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身旁,叶钧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周子晋没说话,却是笑了笑,仿佛褪去了某种沉重的负担。

    “可妍……”孙靖欲言又止。

    赵可妍看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看周子晋。

    叶钧上前,笑道:“孙道友,听说你是四级符箓师?”

    孙靖面色一凛,缓缓道:“听说叶盟主已经是五级符箓师了。”

    “没错。”叶钧大大方方地承认。

    孙靖顿了顿,正欲开口,雷家忽然有人站了起来,冷笑道:“这里究竟是四方盛会,还是薪火盟的交流会?我倒是想与薪火盟的人比一比炼丹之法!”

    叶钧三人同时皱了皱眉。

    说话的那人正是先前在望仙楼被谢清桥教训了的雷广瀚!

    雷广瀚道:“怎么,不敢了?”

    “有何不敢?”薪火盟不是没有年轻的炼丹师,只不过没跟叶钧他们一道,而是单独的一队人马。

    陈妙泷望向场下。

    可这时,雷家又有一个与雷广瀚面容相似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大哥,只有最出色的雷家人,才有资格代表雷家挑战薪火盟!”

    被他拆了台,雷广瀚大怒,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你算什么东西?”

    “黑魇!”

    躺在陆洲怀里的谢清桥倏地睁开双眼,侧掌推出,随即虚握,在一瞬间隔绝了什么。

    与雷广瀚对峙年轻人刹那间身躯一颤,面色扭曲着倒在地上,体内冒出一道黑雾。

    众人大惊。

    与此同时,乌云笼罩,万里晴空骤然变得黯淡下来。

    “天怎么暗了?”

    “发生什么事了?”

    “小桥!”陆洲一手持剑,一手紧紧拉着谢清桥,“怎么回事?”

    谢清桥道:“是魇妖兽。”

    陆洲扫了眼倒在地上的雷家老二,皱了皱眉:“魇妖兽竟能附在人身上?”

    “他本就是由天下人的怨力生成的,只要人心中有一丝缝隙,就能被他钻到空子,而且还不易察觉。”谢清桥抬头,“现在被我发现,他也藏不下去了。”

    十七突然惊叫着往另一边跑,边跑边叫道:“沈师兄!”

    走到半路的沈英被黑雾缠身,捂着脖子,很是痛苦的模样。

    陆洲一剑挥散身旁的黑雾,闪身过去帮忙。

    “大家别慌!”天雷城主喝道:“万兽宗早已追踪魇妖兽到此地,且已联系各大宗门,现在魇妖兽现出原形,正是一网打尽的好时机!”

    殷鸿立即率领众师弟上前帮忙,抬高声音,肃然道:“我们是天穹弟子,师门长辈马上就到!烦请诸位克守己心,合力抵挡魇妖兽!”

    天雷城的修士因专修辅修之道,本身的实力并不算强,是以才一片慌乱。

    听到城主与殷鸿的话,众人慢慢镇定了下来,各自施展术法抵挡黑雾侵体。

    “沈师兄!”

    十七靠近了沈英,却被一股力道掀翻在地,眼睁睁地看着黑雾渗入了沈英体内!

    陆洲怕伤到沈英,立即收回剑势,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黑魇,滚出来。”谢清桥冷冷道。

    “灵主,您何必三番两次坏我好事呢?”“沈英”抬着手,“为了一个人类,抛下妖族千千万万的子民,您就不怕受到妖祖的惩戒吗?别忘了,您只是妖祖血脉的继承者,而非真正的万妖之祖!带领妖族重现九州,打败人族,这才是您生来的使命!”

    谢清桥瞬间上前,捏住他的脖子,“我做什么,你管得着吗?赶紧滚出来!”

    “沈英”有恃无恐地咧了咧嘴,瞄了眼陆洲,“灵主的动作还是放轻点的好,人类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

    十七看到“沈英”的脖颈开始出现细细的血痕,连忙叫道:“别伤了沈师兄啊!”

    “沈师弟!”殷鸿等人跑了过来,见到这幅情形,一个个的都急了,林语秋颤声道:“清……妖皇,沈师兄从前待你也不薄,你别伤害他!”

    谢清桥一听就冷哼一声,“你们……”

    陆洲握住谢清桥的手臂,松开了“沈英”,说道:“不是小桥,是附在沈道友身上的魇妖兽在作怪,相反,小桥在帮沈道友。”

    谢清桥闻言心中暖暖的,抬头冲着陆洲甜甜一笑。

    有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你做了什么,他都愿意无条件地相信你,这真是最幸运的事。

    林语秋面露懊恼,“我……对不起。陆师弟,你,你连一句‘师兄’都不叫了吗?”

    “眼下最要紧的,是救沈道友!”陆洲回道。

    “你们想救人?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沈英”转了转脖子,贪婪道:“雷家还有一颗圣品丹药,只要你们将它夺过来交给我,我就放了在场的所有人!”

    雷家主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像孙赵李这些世家,都是后来兴起的,论底蕴远远比不上雷陈叶周这几个原先的世家。

    其他三家衰败了,可雷家还能屹立不倒,靠得就是祖上遗留下来的圣品丹药,因为如今的九州大地,已经没有人能炼制圣品丹药了!

    不过雷家,也仅仅只剩下最后一颗。

    这是魇妖兽附在雷家老二身上探知到的消息。

    “别被这妖兽蒙骗了!”天雷城主一边镇压朝外漫延的黑雾,一边喊道:“三年前他逃出封印,却也元气大伤,一旦让他借助圣品丹药修复魇珠,后果不堪设想!”

    被他道破谋算,魇妖兽仰天怒吼,周边黑雾越发浓烈,好些人抵挡不住地倒下,陷入心魔梦靥之中。

    殷鸿和陆洲同时出剑,护住一众师弟妹。

    沈英的身体承受不住魇妖兽的力量,七窍都溢出了血。

    “沈师兄,沈英!你快醒醒!”林语秋看到“沈英”狰狞又陌生样子,心里难受,忍不住红了眼眶,哭着喊出声来。

    在场众人都有些狼狈,唯有谢清桥站在陆洲身旁,一身洁白的衣衫纤尘不染,黑雾袭来又瞬间消散,带起的轻风吹起长发,拂过如画的眉目,当真如遗世独立一般。

    “清桥,清桥!”林语秋慌乱之下脱口就叫了谢清桥的名字,道:“你是妖皇,是众妖之主,你一定有办法驱逐魇妖兽,我求你,求求你救救沈师兄,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谢清桥轻声道:“你都说了,我是妖皇,那我为何要帮你们救人?”

    三年前,他帮了,得到的是什么?是欺骗与关押,是天穹正殿前,熊熊燃烧的炼狱真火!

    “当年陆师弟带你回来,我和沈师兄也曾对你照料一二……”

    “林师妹!”殷鸿斥道:“你疯了吗?竟然去求妖皇?陆洲在前,你也想与妖族为伍吗?”

    谢清桥面色平静,波澜不惊,头微微低着,转着手中的一堆铃铛,仿佛周边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妖族……”林语

章节目录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