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看到。

    从一开始,他就应该猜到的,谢沐情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那一朵七情六欲花。

    他的七情万象瞳实则是其核心所化,所以他一出生,七情六欲花便枯萎了。

    只要将这双眼睛挖下来还回去,七情六欲花就有机会重新盛开,那谢沐情就能复活回来了。

    谢沐情回来,他那不知名的父亲还能继续躲藏吗?

    如果没有陆洲,谢清桥也懒得去追根究底,但现在既然让他知道了所谓的宿命,那么就像那个神秘人告诉他的一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逆天而行,扭转命数!

    第70章 想成亲了

    空旷的地方,寂静无声,只听到岩浆滚过的兹兹响。

    柳云笙惊魂未定,呆呆的看着楚陌景,身后的随从都拥了上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打量自家少阁主,见他无事才放下心来。

    “殒火精未融入,这剑就未成,谁让你擅自拔剑的!”纪恒神色微变,走到楚陌景跟前,头一次用堪称严厉的口气对他说话。

    阿九低头一看,也蹙了蹙眉,这剑通体银白之色,虽璀璨无暇,极为美观,但隐隐有股寒到极致的气息外露,不像她曽见过的,剑身绯色,剑气内敛不露分毫,不动无澜,动则千钧。

    “师父曾说,持剑为救人。”楚陌景静默片刻,答道。言下之意分外清晰,习剑者,剑心通明,若能救,怎能视而不救?

    然而说话间,他握剑的手已经覆满了冰霜,纪恒又气又急,语无伦次的吼:“死小子,死心眼!快!剑鞘呢?还不快把剑收回去,没看到剑气引动你体内寒气了吗……你还不动,信不信我揍你啊!”

    楚陌景默默低下头,一抬手,回剑入鞘,阿九看到那剑鞘竟是木做的,隐约明白,那大概是一种特殊的木材,可以隔绝剑气。

    纪恒运功化去他手上的冰霜,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药丸,粗鲁的塞到他嘴里:“给我咽下去,不准吐出来!”

    阿九忍不住噗嗤一笑,觉得楚陌景的眼神虽如常,却仿佛有些委屈的意味,也就是这种时候,他才像个孩子吧。阿九扯了扯楚陌景的袖子,弯了弯眉,悄悄说:“大哥哥,你刚刚真棒!阿九以后也要像你一样救人!”

    楚陌景眨了眨眼睛,心倏地就软成了一片,春水似得漾开,也是在这一刻,他真正的下定了决心,要把这个小姑娘带回去,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

    “别以为我没听见……小屁孩懂什么?”纪恒伸手就是一个暴栗。

    阿九捂着头,心说纪恒平日里那么斯文,怎么一发脾气就像变了个人似得……真可怕!

    柳云笙回过神来,连忙推开一堆随从,跑过去,满脸感激和担忧:“多谢这位……小公子相救,你没事吧?”

    楚陌景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说什么。

    “是你……是你们!”孟琦珍突然尖声叫道:“爹,就是他们,当日欺负我的人!那个小丫头一定就是那个小乞丐!”

    孟肃一愣,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声音惊喜道:“殒火精,岩浆上飘着的石块里有殒火精!”

    “喂喂,凡事都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老乞丐站在岩浆前面,伸手一挡:“这殒火精可是我们先发现的!”

    孟肃眼光瞥过老乞丐几人,那日孟琦珍吃了亏回家后就大发脾气,又哭又闹的,他为了安抚女儿也曾派人去抓那几个人,但搜寻几日都是一无所获,没想到今日在这里遇到了,不仅如此,这几人的目的也是殒火精。

    想到这里,孟肃扬声道:“咱们江湖中人,向来信奉强者,这殒火精,自然也该是能者得之……大家说是不是?”

    在场众人既然来到这里,又有谁不想得到殒火精?当下纷纷应和孟肃的话。

    “孟庄主说的有理!”

    “能者得之,是该如此!”

    “对,对!”

    老乞丐眼神一厉,手一挥,那几个叫嚣的最厉害的当场就摔了个跟头,捂着溢血的嘴角说不出话来了,“换了二十多年前,老头子还有所顾忌,可如今江湖上被你们这些溜须拍马之辈搞得乌烟瘴气,真正有本事的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们就算一起上,老头子我也不怕!”

    阿九手心溢出了冷汗,很为老乞丐担忧,这一番话可把在场的人得罪光了,拉仇恨的本事妥妥的啊!

    纪恒暗暗翻了个白眼,拉着老乞丐往旁边走,边走边说:“哎呀,周老您是前辈,何必跟后辈一般见识?这俗话说得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来,阿景,九卿,让开点,殒火精周围遍布岩浆,咱们今日就开开眼界,看看诸位英雄好汉是怎样大展身手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僵住了,阿九跟着楚陌景,听话的往旁边站了站。

    其实当今江湖明面上的重要势力可以这么分,一庄一教一塔,二阁三谷七大派,包罗正邪。七大派式微,闭门潜修,千机阁掌情报,留声阁专注暗器,神医谷和毒王谷一直相爱相杀的不管别人,魔教为邪道,千层塔是试炼之地。看来看去似乎都不靠谱,所以走中庸路线的名剑山庄,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正道头头,或者说,是名义上的正道之首。

    今日来的,只有名剑山庄和留声阁的人,因为铸剑和造暗器都需要好的材料,殒火精这样的珍稀材质,正是他们最渴求的。

    常常有不明所以的人会问,不是说三谷吗?怎么漏了一个?

    被问的人通常都是一副极为纠结的模样,最后都这么答:江湖秘闻,不好乱说!

    久而久之,这最后的一谷就慢慢的被人淡忘了。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不少人都上前想碰一碰运气,结果——

    “看我的吸掌……啊,烫死我了!”有个虬髯汉子用了吸掌,结果石块没吸过来,反而吸到了岩浆,幸好撤得快,否则那手臂也废了。

    还有个想用兵器把石块捞上来,结果兵器刚下去就被融化了。

    几个来回过后,众人都摇摇头,叹气的叹气,心痛的心痛……大部分的目光都落到了孟肃身上,既然留声阁只来了个毛没长齐的少阁主,能指望的也只剩下名剑山庄庄主孟肃了。

    孟肃无法,只得硬着头皮上,他神情凝重的看了看,面对这岩浆,再高的武功也没用啊!想了想,他一脸无奈的拱手:“至热之火,除非有至寒之水才能将它熄灭,诸位已用尽手段,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惭愧,惭愧。”

    有宝在前却不能得到,这种滋味真够憋屈的!

    纪恒似笑非笑,眼见众人都是垂头丧气,这才出声道:“这殒火精,诸位都不要了?”

    孟肃手心紧握,冷哼一声,嘲讽的看他:“有本事你们就去拿,拿到了算你们本事,我们也心服口服!”

    纪恒等的就是这

章节目录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