚与承诺,才对我这么好吗?”

    “这只是其一,”陆洲将手上的灯放到河里,微微一笑,“小桥这么可爱,多讨人喜欢啊,有你陪在身边,我也觉得很开心。”

    灵虚幻境中的十年折磨,他心中满是怨愤与凶煞,可师姐将这么个大宝贝扔给他,他那时生怕自己吓着这孩子,一直想着怎么跟他相处,不知不觉间,那些负面的情绪竟然都淡去了。

    谢清桥有时会显露极为凶残的一面,然而,陆洲仍然觉得他出奇的干净,从骨子里透出来一股与俗世不同的气息。

    有的玉,拨开了里面是石头,有的石头,拨开了里面是美玉,而谢清桥,内外都似灵玉无暇。

    也许这是因为,他还没有长大。

    想到这里,陆洲又忍不住一笑,不知道小桥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模样?

    陆洲带着谢清桥在外面到处玩,叶钧等人却闷头闷脑地在家中修炼,心里别提多苦了。

    “家主,不好了!我们发现碧云城来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人!”一个炼气期的年轻人冲进院子里,喘着气说:“有一帮人冲着咱们这来了!”

    叶钧脸色一变,迅速收起手上琢磨的符箓,“知道他们的来意吗?”

    “不清楚。”

    周子晋想了想,道:“以前没来,现在却来了。”

    “子晋你说的对,以前和现在的区别,只有公子他们。”叶钧转向陈妙泷,“妙泷,你先去传信给公子,让他们有个准备,我跟子晋先出去应付。”

    陈妙泷点点头,“你们小心!”

    叶钧与周子晋对视一眼,往前院而去,前脚刚到,就有几个装束奇怪的人到了门外,这些人皆穿着深蓝色的仿若绣满星光的衣袍,脸全笼在其中,看不清面目。

    接着,叶钧看到其中一人从衣袖中拿出一个转盘形状的法器,低声道:“不在。”

    “不可能,我们一路寻来,定然在此。”

    “进去看看?”

    “注意一点,我们可不是来闹事的。”

    “对,我们虽然不怕他们人类强者,但惊动了他们,还是会有些麻烦。”

    叶钧见他们似乎聚拢在一块商议了什么,可就是听不到声音,不多时,那为首之人上前一步,声音虽年轻,却透着股沧桑感,“在下海羿,我们是来寻人的,敢问此处可来过什么外人?”

    叶钧故作奇怪:“你们不就是外人?”

    海羿道:“除了我们之外。”

    叶钧摇摇头:“没见过。”他们跟陆洲签了血契,陆洲他们相当于自家人,他可没说谎。

    周子晋听出了叶钧言下之意,瞥了他一眼。

    “我们寻人心切,能否进去一观?”

    “那可不行!我们家有家训,不准接待外人,还记得上回我妹招待了一个俊小伙,回头被我爹打得,啧,老惨了!我跟你们说啊,不是我不通情达理,实在是没办法,要不你们跟我描述一下你们找的人什么模样,回头我给你们找找,你们呢……”

    叶钧吧啦吧啦就是一大段,不仅听得那些人晕了,连跟他一道长大的周子晋都有点懵了——叶钧这忽悠人的本事见长啊!

    这边他们跟人僵持着,另一边,陆洲接到了陈妙泷的传信。

    “洲洲,怎么了?”谢清桥发现陆洲脸色有点不对劲,不禁问道。

    “碧云城忽然来了很多行踪不明的怪人。”陆洲解释道:“我们先回去看看。”

    说罢,他就要抱起谢清桥往回赶去,忽然,另一边传来极大的动静,行色匆匆的路人惊慌乱跑:“救命啊!云波湖有妖兽吃人了!”

    “妖兽?这里怎么会有妖兽?”陆洲只好先改道救人,心想,莫不是跟前几天的异象有关?

    云波湖边,已聚集了不少修士,看那湖心的妖兽,竟是一只通体乌黑的大螃蟹,慢吞吞地往水里爬,动作又笨又费力,许多修士祭出灵器,却是连他的壳都刺不破,而螃蟹显然没什么心思打架,只顾往水里钻,许是它体型变大了,小小的云波湖却塞不下它了。

    谢清桥歪着头,觉得多人大战螃蟹的场面有点乐,噗嗤一声就笑了,“居然是螃蟹!洲洲,你说它好不好吃?”

    陆洲有点严肃的教育他,“不能看到什么都想着吃。”

    “哦。”谢清桥一摊手。

    就听陆洲又道:“不过它这么黑,肯定不好吃就是了。”

    “……”谢清桥埋在他肩膀上,笑得一抖一抖的。

    那些修士累得不行,有离得近的看到他们,郁闷的说:“道友,不帮忙就算了,能不看笑话吗?”

    陆洲比先前更严肃地点头,“这边是怎么回事?”

    “前几天的异象你们都知道吧?也不知怎么回事,那天之后,这碧云城附近有些灵性的东西都变成了大妖兽……这螃蟹还算是和气了,上回树林那个可让好些道友丢了性命!”那人大吐苦水,“我们修道之人总不能眼看着它们残害普通人,所以就聚集在一起,哪里有动静就去哪里除妖。”

    原来如此,陆洲听着,对这些人的观感瞬间好了不少。

    谢清桥盯着螃蟹看了一会儿,说:“这螃蟹挺乖挺可爱的,我看它不会害人,你们不要打了。”

    “小道友,害不害人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谢清桥指了指大螃蟹,“可是它一直在说,它不害人,就是想从这条河回海里去,叫你们别打了啊。”

    “小道友,你真会说笑,它可不会说话。”那人听得一哆嗦,打着哈哈。

    “可是——”

    陆洲捂住谢清桥的嘴,可谢清桥这一回却不怎么听话,挣扎着跳下来,直接往河边冲去,“妖兽和灵兽,就跟你们人域修士与魔域修士一样,你能说人域都是好,魔域修士都是坏吗?”

    在最开始的时候,妖兽与灵兽本质的区别,其实是妖兽无灵性,只知道食血肉而活,经常会攻击人或者互相攻击,灵兽则生而有灵性,像人类修士一样,以吸食天地间的灵气为生,大多性情温顺。

    “小桥!”陆洲上前挡住众修士的攻击,“诸位道友且慢。”

    谢清桥在河边蹲下,冲着螃蟹招招手,“笨蛋,你要变小才能回去啊。”

    大螃蟹一听,竟然人性化地合拢爪子,做了个类似拱手的动作,慢吞吞地爬到了河边,谢清桥抬手戳了戳它的壳,看得旁人胆战心惊,他却笑道:“好吧,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帮你一把。”

    就在这时,不

章节目录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